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中国共产党名称由来:为何最初叫“社会党”

核心提示: 当然,目前学界对于早期党组织的名称问题还有争议,争议主要围绕在“社会共产党”和“社会党”上面,据笔者考证当时应该叫“社会党”。

核心提示:近年来,随着一手资料的不断发掘,这些误称才得以澄清。当然,目前学界对于早期党组织的名称问题还有争议,争议主要围绕在“社会共产党”和“社会党”上面,据笔者考证当时应该叫“社会党”。

本文来源:《学习时报》2011年6月27日第4版,作者:张旭东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原题:《“中国共产党”名称的由来》

五四运动以后,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扩大传播,中国出现了一批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到工人中去进行活动,使中国工人运动与马克思主义初步结合起来。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相结合,必然要求产生无产阶级政党。1920年1月,有人在报刊上发表《劳动团体与政党》,呼吁“劳动团体应当自己起来做一个大政党”。1920年1月,李大钊亲自护送陈独秀乘骡车去天津,途中,两人商谈了在中国建党的问题。1920年4月,俄共(布)远东局经共产国际同意派出维经斯基等人到中国,首先在北京会见了李大钊,再由李大钊介绍到上海找陈独秀,在上海同陈独秀、李汉俊、沈玄庐等人举行了多次会谈,通过会谈,一些马克思主义者,一致同意走俄国人的路。在维经斯基的直接支持下,以陈独秀为首的上海激进知识分子,自1920年下半年起,加快了成立共产主义组织的行动。1920年6月,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在上海法租界老渔阳里2号(今南昌路100弄2号)《新青年》编辑部(即陈独秀寓所)成立。

一、初期定名为“社会党”

由于早期的共产党人数少且处在秘密状态,第一手资料非常有限,因而长期以来,学界对早期党组织的考察主要依靠早期共产党人的回忆。当事人的回忆及其回忆录虽然在了解当时的氛围方面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是回忆录,特别是离具体事件时间久远的回忆录中难免有回忆的错误或误解,甚至存在主观判断造成的偏颇。如相当长的时间里把早期党组织名称误以为是“共产主义小组”和“共产党”,就是当事人回忆错误所致。近年来,随着一手资料的不断发掘,这些误称才得以澄清。当然,目前学界对于早期党组织的名称问题还有争议,争议主要围绕在“社会共产党”和“社会党”上面,据笔者考证当时应该叫“社会党”。

首先,一手资料为证。陈独秀于1920年9月在《新青年》上发表《对于时局的我见》,首次以“社会党”自称。“吾党对于法律底态度,既不像法律家那样迷信他,也不像无政府党根本排斥他,我们希望法律随着阶级党派的新陈代谢,渐次进步,终久有社会党的立法,劳动者的国家出现的一日”。1920年10月16日《申报》:何丰林电:社会党陈独秀来沪,勾结俄党与刘鹤林在租界组织机器工会,并刊发杂志,鼓吹社会主义,已饬军警严禁。1920年10月20的《民国日报》对其进行了转载:昨阅贵报所载,何使专电称:社会党陈独秀,勾结俄党及刘鹤林等,在租界组织机器工会,并刊发杂志等语。其次,有回忆录为证。张申府在回忆建党初期情况时说到:关于党的名称叫什么,是社会党,还是叫共产党,陈独秀自己不能决定,就写信给我,并要我告诉李守常。信写得很长,主要讲创党的事,信中说:“这件事情在北大只有你和守常可以谈”(大意如此)。为什么呢?一是因为陈独秀在北大当过文科学长,认识的人很多,但有些人不搞政治,不适于谈,而建党的事是秘密进行的。二是陈独秀在北京时,他和守常以及我经常在一起,他常到北大图书馆李主任办公室来(在红楼一层靠东南角的两间房子里),观点一致。他办《新青年》,我们经常写稿。……所以陈独秀说:“这件事情在北大只有你和守常可以谈”,不是偶然的。当时建党究竟叫什么名字,这没有确定,征求我们的意见。我和守常研究,就叫共产党。这才是第三国际的意思,我们回了信。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