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四招害死徐海东:断氧断药不治疗不护理

核心提示: 红四方面军主力西进后,鄂豫皖省委即集中分散各地的原红二十五军七十五师的2个团和红二十七师的3个团,重新组建红二十五军,吴焕先任军长、王平章任政委。徐海东察看地形后,命令二二〇团和特务营迂回到郭家河东北方向主攻阵地,二二二团从郭家河以南和西南配合夹击;

“要像你这样的党性,二十五军不会这样”

1933年4月14日,鄂豫皖省委发布《通告一〇六号》,宣布以夺回新集、七里坪作为反攻时期的主要任务。这是省委执行中央的“左”倾盲动主义做出的一个错误决定。

徐海东当时看不到中央命令,也没有参加省委会议。吴焕先回来后传达省委的决定,讨论攻打七里坪部署时,徐海东表达了不同意见。但是省委没有考虑他的意见,强调这是中央的指示,坚持要打。结果,七里坪久攻不克,主力部队损失惨重,根据地中心区域又遭敌军破坏。省委不得不做出全军于6月13日撤出阵地的决定。

七里坪战斗失利后,徐海东被通知参加省委召开的骨干分子会议,主持会议的省委书记沈泽民要大家对这次部队行动发表意见。

徐海东站起来痛心地说:“红二十五军这样好的队伍搞垮了,领导上要负完全责任,小资产阶级领导,只顾自己吃饭就行了……”

这几句话刺痛了沈泽民,他未等徐海东把话说完,就指着徐海东说:“海东,哪个是小资产阶级?你这个观点成了问题。你没有资格参加会议!”徐海东被赶出了会场。

徐海东被赶出会场后,思想负担很重。他想到在肃反中讲了几句怪话的人,都会被带上反革命的帽子杀害了,而这一次他直接批评省领导,肯定要被定成反革命,少则3天就会被抓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敌三十师、三十一师攻了上来,形势很危急!徐海东想,与其不明不白地叫人扣个“反革命”帽子杀死,还不如在战场上战死,也落个光荣。他抱定牺牲的决心,先把二二〇团、二二二团团长找来,研究敌情,分配了任务。然后,他脱下上衣裤子,只穿一条短裤衩,从警卫员手里要过枪和子弹,并命令警卫员原地不动,注意保管他衣服口袋里的文件。随着冲锋号声,他带领交通队首先向敌群冲去。

战士们见副军长带头冲锋,一个个奋勇向前,像猛虎出了笼一样,一齐扑向敌人。徐海东那负过4次伤的腿,怎能跑过这些年轻的战士们!刹那间,两个团和特务营、交通队的战士都从他的身边冲到前面去了。这样一冲,把敌人一个旅冲垮了,俘虏敌人470名,其他各路敌人纷纷后撤,敌人的进攻停止了下来。

徐海东走下战场回到村里,喝了碗水,感到很累,负伤的腿十分酸痛。本来准备牺牲,了此一生,想不到打了胜仗又活下来了,今后怎么办?他想来想去,得不出结论。

第二天上午,省委书记沈泽民来了。他对徐海东说:“你打仗很勇敢,不怕牺牲,是好样的。”之后,沈泽民对鄂东北道委书记徐宝珊说:“宝珊,我不死,不准再有人说徐海东有问题。哪个说他有问题,哪个就是反革命!”

1933年6月中旬,红二十五军在向皖西北转移途中,给养困难,部队有一半人员非伤即病,连队大部分人都在抬担架。徐海东随七十四师行动,瘸着一条伤残的腿,艰难地步行着。当部队进至福田河一带时,突然接到军部命令:过福田河以东筹粮不用调查,牛羊猪鸡都可以杀,以供应部队生活。这一命令是错误的,是旧军队军阀主义的表现。徐海东见到命令后,十分气愤,马上将七十四师3个团长找来,嘱咐他们不准执行这一命令。他特别强调群众的牛不能杀,说它是贫苦农民一家的命根子,杀一条牛等于杀了他们全家,工农武装应该为工农着想。

由于徐海东抓得紧,七十四师指战员一路上宁愿忍饥挨饿,也不骚扰百姓,很好地维护了群众纪律。途中,他还派人把军部丢下的牛皮、牛骨头埋起来,并赔偿了损失。后来,沈泽民见到徐海东时,曾流着泪对他说:“海东同志,要像你这样的党性,二十五军不会这样!”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