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导演“空城计”的幕后(4)

核心提示: 在此期间,华北补训兵团、华北军政大学、华北军区电信工程专科学校、外事学校(今北京外国语大学)、华北大学(今人民大学)、和平医院、华北军区制药厂(今石家庄市第一制药厂)、新中国经济建设公司等也相继在石家庄及附近成立或迁入这里。

情况紧急布置周密

同日晚,中共石家庄市委召开全市各部门负责干部会议,布置备战工作。在肖克副司令员指挥下,成立了统一的指挥部,由市委书记刘秀峰、市长柯庆施亲自领导,下设经济、宣传、战争动员、武装治安等部,开始了紧急备战,有计划地向获鹿、元氏、赞皇、束鹿、衡水等安全地带疏散人员及重要设备物资。留下的干部职工照常上班,坚守岗位。各街区组织防护队,工厂成立武装自卫队,昼夜巡逻,维持治安。商店照常营业,工厂照常生产。

10月27日,新华社播发了毛泽东写的第二条消息,题为《华北各首长号召保石沿线人民准备迎击蒋傅军进扰》。消息说:

[新华社华北二十七日电]为了紧急动员一切力量,配合人民解放军歼灭可能跑向石家庄一带进扰的蒋傅军,此间党政军各首长已向保石线及其两侧各县发出命令,限三日内动员一切民兵及地方武装,准备好一切可用的武器,以利作战,尤其注重打骑兵的方法。闻蒋傅军进扰石家庄一带的兵力,除九十四军外,尚有新骑四师及骑十二旅,并附属爆破队及汽车四百余辆,企图捣毁我后方机关、仓库、工厂、学校、发电厂、建筑物。据悉,该敌准备于二十七日集中保定,二十八日开始由保定前进。进扰部队为首的有九十四军军长郑挺锋,新编骑四师师长刘春芳,骑十二旅旅长鄂友三(即今春进扰河间之敌首)。此间首长们指示地方各界,切勿惊慌,只要大家有充分准备,就有办法避开其破坏,诱敌深入,聚而歼之。今春敌扰河间,因我方事先毫无准备,受到部分损失,敌部也被其逃逸。此次,务希全体动员对敌,不使敢于冒险的敌人有一兵一卒跑回其老巢。今年五月,阎锡山、傅作义曾有合扰石家庄的计划,保石线及正太线各县曾一度动员对敌,后来阎军一师在盂县被歼,傅军惧歼未动,但保石线人民已有了一次动员的经验;此项因蒋介石在北平坐督,傅作义不敢不动。华北军区已向各县指出,不要以为上次未来,此次也不会来,不做准备,致受损失。即令敌人惧歼不来,我有此准备总是有利无害。

同日凌晨4时30分至7时,两个半小时内,周恩来3次向毛泽东书面报告情况。可见当时情况之紧急,部署之周密。

第一次报告:“已与聂通了电话,要他转令三纵连二十六号在内以四天行程赶到满城。他说以五天赶到,每天已将近百里,我要他仍以此命令转告郑维山(三纵司令),他定今日接通电话后即转告郑,并催其轻装取捷径按四天行程赶到。七纵主力今二十七日夜到达完县方顺桥高阳以西之线布防。军区给他们的命令,是坚守方顺桥到唐河两线,以待三纵到达。其他一个旅,则尚在来沙河途中。顷聂第二次电话,他已将提前一天到满城的命令,经北岳电话,转告三纵。三纵,今日(二十七)可能赶到紫荆关以北,地方已在动员,物资在疏散(二十七日四时半)。”

第二次报告:“三纵昨二十六日上午得到出发命令,得令下午即走,故昨日下午及夜间,均在走路。今日恐须下午才能出发。从叫通电话后,专告聂转达你的指示(二十七日六时)。”

第三次报告:“顷与聂电话,三纵昨天多部分时间,是白天行军。在山沟里走,不成问题。今天得催其三天(今天起)赶到满城当更令白天走。已告其再以电话通知。给各县命令,已告。与各县通电话,须经过地委。现新乐、安国、高阳等县均由孙毅及九地委在直接指挥。完、唐、曲阳、行唐等县,则由四地委在指挥。石门附近各县,则由肖克指挥。聂经过他们三处与各县联络。并负责检查各条道路要点及纵深的破坏情形与民兵日夜的袭援。聂总认为如三纵赶到出现,及我正面阻敌三天,可能破坏敌之袭击计划。今天下午,当再检查其执行程度(二十七日七时)。”

同日,聂、薄又以华北局和华北军区名义,再次向冀中、北岳军区指挥反偷袭具体部署。同时,石家庄市政府和警备司令部发布《联合布告》,布告全市人民紧急动员起来,积极配合人民解放军,保卫石家庄,打垮蒋傅军的偷袭阴谋。警告一切敌特破坏分子,如有偷盗、造谣、破坏、扰乱治安行为者,决按军法严惩不贷。

同日,李智向华北“剿总”二处发报3次:“《人民日报》二十七日登出消息说:我国军以九十四为主力将进攻石门,各县人民已动员起来,扬言不久就要再来一次清风店战役。”“由西北窜来共军第三纵队一个旅番号不明,轻重武器齐全,已向定县一带开走,企图不明。”“晚十八时据李明远报告石门市长召开干部大会,内容是:①坚决消灭国军进攻部队,平汉铁路沿线各军分区已布置就绪,各县民兵已动员起来并到处埋地雷,争取造成第二次清风店战役;②注意防空;③防止特务造谣;④实行空室清野;⑤军民团结一致保卫石门市;⑥秘密埋伏爆炸场。”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