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导演“空城计”的幕后(3)

核心提示: 在此期间,华北补训兵团、华北军政大学、华北军区电信工程专科学校、外事学校(今北京外国语大学)、华北大学(今人民大学)、和平医院、华北军区制药厂(今石家庄市第一制药厂)、新中国经济建设公司等也相继在石家庄及附近成立或迁入这里。

 敌人电台为我服务

朱德总司令亲临石家庄检查指导,当了解到李智已携敌特电台按敌人要求转到藁城时,指示:“在解放区被我掌握的敌人电台,要为我们服务,不能光了解敌人一般情报,要与敌特进行空中战斗,以配合反偷袭行动。”石家庄市公安局长陈叔亮、副局长王应慈立即指示李智报经敌特同意又迁石市。

随后,华北“剿总”二处保定站上校站长任福禄电示李智:要张治华、李中孚(均系我地下人员)为傅作义偷袭部队当随军向导。李智请示市局领导同意,当即派张、李前往保定。很快,李中孚返石汇报敌情:敌军将从保定出发,配有骑兵、坦克、汽车、炸药等,时间在10月25日,行程三四天即可到达石家庄。这一情报很快报告党中央。反偷袭期间,在肖克指挥下和陈叔亮、王应慈直接领导下,李智连续向“剿总”二处发电报17封(电文均经市局领导审定,见下文分述),内容真真假假,以假乱真,迷惑敌人。“剿总”信以为真,称李智“有功”,提升李智为“中校台长”并发给500万元奖金(相当人民币500元)。李智利用敌人电台迷惑敌人,获取敌军情报,和毛泽东导演的“空城计”遥相呼应,在反偷袭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0月26日近午,正在平绥路东段部署围攻矾山堡到涿鹿一线敌军的我3纵司令员郑维山,接到聂荣臻司令员电令:“周副主席命令你带领3纵立即出发,轻装、隐蔽、取捷径,4天赶到满城地区,会合并指挥7纵,阻击向石家庄进犯之敌。”随后又接2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同样电令。经紧急部署,郑维山于当日下午3时率部出发,沿崎岖山路,以平均每天百余里行速,昼夜兼程。途中又接聂总转达毛泽东指示电令:要在30日赶到望都地区。

同日,李智电报华北“剿总”二处:“由德州乘火车两列穿黄色军服武器齐全的共军在衡水镇下车后北窜保定方向去了。”又报:“26日晨7时石市共军两个团武器齐全由叶楚平率领北窜,企图配合保定战役。又据我工作员张光报告匪十一分区在10月25日下令各县准备爆炸器材,集中定县、安国一带企图不明。另据我工作员李明远(系我地下人员)报告石门共军各机关26日非常紧张。”同日,敌九十四军自涿县乘火车抵达定兴,改乘汽车向保定集结,刚过徐水,遭我埋设地雷轰炸,顷刻,路断、车瘫、马惊,乱作一团,同时,我预伏地方部队猛烈轰击,敌死伤惨重。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