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导演“空城计”的幕后

核心提示: 在此期间,华北补训兵团、华北军政大学、华北军区电信工程专科学校、外事学校(今北京外国语大学)、华北大学(今人民大学)、和平医院、华北军区制药厂(今石家庄市第一制药厂)、新中国经济建设公司等也相继在石家庄及附近成立或迁入这里。

蒋、傅密谋偷袭石家庄

迫于战局紧迫,蒋介石急不可待地对傅作义说:“目前东北共军主力在辽西,华北共军主力分散在归绥和太原,共党总部所在地兵力空虚。不如趁此组成一支快速奇袭部队突袭石家庄和西柏坡,出其不意,一举捣毁共党总部。那是剿共奇迹,一夜间可扭转北线战局,即使达不到预期目的,也可打乱共军战略部署,配合辽西兵团夺回锦州,也可缓解共军对太原、归绥的围攻。”说到这里,蒋介石兴奋地站起来说:“宜生(傅作义字),你的精锐骑兵师,突然出现在毛泽东、朱德的门口,这是多么绝妙的一着啊!”

傅作义听后作了反复思考,一方面顾虑,毛泽东足智多谋,并善于出奇制胜,这样搞偷袭岂不是班门弄斧?另一方面又想,这种偷袭,的确可迫使正在平绥西段和太原发动攻势的共军主力东调,减轻归绥和太原压力。再说,他自升任华北“剿总”司令以来,还无甚作为,蒋介石曾令他偷袭济南,也曾令他参加辽西会战,他均未从命,总顶着不干对自己也不利。如偷袭石家庄成功,对扭转战局将是一大创举。权衡利弊,他接受了这一任务。于是蒋傅二人密谋了偷袭兵团的调配、任命和偷袭时间等总体部署。蒋介石再三嘱咐傅作义:“宜生兄,这是奇袭,一切要绝对秘密。兵贵神速,越快越好。”

10月23日上午,傅作义在华北“剿总”司令部召开秘密高级军事会议。遵照蒋介石面谕,首先下达了偷袭石家庄的作战任务和部队编制的命令,任命九十四军军长郑挺锋为总指挥,骑四师师长刘春芳、新二军暂三十二师师长刘化南为副总指挥,率3个军、10个师、1个旅共10万兵力,分偷袭、策应两个梯队,从平涿地区沿平汉线及两侧,兵分3路秘密向南开进,24日开始集结行动。并明确占领石家庄后,由竹生任市长,刘化南任守备司令。之后,又讲述了这次战斗的意义、目的和方法。

  兵马未动情报被获

就在10月23日,傅作义秘密部署偷袭石家庄的当天夜里,北平中共地下党员刘时平(公开身份是《益世报》采访部主任),巧妙地通过邀请深有“交情”的傅军骑兵十二旅旅长鄂友三、国防部特别站站长兼“剿总”爆破大队长杜长城和宪兵第三营长刘建龙聚会饮酒时,获取了“傅作义计划偷袭石家庄,爆破大队已在西直门车站装车待命”的军机情报。次日凌晨时,刘时平趁鄂已昏睡不醒之机离去,又以采访主任特殊身份走进西直门站内观察究竟,以防有诈,果然见到站台上军人来去匆匆,满载军事物资、车辆、马匹的列车伪装待发。刘巧妙地弄清了列车发向、时间和部队番号,立即返身去报告地下党领导人李炳泉、崔月犁。当日(10月24日)上午10时许,这份军机情报就传到了西柏坡中共中央。

同一天,打入华北“剿总”二处特务组织驻石门联络站负责人的地下党员李智(化名殷志杰)突接华北“剿总”二处密电称,傅作义计划攻打石家庄,目的是缓和太原被围攻局势,要李智用电台提供石家庄中共军政设防情报,并指示李智等离开石家庄继续隐蔽,不要暴露身份云云。李智立即将这一情报报告给石家庄市公安局和市委。我党政军领导刘秀峰、柯庆施、曾涌泉等阅后,火速报送党中央,市公安局还指示李智按敌人命令携电台撤至藁城。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