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四人帮”如何在毛泽东死后不到一个月内倒台(6)

核心提示: 林彪叛逃不久,即1971年10月3日,刚刚过了国庆节,中央决定撤销军委办事组成立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主持的军委办公会议,负责军委日常工作,同时中央成立了专案组,审查林彪、陈伯达反党集团的问题。

这时他用和年纪不相称的严肃表情对杜修贤说:“老杜,今天的照片一定要照好!你不是几次提出要给我照吗?这次我主动配合你们的工作。光线问题你想想办法补救,相信你有这个技术!”

他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杜修贤还能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用自然光给他拍摄。

那天王洪文的标准照拍了好几种,先是穿着中山装的,后又换上军装照了几张。

这次拍摄,杜修贤觉得他差不多被折腾得散架了。因为他拍摄从来不用三脚架,又没有带闪光灯,每张照片必须按动四分之一的快门,才能保证彩色胶卷的感光色度。四分之一,这几乎是快门档次里最慢的瞬间了,按快门时人的手是很难能端得纹丝不动,稳如泰山。只要有一丝摆动,照片就虚了。等将王洪文的半身照片拍完,杜修贤的手臂已木然僵硬快没知觉了。

王洪文一反常态急着要拍标准照的内幕,是在粉碎“四人帮”以后才逐步披露出来,真相大白于天下的。

“开追悼会用”道出了他篡党夺权而不惜破釜沉舟的决心。

王洪文急于登台需要印制标准照,难怪他那么急促、固执,甚至连光线都可以不顾,铁了心要拍摄自己的标准照。

夜色朦胧,北京复兴门外大街上,一辆黑色轿车正高速急驰。到了木樨地,向右一拐,进入三里河路。在钓鱼台警卫森严的大门前,轿车稍稍减慢了速度。警卫战士见是张春桥的座车,立刻做出放行手势。轿车“呼”地一下,消失在院内的黑暗中。

车到楼前停下。车门打开,走出来的却不是鹰鼻长脸的张春桥,而是一位高挑个儿的中年人。张春桥的秘书快步上前,异常亲热地握住中年人的手,说:“幸苦了,景贤大哥!首长在等你。”

来人是徐景贤,“四人帮”在上海的干将之一。下午,他接到王洪文的电话,要他急速来京,当面向王、张汇报上海民兵的准备情况,研究下一步行动计划。

上海民兵,是“四人帮”苦心经营的“第二武装”。

1976年8月,毛泽东病情加重。“四人帮”认为,夺权的时机即将来临,他们的“第二武装”要发挥历史作用了,便加紧进行反革命武装叛乱的准备。

毛泽东去世后,他们突击下发各种枪74000多支,大炮300门,各种弹药1000多万发。全市笼罩在战备的紧张气氛中。

徐景贤紧急进京,便是商量如何配合“四人帮”登台采取行动。一个又一个通宵达旦的密谋,一个又一个精心筹划,自认为天衣无缝的夺取政权计划,竟然在10月6日,一个普普通通星期三的晚上被击得粉碎。

这是他们最后一个自由日。江青在这一天最后一次面对照相机的镜头。

6日上午江青打电话找杜修贤,叫他到游泳池毛泽东书房来一趟。

此时的江青无论抓与不抓,她的形象在人民心目中已经丑陋得体无完肤。国外疯传“红都女皇”,国内大骂“妖婆”。样板戏、江青裙、反潮流、批大儒、骂老娘、写黑诗……一系列叫国人瞠目结舌的“时兴浪潮”不都是出自江青一伙的门下吗?

游泳池,毛泽东曾经生活工作过的住宅,也是杜修贤最为熟悉的地方。

上一页 1 2345678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