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九·一三”后江青唉声叹气做噩梦

核心提示: 叶群的确很机灵,马上从总后勤部找去裁缝,到钓鱼台给江青量身体,很快就给江青做了三套陆、海、空三军军服,并亲自送给江青。叶群亲自给江青解释说:“林彪同志说,给江青同志提级是政治斗争的需要,不给江青同志提高级别,能斗过杨成武他们一伙吗?”

核心提示:“九·一三”事件以后,江青情绪十分恶劣。在她身边工作的人,谁都看得出,她的精神气儿小多了,说话也少了,饭量也减少了,经常唉声叹气。

江青说完,两手紧捂着胸部,哭丧着脸,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希望这样的梦可不要再做了。”

本文摘自《中国改革》杂志2011年第3期,作者:杨银禄,原题:《林彪与江青的你来我往》

1967年10月到1973年6月,我给江青当秘书。期间,观察到江青与林彪的一些交往。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复杂,既你来我往,又互存戒心。有人说江林之间是相互利用,换手搔背各自心中有本账。我认为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

  惺惺相惜

江青和林彪之间来往、联系的牵线人是林彪的夫人、林办主任叶群。叶群是江青处的常客。他们之间的来往,大都是请安问好方面的内容,工作方面或者政治方面的内容很少让我知道,保密得很。来往的时机也是有选择的。例如:气候有较大的变化;一方或者双方身体感到不舒服;逢年过节;中央召开重要会议的前后;一方离开北京到外地,或者从外地回到北京,都要相互请安问好。

像这类请安问好的内容,叶群打电话的时候,大多是直接打给江青的秘书,请秘书转告。她很少直接打给江青,怕电话铃声打扰江青休息或办公。江青打电话给林彪是通过秘书打给叶群。那为什么不直接打给叶群呢?据我观察,一是她认为她这个“第一夫人”和叶群那个“第二夫人”层次不一样,如果这类电话由她直接打,有失体统;如果不经过秘书,就不会有电话记录,将来真的有了事,怕说不清楚。他们之间这类电话,江青曾要求我记录,在1969年初到1971年9月上旬的两年零9个月的时间里,就达470余次,平均大约两天一次。有一次,林彪从外地回到北京,没回毛家湾,就风尘仆仆地来到钓鱼台看望江青。这一次给我留下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看样子林彪有很久没有理发刮胡须了。秃顶下边一圈的头发长长的,乱糟糟的,胡须白白的,足有半寸长。我从未见过他那副狼狈相。就是那样一个脏老头,一向讲究干净的江青,一见到林彪就高兴得眉飞色舞起来,亲热得几乎要去拥抱,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久久舍不得撒开,江青歪着头,向林彪热情地问安。林彪不爱言谈,只是说,谢谢。叶群在一旁不但不介意,反而高兴得手舞足蹈。

江青知道林彪怕风、怕冷、好感冒,一年四季从室内到室外脑袋包得严严实实的,就请人给林彪特做了一个貂皮围脖,并亲自送到毛家湾给林彪围上。林彪高兴得拉着江青的手连连说:“江青同志政治上考虑得周到;生活上想得也很细致。”他指着叶群说:“江青同志在这方面比你强得多。”叶群忙说:“那是,那是,不但在这方面,在许多方面我都得向江青同志学习。”

林彪怕江青大风天气不能到室外晒太阳,就叫后勤部在江青住处一个房间安上特大玻璃,请江青晒紫外线。

林彪怕江青出楼门、下汽车被风吹着,伤风感冒,叫叶群带上当时的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和建筑房子的设计师到江青的住地钓鱼台10号楼,看现场、选地点,准备给江青修建一个直接通往楼房的汽车库。选好地方,搞好设计,请示江青审查同意后,邱会作下令调去精兵强将施工。施工期间,叶群叫邱会作亲自盯在现场,督促施工进度。建造这座汽车库仅用了五天时间,可称之为高速度、高质量。

“九大”后不久,江青在10号楼对叶群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缔造的,是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我对解放军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想抽时间到军营去走走。”叶群的确很机灵,马上从总后勤部找去裁缝,到钓鱼台给江青量身体,很快就给江青做了三套陆、海、空三军军服,并亲自送给江青。江青见到这三军军服,高兴得很,试穿这一件,试穿那一件,都高兴地说“好,好!”

1968年3月“杨余傅事件”以后,林彪亲自批示,把江青的行政级别从九级一下子提高到五级。叶群亲自给江青解释说:“林彪同志说,给江青同志提级是政治斗争的需要,不给江青同志提高级别,能斗过杨成武他们一伙吗?”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