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蒋介石“清党运动”内幕

核心提示: 完全站在被动的地位不准备还手也始终不是蒋介石的性格。看样子他于8月底9月初决定离开武昌战场而往江西时即对今后的局势有了整面目的重新打算。蒋介石在江西的三个月间仍留下了不少呜呼噫嘻忍气吞声的字眼。

蒋介石(资料图)

本文摘自《从大历史的角度读蒋介石日记》,黄仁宇著,九州出版社,2008年1月

1927年国民党的“清党运动”和以后的残暴行动当然是革命过程中之悲剧。其引起很多家人父子兄弟投奔反蒋的阵营,不下于美国的南北战争。尤特里女士可谓对蒋极为同情的作家之一,可是她在所著之《中国最后的机会》一书中对清党一事也写出:“在那暴怒、复仇、虐刑与死亡的日子,因之丧失生命,成为囚徒,变为玩世不恭,或从此不与闻政治的青年,都是全国的精英。”其于中国人良心和母爱之打击,又何可胜计。

1920年间不容易看出,中国之全面改造,一方面要创造一个新的高层机构,以便杜绝军阀割据,完成中央集权之体制,才能独立自主,收回国权。一方面也要翻转内地之低层机构,使贫农生活均有保障,才能谈得上厘定各人权利义务,具备新社会之基本条件。这两项工作既冲突又重叠,只能事后在历史上看出有互相支撑之功效。

北伐军由广东出发之后,至湖南而以一个Y字形的姿态分向湖北与江西展开,自攻克武昌及南昌之后,因地理因素产生的新问题,已使国民党内部之冲突尖锐化。

1926年下半年,蒋介石不时在他的日记里记述他的处境艰难。既提到经费不能维持,也埋怨革命力量消沉,将领胸襟窄狭,不能在长远处着眼。可是最大的问题仍是国内左右派的问题不得解决。

在离开广州之前,他还抗议右派人士对他不能谅解。例如七月十日,他仍以西山派在上海的组织为“伪党部”。《蒋介石先生》有下列的记载:“公以上海伪党部抨击整理党务案,集矢于己,不胜郁愤。”24日又有长信给张继,内称:“本党与共产党合作,为总理在日所确定。”他自称继续与共产党合作之宗旨,决非“卖党”。而指责张继等人“老同志”,“能使本党消灭者,其唯本党同志,自己不革命,而猜忌其他之革命势力。”“本党每有一最负责任之同志,不避劳怨,即为一般老同志所不喜”。

可是他刚一出广东境,他所抱怨之对象,已为共产党人。陈独秀在《向导》所发表的文字,已令他相当震怒。

9月19日又有“内部复杂,变生肘腋”的记载。27日有“本党大会有人捣乱,是非不明”的记载。11月28日有“内部两派意见甚深,不能解除,亦无法消弭,令人痛心”的记载。

如果这时候蒋已经有了清党的企图与腹案,则这些筹划不见于现已发表之文件。11月11日他在南昌,接到黄埔军校有推翻校长的建议。同月21日也在南昌,他接获黄埔同学会有修改会章取消集中制的建议。这时候他除了电令广州黄埔同学会不得修改会章,指示第四期毕业学生一律调赴南昌,由他自己点名训话后分发各部队外,没有采取其他的行动。

然则完全站在被动的地位不准备还手也始终不是蒋介石的性格。看样子他于8月底9月初决定离开武昌战场而往江西时即对今后的局势有了整面目的重新打算。

其实蒋已在半月之前决心离开湘鄂前线,赴赣指挥。至9月15日之后,则不仅蒋本人离开武汉战场,其“主军”之第二师亦继第一师之后展开于江西战场。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