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亲历者忆反右:同事因偷窥女人洗澡被劳改

核心提示: 我在这次运动中亮出的问题是:对被划为右派的教师有同情心,那是大桥小学一位女教师,年轻面善可怜,我有点怜香惜玉,同样我对母校几位被戴上右派帽子的老师,也感到不理解。

57年教授批评党员被划右派 吃蛇成罪名

出师那年,就是我从广东韶州师范学校毕业了走向社会的1958年。这一年所发生的荒唐事我都赶上了。这里叙述的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事。

1957年冬季在中国开展的反右派斗争运动中,许多学术界的名人、教授都被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随着运动的扩大化,广东粤北山区的师资也成了问题。广东韶州师范五八届的毕业生,便提前毕业了。1958年春节刚过,我们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师三年级四个班的同学急忙回校,在三月底就赶紧学完了全部课程,进入实习时期。当年被派到曲江工作的有25人,我这个曲江籍的师范生自然分配回到了曲江。

到学校教书竟要下放劳动

离开母校的那天清晨,我们到了曲江县教育局报到。一位负责接待的女同志说下面学校正缺员,全部按预定方案到基层学校去。于是当天上午,我们又背起行装,立即赶路到所分配的学校去了。我要去的便是大桥中心小学。一路上,这批热血青年兴奋高歌:“把青春献给祖国”。

4月8日到达学校,我发现那儿竟然冷冷清清,那是一间坐落在岭边的破旧庙宇屋。我见过了几位教师,先是吃了一惊,啊!原来,学校还没有开学,城里开课都快两个月了,怎么这里却依然停课?校长许汉波看上去是个非常厚道老实的人,他接过我的介绍信,说:“何老师,欢迎您的到来,您的行李不用拆开了,”接着又说:“今天全校教师按公社指示都要下乡参加春耕劳动,吃过午饭后,就到生产队去,您也不例外!”啊……我又吃了一惊!刚到学校的我惊讶不已,原来要我们急忙毕业,急忙到校,急的不是学校开学,而是春耕缺人手了,真是怪哉!就这样,我报到的第一天,就到曲江大桥公社的亲联村当了农民。我在春耕生产第一线学习干铲秧脱秧农活,开始与农民的“三同”(即在农民家同食、同住、同劳动)。这就是我走出师范校门的第一天,同时也是我开始进入社会大熔炉的第一天。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