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中胡耀邦对毛泽东“愚忠”(3)

核心提示: (来源:胡德平)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罗火召,原题:《我的精神导师胡耀邦伯伯》   多年来,四人帮为了篡党夺权所筑起的两道堤坝--愚民政策和法西斯式的恐怖政策的堤坝,已经被我国人民群众的伟大力量冲决了……他们的残渣余孽、或者他们的幽灵还能重新筑起这两道堤坝吗?

被打倒的胡伯伯说对毛主席“我要愚忠”;对理想、学说、事业仍然执着

5年以后,我第二次见到胡伯伯。那时由于北大的派性斗争,德平被打成“反革命”关进了“牛棚”,我常去他家向焦虑不安的外婆报告情况。9月的一天,我又到他家去,看到房间里站着一个头戴旧帽子、身穿工作服的人,和扫大街的清洁工人一模一样。开始我没认出来,过了一会儿才发现是胡伯伯。他刚从西山的团中央林场回来,在那里劳动很长时间了。

胡伯伯关切地问起我和北大的情况。这时我已经毕业,被分配到黑龙江,即将离京,前程如何,不得而知,文化大革命在心中留下的迷惘,更让我苦闷、彷徨,当时的思想状况,真的像“我有迷魂招不得”一样,面对胡伯伯,我无所顾忌地倾诉起来。

在那个时候,彼此毫无戒备地敞开心扉是很危险的,但胡伯伯却痛痛快快地和我畅谈起来。他从当红小鬼开始,讲到长征的九死一生,特别是到延安以后怎样在毛主席的直接领导下成长起来,很诚恳地说:“我从24岁起,屁股后面就跟着挎盒子枪的,几十年了,整一整有好处,脱离群众很危险呀!不过,扣我‘反对毛主席’的帽子,那是胡扯。我怎么会反对毛主席?人家不信,只好随他们了。我要愚忠!”

他越讲越激动,完全忘记了他当时的处境和身份,对我畅谈起理想、学说、事业,谈他的人生追求,两眼放射着光芒,个人的命运、家庭的状况,都置之度外了。我被他的谈话深深地感染了,没有想到这个身处逆境的人,竟然还会这样忠贞、坚定、乐观。(两年以后我才知道,他那时在林场的境遇相当不好,他是咬着牙才挺过来的。)

那时,我对中央文革小组在四川的所作所为以及林彪的“站队站错了,一切都错了;站队站对了,一切都对了” 的理论,已经产生了怀疑,但对毛主席却仍然由衷地崇拜。“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我当时的心境,正和李白这两句诗描述的一样。与胡伯伯的这次见面,让我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好像见到了岳飞、文天祥一般。他对于理想、学说、事业的执着,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深深地铭刻进我的记忆之中。此后的7年,我在黑龙江的林海雪原中历尽艰苦与磨难,走过了人生最痛苦的一个阶段,但没有沉沦,一直在挣扎着前行。胡伯伯的这次谈话以及后来与他的交往和讨论,成为支撑我苦斗的重要精神支柱,从此我在心中把他当作我的精神导师。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