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中红卫兵冲击中南海的不眠之夜(3)

核心提示:   有人递交上来批判材料,周总理看了后态度诚恳地承诺道:“对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批判我们要在党中央内部进行,公开材料你们可以在公开场合批判。

江青的表态让陈伯达等人听了非常高兴

实际上,这次策划冲击中南海的总后台,就是中央文革小组以江青、陈伯达等为代表的当权人物。由于江青身份特殊又有野心,因此对于她的表态,当时私下里是有质疑的,只是不敢公开议论就是了。

江青开场就说:“我代表毛主席问你们好!我知道你们非常关心他的健康,因此,我要告诉你们,他很健康。”我当时心里想:“那么多群众聚到一起,是来干什么的?只是关心毛主席的健康问题吗?当然不是!”与会者中的绝大多数,原先估计有中央文革的大力支持,只要集结起大队人马,向党中央施压,就能达到面对面批斗刘、邓、陶和一批老同志的目的。

江青在对待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问题上说:“同志们,斗争的锋芒应该比较准确地针对一小撮制定这条错误路线的人,以及死不回头执行这条错误路线的人。至于那些或多或少地执行过或者在日常工作中说错了话、犯了错误的同志,就不应该采取像对付执行错误路线的那一小撮资产阶级当权派那样的态度,你们说对不对?”这话说得莫名其妙,不敢明说,被迫要说,也说不清楚,绕来绕去,还是想把周总理全力保护的老同志,揪出来批斗,打掉了老同志,他们好趁机上台。

江青还谈道:“可能也有个别分子是假的,打着‘红旗’反红旗,我们应该提高警惕。中南海、大会堂、钓鱼台以及其他有关重要的党和政府部门是应该保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有这个职责的,北京的红卫兵也说他们要保卫。因此,我们希望你们不要因为一时的激动就冲进去。这样,以后就不好办事了。你们说对不对?”我当时觉得这样说简直可笑,“保卫中南海、大会堂、钓鱼台,是商量的问题吗?连普通百姓都能说明白的问题,江青却躲躲闪闪。关于接见多与少的问题,江青就对上访群众解释说:“你们会说‘为什么不接见我们?’不是不接见你们,我们最近差不多都工作到通宵,就是要看着全国的事情,不停地进行接见、座谈。有些事情我们排得很满,这要请同志们原谅。”

别人忙一些,有人信,江青忙,没人信。天大的事,有毛主席顶着,文的,有陈伯达、康生在;武的,有林彪和四员大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在,更多的具体事务,还有周总理在。说到底,江青这个人,根本不具备忙的条件。在关于学习问题,江青又讲:“同志们、红卫兵战友们,你们的革命热情是可贵的,革命干劲是可钦佩的,我向你们学习。” “毛主席不是有一篇著作吗?‘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学习的不够,我希望跟你们一块学习,你们赞成吗?”这话说得莫名其妙。

总之,那天晚上江青的表态讲话,组长陈伯达和其他几个成员听了非常高兴,不时地带头鼓掌。在他们看来,大造“革命声势”,攻击“老家伙”(老干部)的目的达到了,至于是对是错,是深是浅,则无关紧要。现在想起来,那天深夜周总理的神态和讲话,是那么地光明正大,有理有力,不可战胜;相比之下,江青的话又那样的以势压人,含含糊糊,自以为是。正如毛主席诗词《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里写的“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本文原载于《文史参考》2011年第3期(2月上)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