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中红卫兵冲击中南海的不眠之夜

核心提示:   有人递交上来批判材料,周总理看了后态度诚恳地承诺道:“对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批判我们要在党中央内部进行,公开材料你们可以在公开场合批判。

1967年1月7日深夜,从农林口、教育口和外地到北京请愿及串连来的红卫兵、学生、工友、教师、干部约3000多人,有组织地分别集结在中南海大西门,西北门,南门(新华门)三个大门外,他们手举毛主席语录,高喊着:“造反有理,革命无罪”,“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把刘少奇、邓小平、陶铸揪出来批倒、批臭”,“誓死保卫中央文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毛主席万岁”等口号。他们有的还散发传单材料;有的已突破警戒线,毫不顾忌地摆出了一副要向里面冲的架势。此时,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李树槐打电话通知我,赶紧去大西门,协助秘书局信访室做好接待和劝说工作,同时要提高警惕,注意观察。后来因临时需要我又当了预备记录员。一个难忘的不眠之夜就这样开始了。

两扇几吨重的大铁门来回晃动

到了现场,我就被眼前的险情惊呆了:两扇几吨重的大铁门虽已合拢,还有数十名干部、战士排起人墙顶着,但因外面人多势众,撞击力大,铁门还是在不断地来回晃动,并发出可怕的巨响。尤其让人揪心的是,在大门三米以上铁栏杆之间的狭窄空间内,骑满了从外面爬上来的红卫兵,他们不顾零度以下的严寒,纷纷脱掉棉外衣,一个接一个地向里面跳下来,因此更加剧了铁门的晃动幅度,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后果不堪设想。关键时刻,周总理赶到了,他老人家沉着冷静,首先劝说骑在门上的人不要急于往下跳,一定要慢慢下滑,并指示干部、战士在下边做好接应的准备。转身又问那些跳进来的人:“你们谁是群众组织的负责人?”有六七个人回答:“我们是。”“能指挥外面的人吗?”“能。”“好,现在你们告诉他们,立即停止向里面冲的错误举动,已经冲进来的人,必须立即撤出,这是最高纪律,没有任何申辩、讨论的余地。现在你们把外面的队伍,全部带到人民大会堂去,在那里我们再谈。”这几个群众组织的头头,被周总理的突然出现和威严有力的讲话镇住了,加上周围众多严阵以待的部队,他们连声回答:“是,是。”就出去了。

此刻,在中南海的西北门,南门(新华门),同样围堵了很多人,口号震天,秩序很乱,劝阻者与不听劝阻者双方发生争执,还动起了手脚,吵得周边数以百计的住家居民无法安睡。现场的所谓“革命群众”指着警卫人员说:“我们革命派有权把他们揪出来,批倒、批臭,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这是毛主席、林副主席给我们的权力,谁也不准干涉,谁干涉就是执行反动路线。”

“文化大革命”以来,红卫兵也好,“革命群众”也好,上访请愿者也好,曾四次冲进中南海。但多数属于孤立事件,个别行为,人数较少。而这次就完全不同了。这一次规模大、人数多、有组织领导、行动集中统一,并且攻击目标清楚。其手法与一个月前,几百人乘夜深人静之际冲击国防部一样,搞突然袭击,揪斗所谓“走资派”。

周恩来仍称刘少奇、邓小平等人为“同志”

过了半个多小时,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厅内,宽敞明亮的主席台上,坐着周总理、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中央文革的人。周总理一开始就热情宣布:“同志们,同学们,红卫兵战友们!因为你们刚才都在中南海西门、西北门、南门那些地方,我们不好谈话,不好接见,所以把你们约到这个地方来见面。我们支持你们这种要求,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这种群众性革命斗争,我们也支持你们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坚决拥护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

这里一个关键点是“这种群众性革命斗争”。几个字,一句话,就把现场“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斗争”,定格在“群众性”的框架内。进而让大家明白:这种批判无论人数多少,规模大小,言词多么激烈,都是自发的、背靠背的群众言论,不属于组织处置范围,所以不能进中南海对别人进行批评或者斗争。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