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带头反对毛、江婚姻的“党内海瑞”王世英 (2)

核心提示: 可能世英同志在小组里揭露江青的历史时,就已经决定给中央上书,如实反映江青在上海时的表现,尽力阻止江青和毛主席结婚。

大胆上书中央,批评“抢救运动”

自从抗日战争爆发后,全国各地的青年知识分子大批投奔延安,改变了陕北根据地各个机关的人员结构。知识分子聚到一起,总是好发表议论,何况大家都感到延安是一个人人平等、精神解放的新天地,因此话题不论大小,不论是政治问题还是同志间的平等问题,都能引发一系列议论。

整风运动就是要统一全党的思想,特别是要统一知识分子的思想。整风运动后期,延安开始的反“小广播”的斗争,主要就是针对知识分子们好议论、好评论的风气的,要求统一思想,舆论一律。反对“小广播”之后不久,又要求大家“向党交心”,一方面交待个人历史,一方面交待个人思想活动。“向党交心”要越详细越深刻越好。于是,有人是真正暴露灵魂深处的与党不一致的思想和肮脏思想,有人则为了表现暴露深刻以便顺利过关,开始往自己身上泼脏水。这个运动的结果并不够实事求是,好像就是为了打掉知识分子的自尊和清高。

在这之后,由于出现了张克勤案,康生提出在延安国民党派遣的“红旗特务”多如牛毛,于是推动了由整风运动到“抢救运动”,即揪出革命队伍内部的特务和反革命分子,抢救被国民党拉下水的青年。

由于“向党交心”活动,使一些同志之间产生了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感觉,所以抢救运动开始时,一天揪出很多特务,大家都信以为真。大家对延安有这么多国民党特务深感震惊。随着特务越揪越多,同志之间相互都不敢信任了,议论也仅仅限于夫妻之间和极要好的朋友之间。不久,身边很熟悉的同志也变成特务了,自己也变成特务了,才明白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特务。

当时我和我的爱人都在《解放日报》社。我爱人陈也竞的姐姐陈楚平是在南京搞学生运动被学校开除,辗转来到延安的,一直被关押审查,所以陈也竞当然是有极大的特务嫌疑;而我出身于官僚地主家庭(解放后我父亲被定为开明绅士),社会关系复杂,更有特务嫌疑了。由于我们都不承认是特务,于是成了被抢救的重点对象。开始我们感到冤枉和不解,陈也竞比较沉默,只是死不承认自己是特务;而我则比较冲动,经常和帮助的人争论,还帮别人辩护,结果我们成了顽固分子的典型。不久抢救运动在有些地方搞成了悲剧,一些单位有不堪忍受“抢救”而自杀的,像在鲁迅艺术学院,自杀的还不止一个两个。但在有的地方到后来抢救运动则搞成了闹剧,比如我们所在的《解放日报》社,一些事情使我们感到又气又好笑:今天的积极分子,明天就可能被当成特务被斗争;而今天的特嫌,只要承认了自己是特务,不但第二天就可以当斗争别人的积极分子,当转变的典型,还可以美美地吃一顿病号饭,名义是补偿思想斗争的痛苦。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