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带头反对毛、江婚姻的“党内海瑞”王世英

核心提示: 可能世英同志在小组里揭露江青的历史时,就已经决定给中央上书,如实反映江青在上海时的表现,尽力阻止江青和毛主席结婚。

当时,我入党不久,根本不知道党内斗争的复杂,把一切都想得很简单。在我看来,白的就是白的,黑的就是黑的,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党的领袖也可能犯错误,共产党员要敢于直言进谏。

签名这件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所以,我既没有什么犹豫,也没有什么思想负担。但世英同志毕竟是老资格了,他深知党内、革命队伍内的斗争也是复杂的,所以他并没有征求小组里其他同志签名,可能也是为了保护年青同志吧。

联名上书事件自然也传了出去,一时却没有结果。不久,大约是7月,由于抗战形势的需要,世英同志接受了去山西抗日前线的任务,后来又被派往阎锡山处的八路军办事处(那时已改称十八集团军办事处)。从他到马列学院学习到离开马列学院,前后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具有戏剧性的是,不久江青来到了马列学院我们这个一班学习,这时她还没有同毛主席结婚。

由于大家知道了她和毛主席的关系,又知道了她的过去,所以都对她敬而远之。冷眼旁观,江青确实不怎么样。我们一起吃大灶,小组的人席地而坐,一个组只有一个菜一个汤,放在地上,大家围在一起吃。当时一个菜一般就是白菜或山药蛋,一个汤其实就是淡盐水,上面飘着几片菜叶,有几点油花。结果江青经常叉开双腿往菜碗前一坐,毫不客气地捞着汤里仅有的几片菜叶,还把仅有的一点油花也撇到自己碗里。由于她坐得离菜碗很近,弄得我们这些男同志都不好意思去夹菜,结果自然便宜了她。好在没过多少时候,因为江青来得晚,又没有什么理论基础,学习不够好,就被调到第二班去了。

没过多久,就听说江青还是和毛主席结婚了。看来我们的联名上书没有起作用。但是又听说,中央有决定,江青仅仅是照顾毛主席的生活,不得参与政治活动。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想,这大概与世英同志发起的联名上书有些关系,总算达到了部分目的。

后来的事实证明,世英同志没有看错江青。江青不仅政治品质恶劣,生活作风不好,而且心狠手辣,野心极大。可惜世英同志当时的上书没有起作用,不然“文化大革命”的危害可能会减小一些。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