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聂荣臻回忆“杨余傅事件” 这是针对谁的?

核心提示: 从林彪开始整杨成武的所谓“晋察冀山头主义”,到1971年年初,江青在中央召开的华北会议上大整郑维山同志,说什么“华北山头主义有历史性”,“从聂荣臻、杨成武到郑维山、傅崇碧,一个班底接着一个班底”,“是坏人当道”。

震惊中外的“杨余傅事件”

“杨余傅”就是指的杨成武、余立金和傅崇碧同志。所谓“杨余傅事件”,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林彪反党集团为了实现篡党夺权阴谋而精心策划的一个重大步骤,也是一起骇人听闻的重大冤案。1968年3月22日,突然发布了两个命令,一个是说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犯有极严重错误,决定撤销他们的所有职务。另一个命令是任命黄永胜为总参谋长。由于林彪别有用心和有意封锁,以致军队如此重大的人事变更,几位军委副主席都毫无所闻。至于这一事件何时策划,怎样酝酿的,那就更是不得而知了。林彪在关于“杨余傅事件”的一次讲话中说,这件事在毛泽东同志那里汇报了,开了四次会才决定下来。可见林彪是早有预谋的。

3月24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驻京机关部队1万多人参加的大会。林彪在会上讲:“……杨成武同余立金勾结要篡夺空军的领导权,要打倒吴法宪。杨成武同傅崇碧勾结要打倒谢富治。杨成武有个人野心,还想排挤……黄永胜以及与他的地位不相上下的人。”这些当然都是无稽之谈。林彪还造谣说傅崇碧同志带着几辆满载全副武装的汽车冲进“中央文革小组”驻地去抓人。他们还罗织罪名,说“杨余傅”为“二月逆流翻案”,是“二月逆流”的一次“新反扑”。

在大会前两天,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三位同志即被拘留监禁,以后遭受了残酷的折磨,杨成武同志一家先后被整死了三口人。

聂荣臻、周恩来、贺龙

聂荣臻、周恩来、贺龙

3月24日的大会我没有参加,因为3月8日我的心脏病突然发作,而且是最严重的一次,搞了60多个小时才恢复正常。当时我住在西山,他们打了3次电话,让我去参加大会。我说,身体实在不行,只能请假。会议情况是叶剑英同志回来告诉我的。会上,林彪一伙做了精心安排。李富春、李先念、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同志都是政治局委员,但统统不准在主席台上就坐,一律坐在台下。别的一些政治局委员和“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却坐在台上。很显然,意思就是台下这些同志有问题,是属于可以被冲击的对象。

尤其意味深长的是,林彪在讲话中特别提到“杨成武的错误主要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又说了一通晋察冀只是解放军的一部分,意思是说杨成武在搞“晋察冀山头主义”。林彪讲话以后,康生接着讲话说:“我相信杨成武的背后还有后台的,还有黑后台的。”他们一唱一和,配合默契,就是要挖出晋察冀的“黑后台”。那我当然是首当其冲了。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