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中康生仅凭相面定案:整死一万云南群众(4)

核心提示: 野心家、阴谋家康生大肆制造冤假错案在“文革”中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他仅凭相面和主观感觉就将国家省一级的领导干部逮捕入狱。1968年1月,康生当面指斥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是“叛徒”,指称赵执行了子虚乌有的“国民党云南特务组”的行动计划,致赵含冤入狱长达8年之久,云南大批干部群众也因此案受到株连,1.4万余人被迫害致死。赵健民同志的这篇回忆详细叙述了此案的来龙去脉。

1936年9月27日,我到济南检查工作,因叛徒房春荣出卖,被敌逮捕,先后关押在韩复榘省政府特务队、三路军军法处拘留所、高等法院看守所。尽管受到7次大审,有叛徒当堂作证,敌人严刑拷打,但我咬牙坚持,没有供出任何情况,最后由韩复榘亲自审讯。

当时,在我前面已有好几人被韩复榘一言定罪,有的被杀,有的重判,轮到我时,军法官袁道田念道:“此人赵健民,是济南北园乡村师范的学生,共产党的首要分子,济南乡村师范兵工厂的共产党均归他领导,他几次去莱芜县活动。在捕共队抓到他以后,他又拒不吐露共产党的真情。因此,捕共队宋队长(即1933年7月出卖我山东地下省委的大叛徒宋鸣时)呈请主席枪决他。”

即刻有两个执法人员上来,扭住我的手臂,单等韩复榘说一声“毙”了。

韩复榘坐立中堂,立愣着眼,连看了我两次,问:“你是个学生不好好学习,为什么参加共产党呢?”

我说:“参加共产党是为了抗日,主席明白,日本人占领了东北、热河并不满足,它还要进一步占领全中国,中国人打内战只有加速自己的灭亡,共产党主张全国团结一致抗日,主张救中国救人民,我们学生同情它的主张,所以参加它。”

“你为什么到莱芜去呢?是不是那里有山,又要闹什么暴动?闹暴动我可不答应!”韩复榘又问。

我感到可笑,嘴里答说:“莱芜有我的同学,我们是对老百姓做些抗日救国的宣传活动,主要是唤起民众,准备抗日,对国内的各军各界是主张团结起来,一起对付日本帝国主义的。”

韩复榘一听,紧绷的脸一下松开了,吐出一句:“嘿,你对我做起宣传来了。”这使一屋子的紧张空气缓和多了,站在韩复榘右边的军法处长史景洲赶忙插嘴说:“这个人坚决得很,捕共队抓他时,他把共产党的宣传品吃掉了!”

不知韩复榘出于什么考虑,又立愣着眼看了我一下,终于发出一句断言:“我看把他送法院,送法院!”

至此,我的案子算断完了。一个执法队士兵引导我下来时说:“兄弟,你真是危险呀!”他说:“你在这个地方还敢讲两句,你们共产党真是好样的,我见过几次了。”回到狱中,许多人惊奇地看着我,有的说:“这个穿蓝大褂的(当时我穿阴丹士林大褂)命真大!别人被韩复榘一立愣眼就完了,韩对他立愣了三四次,还不要紧哩,命真大!”

送山东高等法院后,我虽被判刑5年,但情况究竟不同于特务队了,我和其他同志又串联起来,团结难友一块儿同敌人斗争。1937年“七七事变”,日军占领禹城进逼济南,韩复榘逃亡宁阳。我党派代表张经武和韩谈判联合抗日,提出释放政治犯,我和其他同志被提前取保出狱。从此,我又和黎玉、林浩等同志战斗在一起。

康生借我入过狱诬陷我,而实际上他出身山东,又曾在山东工作多年,并主持过干部审查,对这一段历史情况是清清楚楚的,何况经过党的多次审干,包括1957年对我的结论:“赵健民同志在与上级党组织失掉联系期间,独立坚持工作数年之久,对保存山东济南等地党的组织是有贡献的;在被捕期间表现坚决、勇敢,政治上是坚定的。”

康生对此心里有数,他诬陷我是“叛徒”,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想借这件事大做文章,以打倒山东地下党的一批老同志。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大多数山东地下党同志遭到了诬陷和程度不同的迫害。

最为严重的是,康生、谢富治从我开刀,无中生有,制造了“赵健民云南特务组计划”。林彪、江青一伙在云南的死党据此“以人划线,层层站队”,残酷镇压不同观点的广大干部和群众,给云南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这一故弄玄虚的案件又是怎么假戏真演的呢?追根溯源,盖出于康生诬陷我的那段话:“国民党云南特务组,我看了他们的计划,你的行动就是执行他们的计划……”在那个年代,这位身居高位的“顾问”所云,还能是假话?一时间,这个讲话不但是全省正式印发,还在报纸上登载,一些群众组织更是大量印成传单,广为散布。从而,在60年代云南大地上,演出了一场闹剧,进而变成了一场充满血腥味的镇压运动。

1968年1月,云南大理地区连续发生大规模的武斗事件。到了2月13日,中央领导接见云南代表,康生竟然跳出来宣布某群众组织是“反革命匪帮的典型”,江青更是信口雌黄:“事物走到对立面,那没有办法了,要剿匪了。”就在他们的话下,某群众组织被打成“反革命匪帮”,被编造强加一个“滇西挺进纵队”之名而剿了。

“滇挺”事件,后来被进一步说成为“执行国民党云南特务组计划”,扩大了打击面,不断在“划线站队”中抓“滇挺”分子。在省级机关各系统和13个专、州市、54个县(区)的“划线站队”中,掀起了抓“滇挺分子”的高潮,后来荒唐到把昆明军区副司令员陈康同志打成“滇挺”的总司令员。

在江青、康生、谢富治一伙的滥施淫威下,云南省以“忠实执行赵健民国民党特务组计划”的罪名,先后使14000多名干部群众遭迫害致死,打伤致残的有38500多人,并株连了无以数计的家属子女、亲友。

后记

1978年2月,经党中央正式批准,我的定案终于得到昭雪!云南省委向全省军民公开申明:“赵健民同志对林彪、‘四人帮’的迫害,始终坚持原则,坚持斗争,英勇卓绝,保持了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品德。”

当时的条件下,康生这个大野心家、大阴谋家、两面派没有被公开点名,人们只能对他咬牙切齿。但是,历史是无情的,“相面”定案已成了他制造冤案的铁证!

尤其令人欣慰的是,长期压在云南人民头上的“赵健民云南特务组计划”和“滇西挺进纵队”等假案也得到了公开平反。

本文摘自《大往事·纵横历史解密档案》,叶匡政编,中国文史出版社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