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中炮制的《江青文选》收录了哪些文章?(3)

核心提示: 1968年11月2日,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关于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传达及其文件处理的通知。在此“高潮”中,有些大的造反派组织在翻印《江青同志讲话选编》时,加进了他们尽其所能地收集到的不少江青的讲话,然后冠以《江青文选》的书名,在全国的造反派组织和红卫兵组织中发行。

其实,许多人并不知道,正如《江青文选》一样,在“文革”高潮期间的1967年至1969年间,即已有红卫兵及造反组织,还编印发行过《陈伯达讲话集》和《伯达文选》之类。如,由四川大学革命委员会政工组于1969年7月编印的一册《伯达文选》,大16开本,篇幅颇巨,达48基本原8页,约有3斤重量,估计有100万字以上。共收录陈伯达从1933年秋至1969年4月,三十多年间的著述、文章、讲话共100余篇。其中已出单行本的诸如《中国的四大家族》、《人民公敌蒋介石》、《窃国大盗袁世凯》等名篇,部分编目仅有篇名而无正文。这大概是收辑陈伯达著述最完整的一个《文选》版本。也许正因为编者系四川大学这样有学术文化含量的单位,又是以“革委会政工组”这种官方正式机构出头,不比“文革”普通的只知冲冲杀杀以批判揪斗为能事的群众造反组织,这册《伯达文选》不仅内容较厚实,选编态度上也比较严谨慎重,而且印刷也很美观,封面设计及扉页印刷均不错,另有三幅大照片,在当时“文革”的印刷出版物中,恐怕算是佼佼者了。为显示这种审慎严谨,编者煞费苦心地在正文前,专门附有一页《说明》。

《江青文选》只不过是“野文选” 最终没能登上国家出版社的大雅之堂

尽管《江青文选》有多种版本,但它只不过是“野文选”,最终只限于在全国各地的造反派组织和红卫兵组织中流传而没有由国家出版社正式出版。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有如下:第一、1969年4月,中共中央九届一中全会选举产生中央政治局之后,“中央文革”不再与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并列下达文件,中央的实际工作由中央政治局负责,江青本人也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进入了党中央的核心领导层,并且名列第六。尽管“文化大革命”还在进行当中,但毛泽东要结束“文化大革命”初期混乱政治局面的意图,也是十分明显的。第二、当时,在中国共产党阴谋诡内,除了出版过《毛泽东选集》之外,其他任何领导人的选集或者文集,都没有出版过。江青如若抢在其他领导人之先出版《江青文选》,无论怎么说,也是太扎眼了。江青也颇有政治头脑,她也要自敛一下,不过早地暴露自己的政治野心。第三、中共“九大”之前,各地的造反派头目在权力分配中矛盾激化,武斗事件不断,每个造反派组织在攻击对方当中,除了用毛主席语录、林彪指示作武器外,还以江青讲话作武器。江青的话,实际上成了引发造反派组织冲突的导火线。而毛泽东则认为,在无产阶级组织内部是没有根本利害冲突的,他主张实行无产阶级革命大联合。“九大”之前,大联合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九大”以后,毛泽东更加坚持这一方针。在此情况下,出版《江青文选》,是不合时宜的,对江青本人也不利。

中共“九大”之后,中国政治舞台上出现的这些特定因素,使《江青文选》终于没有正式出版。但是,全国各地造反派组织和红卫兵组织此前印发全国的各种版本的《江青文选》,仍在全国各造反派组织和红卫兵组织中流传,流毒蔓延全国。其收入的江青文章主要有两部分,一是关于“革命样板戏”的多次讲话;二是在“文革”中在各种群众集会上发表的讲话。综合各种版本的《江青文选》,共计67篇。其中,有讲话、谈话、指示、意见等各种内容。

虽然,各种版本的《江青文选》未正式出版,却暴露出江青的个人野心,成为昙花一现和贻笑大方的时代政治产物。

文章原载《党史文苑》2005年第5期 作者:史爱国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