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中炮制的《江青文选》收录了哪些文章?(2)

核心提示: 1968年11月2日,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关于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传达及其文件处理的通知。在此“高潮”中,有些大的造反派组织在翻印《江青同志讲话选编》时,加进了他们尽其所能地收集到的不少江青的讲话,然后冠以《江青文选》的书名,在全国的造反派组织和红卫兵组织中发行。

全国各地的造反派组织和“红卫兵”组织中,也具备颇有敏锐政治头脑的人物。他们看到:“文化大革命”初期,江青到处发表讲话,呼风唤雨。她要打倒谁,就打倒谁。现在,以她为实际领导的“中央文革”又掌握了任免地方党政领导干部的大权,实际上就是左右了全国的政局。那些靠造反起家、又有政治野心的造反派头目和“红卫兵”头目们见风使舵,纷纷向江青讨好。他们先是给江青戴上了“文化革命旗手”的桂冠,接着把江青在“文化大革命”初期的讲话,编印进《中央首长讲话集》中,以“学习文件”的名义,印发江青的讲话。随着她的讲话越来越多,各种版本的《江青文选》也就由红卫兵组织、造反派组织印刷发行。其中,正式公开发行的,是1968年2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江青同志讲话选编》。人民出版社的造反派们看到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已经闭幕,刘少奇被打倒似乎已成定局,“文革路线”已经确立。各地造反派组织受到中央的支持,“中央文革”已经掌握了中央的权力,“文化革命旗手”江青的地位急剧上升,于是,他们以最快的速度酝酿、编辑、印刷、发行了共《江青同志讲话选编》。《江青同志讲话选编》中共收入了江青的8篇讲话记录稿(包括《纪要》),作为“学习文件”广为发行。这八篇讲话是:

《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1966年2月2日——2月20日);

《江青同志在文艺界大会上的讲话》(1966年11月28日);

《为人民立新功——江青同志一九六七年四月十二日在军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江青同志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和庆祝大会上的讲话》(1967年4月20日);

《江青同志在安徽来京代表会议上的讲话》(1967年9月5日);

《江青同志在接见河南、湖北来京参加学习班的军队干部、地方干部和红卫兵会议上的讲话》(1967年9月26日);

《江青同志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1967年11月12日);

《江青同志在北京工人座谈会上的讲活》(1967年11月27日)。

八篇讲话中,除了《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江青同志在文艺界大会上的讲话》之外,十分突出的,是把江青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和庆祝大会上的讲话、江青接见安徽、河南、湖北来京代表和参加学习班(实际上是造反派的头目和骨干)的代表的讲话,加以正式出版。

《江青文选》就是以《江青同志讲话选编》为基础而炮制出来的。

《江青同志讲话选编》的出版,给全国各地造反派一个信号。之后,各地的造反派紧锣密鼓,开始着手准备出版《江青文选》,并且在造反组织和红卫兵组织内部掀起了一个学习江青讲话的“高潮”。在此“高潮”中,有些大的造反派组织在翻印《江青同志讲话选编》时,加进了他们尽其所能地收集到的不少江青的讲话,然后冠以《江青文选》的书名,在全国的造反派组织和红卫兵组织中发行。当时,全国几个大的造反派组织和红卫兵组织印发的《江青文选》中,收入的江青讲话,种类不同、排列次序不同,而且各类讲话中,有些话语,在文字上互有出入,但整篇讲话的基本内容则大体相同。

几个大的造反派组织和红卫兵组织率先印发《江青文选》,出于一个基本的政治目的,就是为自己的造反行动甚至打、砸、抢的行动找到理论根据和权威支持。他们极力要出版《江青文选》,拉这张大旗,包住自己的行为。同时,也以下促上,用各地造反派组织印发《江青文选》的行动,压中央正式出版《江青文选》。只要江青在党内的地位更稳固、更高,他们的靠山也就更硬。江青也想利用各地造反派组织和红卫兵组织的这一心态和行动,尽快出版《江青文选》,打牢自己的政治基础,进而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