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民主只是对付阶级敌人的方法(2)

核心提示: 他在公开的场合只是批评苏联人把“斯大林这把刀子”丢了,有如《论人民民主专政》所说:“无论怎样的错误,对于人民群众来说,无产阶级专政的制度,比起一切剥削阶级专政的制度,比起资产阶级专政的制度,总是具有极大的优越性。”

如果我们仔细研究毛泽东的民主思想,可以知道,他始终认为民主只是领导人的一种领导方法和领导艺术,而非制度和法律。这在他公开发表的文章和私下的讲话里面可以找到许多证明。比如,他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说,让人们讲话,天不会塌下来。这当然表现了一个领袖的襟怀和气魄,但也同时表明了,人民的说话的权利,是要通过领导人的“让”方能实现。毛泽东还曾直言不讳地说他自己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而他所需要的民主,是“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当南斯拉夫的铁托在1956年11月11日发表演讲,指出赫鲁晓夫把“整个事件当做一个个人崇拜问题,而不是当做一个制度问题”是一个不足,因为斯大林现象“是一种制度的产物”的时候,毛泽东就表示不能同意这样的判断。这一年12月29日,《人民日报》发表《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说“斯大林的错误并不是由社会主义制度而来”。这正是代表了毛泽东本人的意见。

但是,也有证据表明,毛泽东在私下里并非没有另外的想法。就是在那些日子里,他对党的一些领导人说,斯大林严重破坏社会主义法制,这样的事件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发生。这一重要的细节是否表明,毛泽东已经意识到民主不仅是思想方法问题,而且也是一种制度?我们在今天已经无法揣测,我们所能知道的是,他在生前从来没有公开过他的这种想法。他在公开的场合只是批评苏联人把“斯大林这把刀子”丢了,有如《论人民民主专政》所说:“无论怎样的错误,对于人民群众来说,无产阶级专政的制度,比起一切剥削阶级专政的制度,比起资产阶级专政的制度,总是具有极大的优越性。”

应当承认,1957年2月毛泽东在他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报告中,相当完整地表明了他对民主的看法。毛泽东的一些论述,可能是缘起于当时我们国家发生的种种罢工、罢课、游行和请愿的事件。据薄一波的陈述,此类事件在邻近1957年的几个月里波及几十个城市,在乡下也连续发生了闹社的风潮。毛泽东针对这些情节说他不赞成闹事,因为人民内部矛盾要用民主的方法来解决。

“民主是一个方法,”毛泽东说,“看用在谁人身上,看干什么事情。”

他解释说,“民主的方法”对敌人和对人民是不同的。对于人民内部,就是“团结—批评—团结”。至于罢工、游行之类,毛泽东认为是“大民主”。“我们是爱好大民主的,”他说,“我们爱好的是无产阶级领导下的大民主。”他还列举了发动群众斗垮蒋介石等事情,说无产阶级发动的大民主是用来对付阶级敌人,而不是在人民内部使用的。

至于人民内部的民主,按照毛泽东的解释,就是“批评和自我批评”,亦即“说服教育”。毛泽东的设想是,从团结的目的出发,经过批评和自我批评,最后达到团结。从毛泽东阐述这一思想以后的20年来看,无论是“民主集中制”,还是“团结—批评—团结”,都没有能够防止中国出现1957年的“反右”、1958年的人民公社和“大跃进”那样的错误,反而还会推波助澜地把这种错误“升华”到“文化大革命”那样极端的情形。

现在,我们在回顾这些事情的时候,就不禁要想到毛泽东1956年曾经说过而在生前从未公开的那句话,发生在中国的这些悲剧,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有可能发生么?

毛泽东也许已经认识到制度问题的重要性,至少在私下里是这样。但是,更加明显的是,他不愿意公开承认这一点。在迄今为止我们读到的毛泽东的公开发表的文章里面,他是把民主看做领导人的思想方法问题的,而不是看做一种制度。这一点也许是后来我们国家发生的一系列悲剧的原因之一。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