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83年严打原因:一夜间多位女知青被轮奸

核心提示: 连杀了4个人,还不见队长何景增回来,于洪杰觉得不能再等了。于洪杰被炸得飞出宿舍,全身严重烧伤,一条腿被炸飞。被释放的9名女知青,一直都是在默默的走着,不断回头查看,怕于洪杰追上来杀人。但8名案犯中,只有重伤的于洪杰和杨万春判处死刑,其余5人都被判处10年左右的有期徒刑。

呼伦贝尔盟牙克石616特大杀人案件,在今天看来匪夷所思,似乎根本没有什么理由。一群平均年龄十七八岁的小流氓,突然杀死了27人,强奸轮奸多人,最后放火引爆炸药毁掉了农场。这一切,仅仅是因为几个主犯活得不耐烦,以屠杀报复社会,寻求一死而已。这个案件是83年严打的导火索。听萨沙说一说吧。

次有个兄弟让我说说呼伦贝尔血案,今天萨沙就说一说。这起案件在当时绝对震惊全国,是严打的导火索。83年严打重要的对象,就是类似的地痞流氓。这些人貌似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社会危害似乎有限。其实小错多了总会有个质变的过程,很有可能突然演变为惊天大案,造成极大社会危害。这种事情并不是1起,在80年代初期连续扎堆发生过很多起,最终导致国家严打。而今天说到的这个案件,就是流氓闹事中最大的一起。

牙克石今天是内蒙古呼伦贝尔下辖县级市,位于呼伦贝尔市中部、大兴安岭中脊中段西坡。当年牙克石还只是一个镇子,归属桂图旗人民政府领导。牙克石虽不大,地理位置却很重要。今天有两条铁路和多条高速公路经过牙克石,周边还有一个呼伦贝尔东山国际机场。在当年,这里还是相对偏僻的地方,地广人稀(今天人口不过30万),当地人依靠畜牧业和林业为生。中央直属的特大型企业大兴安岭林业管理局就设在牙克石镇,人们也习惯地叫它牙克石林管局。因为历史原因,这里成为林管局解决待业青年工作的一个点。牙克石林管局所属的林业设计院,为了解决本院待业青年的出路问题,几年前在距牙克石10公里处的红旗沟建立了一个知青点。萨沙多说一句知青的情况。那个时代,年轻人的前途分为几种。像作家王朔这种军旅大院子弟,就享受最好的前途:参军。普通军人或者老百姓的孩子,就只能下放农村当知青。知青有几种,最惨的是下方到农村和农民杂居。这种的生活和农民差不多,连肚子都吃不饱,其他也就更谈不上了。好一点是到进入农村的农场。这些农场是拿工资的(很微薄),待遇比前一种稍高,比较有保证。农场知青必须接受军事化管理,不能招工不能招干,前途渺茫。自然,农场只是相对较好,其实也是很烂的。1978年云南曾经对农场知青做过调查,发现男知青百分之百有胃病、肠炎、关节炎等各种慢性病。这都是高强度劳动、生活条件恶劣、几乎没有医疗的必然结果。而地处红旗沟的牙克石农场的条件,也算是不错的。红旗沟四面环山,地势开阔,土地肥沃。农场里的宿舍、食堂、仓库、活动室、半地下的菜窖一应俱全,要什么有什么。最关键的是,这里的供应不错,主食基本都是大米白面,吃饱肚子没问题,日常生活品也是不缺的。农场主要以种植蔬菜为主,领导基本都是工人和干部待遇而不是农民。不过,早在1978年,对于农场恶劣条件极为不满的知青们,就强烈要求返城,闹了很多事。

图片

资料图:知青在劳动

在1978年开始,各地知青开始返城,到83年基本走的差不多了。这种时候,一些知青却反其道而行之,从牙克石下放到农场种地,自然会引起更大的怨气。其实,家里有点能耐的知青,早就走了,目前只剩下21人。除了于洪杰等4个男人以外,其余全是女的,人人都很不满,想方设法要离开这里。即便如此,谁也没想到,在1983年6月16日牙克石红旗沟竟然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大屠杀。当天9点上午,按照制度,知青们都已经下地干活3个小时了,于洪杰还躺在宿舍里睡觉。于洪杰只有19岁,却是牙克石小有名气的地痞。从中学开始,于洪杰就打架斗殴、偷窃勒索,多次被公安局拘留、关押,是所谓当地的一霸。嚣张归嚣张,于洪杰却也没有什么好工作。作为林业管理局的子弟,于洪杰没有成为工人,4月被安排到农场劳动。在当年,到农场种地就是最烂的一种安排。和其他人一样,于洪杰深感不满,认为这里条件太差又没前途,完全是发配。于洪杰这个人生性凶残狠毒,别人不惹他,他还去惹别人,更别说自觉受欺负。来了这2个月,于洪杰不断的闹事,要么装病不参加劳动,要么劳动中消极怠工。农场的队长何景增看不惯,批评他几句,于洪杰就大发脾气,又吵又闹。队长何景增要处分他,他就公开大喊“迟早一天杀了这鸟队长”。于洪杰又公开宣扬“要干一番事业,要干得轰轰烈烈,不能白来人世一趟。要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好名坏名总要留下一个”“谁得罪我,我全都杀了,一个都不放过”。这些杀气十足的话,并没有引起太大重视。农场知青普遍不满,尤其很多男知青,什么牢骚怪话都说过。干部们听得多见得多,也不当回事。知青农场的队长何景增,倒是有些惧怕于洪杰。何景增已经40多岁,见多识广。他认为于洪杰这小子平时自己一个人时,眼神也很凶,说明这人骨子里很残忍。农场半大小子不少,打架闹事也不罕见,从没有一个像于洪杰这样凶恶的。何景增曾经几次向林业设计院的领导反映汇报这些情况,建议将他调走或者安排其他工作。领导却认为,一个十八九岁半大孩子能干出什么坏事,没有当回事。队长何景增倒也聪明,随后就对于洪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避免和他直接冲突。队长的不管不问,没有打消于洪杰的愤怒。几周前,他就下定了决心,准备寻死。不过,于洪杰不愿意自己窝窝囊囊去死,死前一定要干大事,闹一闹。

图片

资料图:知青在劳动

于洪杰认为这事自己1个人干不了,必须找帮手。他曾经找到同宿舍的两个男知青韩立军、杨万春。他们3人关系很好,他们都是地痞流氓。杨万春,刚满16周岁时,就因犯有惯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刚刚释放不久;韩立军,三年前因持刀抢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于洪杰个子不高,但胆大妄为,做事不计后果,有主见,出手大方,是他们三个人的头;韩立军人高马大,但脾气暴躁,头脑简单,多充当打手的角色;杨万春外表白白净净,为人狡诈,头脑灵活,是个聪明人。于洪杰对他们说,说要一起轰轰烈烈去死。韩立军立即表示同意,杨万春虽不太愿意去做,却也不敢公开反对。杨万春深知于洪杰这人手很黑,一旦反对可能会对他下黑手。当天,于洪杰找到韩立军、杨万春,说可以动手了,韩杨立即明白怎么回事。于洪杰说:去牙克石镇找几个人一起干,顺便吃顿饭,玩一玩。3人也没请假,就离开农场返回了牙克石。到了镇上,先是去了另一个好友杜小峰家。杜小峰初中毕业就回家待业,在社会上鬼混了一年多后,在砖瓦厂干临时工。杜小峰曾经和于洪杰混过,是他的小兄弟。于洪杰对杜小峰说:哥在农场被人欺负了,找人去帮忙打架,你去不去?杜小峰一口答应:咱哥们有什么好说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过,杜小峰马上要去砖厂要上班,约好了晚上再碰面。3人在镇上大吃了一顿,喝的摇摇晃晃。在于洪杰的命令下,杨万春从家里拿走了20个雷管和1卷近30米长的导火索,这是他在石料场偷来的。在镇上的商店门口,他们遇到了年仅16岁的小混混王守礼。王守礼是杨万春的邻居,两人比较熟悉。打架之前一般都会去喝酒。无所事事的王守礼贪图这顿饭,决定跟他们一起去。下午6点钟的时候,4个人吃了一顿饭喝了一整瓶白酒。吃完饭,他们又到王玉生家。15岁的王玉生不是流氓,顶多是不学好的初中生。他和于洪杰来往,主要是为自己找个撑腰的,不会被人欺负。听说要打架,王玉生有点害怕,又不想被他们瞧不起,只好跟着走了。在路上,他们碰上了17岁的李亮明和张光祖。这2个人也是小混混,正准备到电影院看电影,没想到碰上了于洪杰等人。张光祖和于洪杰有些交情,17岁的李亮明只和他们见过几次,勉强算认识。于洪杰拦住他们,说要去打架,让他们一起去壮壮声势。李张两人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惹不起于洪杰,又不愿意被人说自己是软蛋,只好答应了。此时,天已经黑了,搬了六七个小时红砖的杜小峰刚刚下班回来。此他还没吃饭,又累又饿。16岁的工友包达山和杜小峰同骑一辆自行车回家,在路上被于洪杰拦住。包和杜刚刚认识2个月,和于洪杰则根本不认识。于洪杰却说:你是杜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也没吃饭吧,走去农场,我招待你们。包达山傻乎乎的以为就是去喝酒,不由自主跟着走了。在6月16日晚上10点,于洪杰这群人回到红旗沟农场。其他知青们6点就起来劳动,天黑才返回宿舍,累了一天早已睡着了。于洪杰把这群人都带进了男知青宿舍。

这里的男知青只有4个人,除了于、韩、杨以外,还有叫做李冬冬的。李东东比较老实,看不惯于洪杰、杨万春的流氓气,始终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于洪杰拿出一箱子罐头和一塑料桶的白酒(12斤)。杨万春将已经睡着的李东东叫醒:睡什么觉,一起来喝酒!10个人在宿舍里面随便坐下,于洪杰拿起一个茶杯开始劝酒:从我开始,轮着喝,谁也别耍赖。于是,于洪杰先到了一茶杯,一口喝干,随后传了下去,这样连续喝了多轮。出事后,警方计算,这茶杯可以容纳100多克白酒。很快,10个人喝了5斤多酒,每人都喝了半斤。王守礼、李东东、包达山、杜小峰、李亮明酒量不大,先后表示不能喝了。于洪杰露出凶相,强迫人人都喝。这几个人不敢反抗,又喝了几轮,几乎将这桶白酒喝光,先后有4个人呕吐起来。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处于醉酒或者半醉酒的状态,有人呆滞、有人亢奋。见喝的差不多了,11点多,韩立军突然站起来,掏出身上常带的一把匕首往桌子上一戳,说:“弟兄们,今天晚上我们给他们来个血染红旗沟,敢不敢?”一时间,众人都没有说话,有几人被吓傻了。韩立军见没有人响应,就又加大嗓门说:“没什么关系,我领着兄弟们干。”年仅15岁的王玉生不是流氓,胆子最小,含含糊糊说:“我不敢,杀人要偿命的。”一句话没说完,韩立军一刀刺过去:“妈的,事到临头,不干也得干。在老子一亩三分地,谁敢说不干,我先宰了他。”王玉生反应还算快,他一闪躲过这刀,立即哀求:“我干,我干!韩大哥别杀我!”这边于洪杰也拔出一把匕首,和韩立军挨个问过去:“干还是不干?”到了这种地步,谁敢说个不字?只有16岁的王守礼、19岁的李东东回答比较含糊,没说愿意干,也没说不愿意干。于洪杰和韩立军大怒,将王、李两人赶到宿舍床上绑起来:“下床就杀了你们”。杨万春拿出从木工房找来的斧头、锤子、凿子,还有菜刀,分给个人。凶器不够,于洪杰把屋里的木棍、酒瓶甚至铁质灯座也发了下去。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