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炼狱使张爱萍顿悟:是毛泽东那里出了问题!(3)

核心提示: 张胜说,理解张爱萍这个人,可以从他和两位领袖之间的关系变化着眼,即张爱萍和毛泽东、张爱萍和邓小平的关系。   毛泽东给予他的不仅仅是方法论。毛泽东的这段话,张爱萍记住了一辈子。

1944年,张爱萍与夫人李又兰在淮北(资料图)

毛泽东,这个名字,在老一代共产党人心中是神圣的。父亲在数十年的革命生涯中,通过亲身实践,在无数次失败和成功中认识了毛泽东,他和许多党的高级干部一样,真心实意地爱戴和崇敬自己推举的领袖。毛泽东这个名字,已经融化在他和他的战友们的血液里了。但今天,当他身陷囹圄,他不得不去思考自己,思考身边发生的这一切,思考他的导师了。

是“文革”的炼狱为他提供了一个反省人生的机会,非人的遭遇让他的思想经过了一次脱胎换骨的洗礼,在逆境之中痛定思痛,面对这一切非正常的情况,父亲才真正认识到把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前途毫无保留地交在一个人手上,是何等的可悲。

自由的灵魂,独立的意志

父亲对毛泽东的拥戴是真诚的,这就是为什么他在“文革”中,在生死线上挣扎时,在大彻大悟时,会那么痛苦。

反思自己的导师、反思自己的领袖、反思自己最崇敬的人、反思把自己引上革命道路的人,是痛苦的。“我该怎么办?”不错,为了党和国家,他尽了自己的力量,战争年代几负重伤,从死亡线上走过来;和平建设,搞现代化,为这个国家创造了核武器的神话。应该说,他忠于党的事业,活得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但如果是党错了呢?领袖错了呢?书中记述了张爱萍的原话:“如果党坚持错误,背弃自己的宗旨和信仰,那就不是我当初要加入的党,也不是我要革命的目的。我可以走!”

张胜告诉我说,是忠于信仰、坚持真理,还是忠于个人、或是一个组织?中国人历来讲忠义,不错,但“义”有大义和小义,大义是什么?为国家、为民族,小义是团体、帮派。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信仰和维护的只能是真理,而这一点,在我们党内恰恰是缺失的。很多老革命、党的高级干部,不否认他们的功勋和认知水平,但在真理和权威面前,在信仰和组织面前,当两者发生矛盾时,是不是有恪守信仰的意志和追求真理的勇气呢?如《国际歌》中所唱的“从来就没有救世主”,“让思想冲破牢笼。”现在正在热播的电视剧《水浒传》讲出了这个道理,很多人明明不想招安,但是为了哥儿们义气,大哥要招安,我们就替他卖命去。这是什么?这是农民,农民起义军。而中国共产党是以先进思想武装起来的党,不能像梁山好汉。

我看到一些回忆录,以“毛主席说我是忠于他的”引以为自豪,我难以苟同。毛泽东是怎样评价我父亲的?说他:“张爱萍这个人好犯上!”叶剑英说他:“浑身是刺!”邓小平说他:“人家都说,军队中有几个人他们惹不起,我看你张爱萍,就是一个!”说真心话,我喜欢领袖们对他这样的评价,我不认为这是批评,中青社在出版时特意把这些领袖们评价的话写在书的封面上。要坚持真理,坚持原则,怎么能不得罪人呢?包括你的上级,你的领袖。这不正是我们党所提倡的而现在所缺失的作风吗?正如我父亲说的:“说我是某某的人,这是我的耻辱。你正确的,我跟你,你不正确的,我怎么能跟你呢?就是跟你,也是跟你的方针路线,不是跟你个人。我谁的人也不是,我只是我自己。” 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他才能在长期的折磨下,“不低头,不检讨,不揭发,保持做人的气节”。并最终喊出了“我谁也不跟,我只跟随真理”的肺腑之言。

后来他被平反,1975年当他重新走向工作岗位后,开始了对国防科技领域的整顿,清除那些在“文革”中形成的追随“四人帮”的盘踞在国防科技领域的帮派势力,他因而第二次被打倒。但这时的他,却没有了第一次被打倒时的痛苦,他的心很静很静。他知道,只要你坚持真理,不屈服于邪恶势力,这场风暴早晚是要光顾他的。也许这正是毛泽东当年给予他信念的力量在支撑着他:“今天你们是深山学道,明天要下山去普度众生。”

书中还以大量篇幅记述了张爱萍和邓小平的关系,以及对改革开放前期社会问题的认识和反思。张胜强调,当前对党的历史研究很活跃,这是好事。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是错误的;对毛泽东的形象进行诋毁和丑化,是恶毒的。但不允许反思毛泽东晚年的错误,也是不对的。“大树特树”、山呼万岁的年代早已过去了,社会发展需要的是对历史客观冷静的思考。张胜最后引用了书中张爱萍的两段话来结束谈话:“对党在历史上确立毛泽东的领袖地位,这是正确的。刘少奇同志提出确立毛泽东思想在党内的地位,是符合历史要求的,少奇同志在这方面也是有贡献的,这和那些在文革前后搞‘大树特树’的人是根本不同的。”“个人崇拜现象和个人专断作风集中体现在毛泽东身上。马克思主义者是唯物论者,每一个正直的共产党人都不应该回避这个问题。”

口述|张胜  整理|程诉   

来源:《文史参考》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