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傅崇碧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武装冲击钓鱼台”?(2)

核心提示: 这等神秘、高贵的地方,傅崇碧却带兵、带车、带枪去冲击、去抓人。傅崇碧岂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吗?然而,“冲钓鱼台”事件的真相,人们却不甚清楚。钓鱼台到底发生了什么?怎样发生的?其详情恐怕只有几个当事人心中明白。

到了“中央文革”的灰色办公楼前,车子刚刚停下,见姚文元晃晃悠悠地走过来。礼节性地打过招呼,他们便一起走进会议室。

进屋还没站定,江青推门进来,见屋中站了5个军人,她顿时大怒,吼道:“傅崇碧!你要干什么?到这里来抓人了?这是中央文革所在地,谁让你们来的?”

周树青赶忙解释说:“我们是来向你汇报的……”

江青双手捂住耳朵,喊道:“我不听,我不听,你把我的耳朵震聋了!”

傅崇碧扯扯周树青,对江青说:“我们来向你汇报手稿情况。”

“谁叫你们来的,你们不经允许就来这里,这还得了!”

江青大发脾气。姚文元变成了帮腔的:“这是什么问题!你们要说清楚。”

这时,扑通一声,有人摔倒了。他是跟傅崇碧一起来的冯秘书。这几天,他几乎是连轴转,太疲劳,也太紧张,再加上肚子里空空的,一时虚脱晕倒了。他手中的黑提包掉在地上,笔记本、文件也甩了出来。

江青被吓了一跳。她一边躲闪着,一边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傅崇碧了解冯秘书,忙说:“不要紧的,稍休息一下就好了。”

同行的几个人,扶的扶,抬的抬,把冯秘书弄到一边。

傅崇碧又对江青说:“我们刚刚把手稿的事情搞清,特向您来汇报。”

“手稿在哪里?”江青的口气缓和了些。

“就在中央文革的保密室里。”

“什么?”江青稍稍平息了一些的火气,又发作了。

“在中央文革的保密室里,保密员卜信荣知道。”

“把保密员叫来!”

保密员是一位空军的干部,衣着很整洁,模样也很文静,进门先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首长找我有事?”

他很恭敬地看着江青。

傅崇碧问他:“鲁迅的几箱手稿在你那里吗?”

“在,就在楼上保密室。”

他回答完,不解地看着屋里的人,好似在说:问这干什么?

他又补充一句:“保管得好好的,共有4个箱子。”

江青两眼冒火,伸手指着保密员的鼻子,吼道:“你不是毛主席的兵,是个大坏蛋,抓起来!”

保密员愣了,这是何故?怎么会使“文艺革命的旗手”发这么大的火?周围的人再次愣了,这是怎么回事?

傅崇碧倒不觉得奇怪。一是江青像这样的时候很多,见多了也就不觉得奇怪。二是他知道江青是迁怒于人,把火气撒在别人身上。她叫人查鲁迅的手稿,查了个遍,手稿就在她的身边,而且戚本禹还跟别人讲,她江青知道,她岂能不火?

江青见没人去抓保密员,又气又恨,跺着脚喊:“抓起来!”

有人上去扭住了保密员的胳膊。

保密员急得满脸通红,喊着:“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把我放开!我冤枉啊!我犯了什么错误啊!”

“把钥匙交出来!”

江青恶狠狠地下命令。

保密员被人扭着,消失在门外。

江青对房内的人说:“你们上楼去,把箱子抬下来。”

人们怕她再发火,急匆匆上楼抬下来4个樟木箱子。打开来看,鲁迅手稿一扎扎,一束束地放在里面。

江青拿起一本,翻看了一阵,扔下,再拿一本翻看。

别人站在箱子旁边,等着她发话。谁都不敢动一动。她要再次发怒,说不定哪个又被抓起来。

看着看着,江青突然说:“不看了,封起来!”

瞧她骤变的脸色,人们不知她又看到了什么令她不快的文字。

“你们看着,封好。”

江青让别人封鲁迅的手稿,她站在窗前,挺胸抬头,不知在想什么。

箱子封好后,她又变得和蔼可亲了,对傅崇碧等人说:“你们还没吃饭吧?就在这里吃饭。”

“不用了,我们回去了。”

“叫你在这里吃饭,你就在这里吃饭!不愿跟我一起吃饭是不是?”

江青很执拗。

吃就吃吧,这样也可缓和一下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

江青对饭菜是很挑剔的,那天却好像没怎么挑剔。她说:“你们几位,这两天都很辛苦。辛苦就辛苦点吧,干革命嘛!”傅崇碧心里明白,留他们吃饭,其中必有原因。

果然,江青说:“吃完饭,你们还要跑一趟。毛主席的手稿被戚本禹那个坏蛋盗走了。你们去审问他,手稿藏在什么地方。”

手稿,又是手稿!在座的诸位都明白,江青可能要报复戚本禹一下。戚本禹说鲁迅的手稿江青知道,江青却让人们去找,江青不成了贼喊捉贼的贼了吗?

吃完饭,江青擦擦嘴说:

“这是毛主席的手稿被盗,比鲁迅的更重要。你们一定要完成这重要的工作。”

卫戍区的几位主要干部答应着,乘车离开了可怕的江青住宅。

坐在车上,傅崇碧的思绪飞了很远很远。江青发火,绝不仅仅是因为手稿。他想到了“文化大革命”刚刚兴起时的几件事情。

毛泽东点燃了“文化大革命”之火,便到外地去了。北京的学生运动风起云涌。今天这里成立一个总部,明天那里冒出一个造反司令部……从那时起,江青就开始指挥起卫戍区来了。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