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面对林彪政变,毛泽东如何巧妙布局?(5)

核心提示: 不出毛主席所料,在庐山会议上遭到挫败的林彪一伙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开始了谋害毛主席、策动反革命武装政变的阴谋活动。这次南巡,毛主席从北京到杭州沿途同当地负责人的谈话中又了解到叶群、林立果进行阴谋活动的一些情况。毛主席当机立断,采取措施,对付林彪一伙的阴谋,首先把我找去,提出要把专列转移。现在想来,那时的形势是极其危险的。但毛主席并没有把他掌握的危急情况全部告诉我,他老人家沉着地待机而动。

我们正在向毛主席汇报时,吴法宪从西郊机场打电话找我,说林彪的专机已经起飞30多分钟了,飞机在向北飞行,即将从张家口一带飞出河北,进入内蒙古。吴法宪请示,要不要派强击机拦截?我说:“我立即去请示毛主席,你不要离开。”

当时,毛主席的房子里没有电话,电话在办公室里,离谈话的房间还有几十米远。我马上跑步回去,报告毛主席和周总理。毛主席说:“林彪还是我们党中央的副主席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要阻拦,让他飞吧。”周总理同意毛主席的意见,让我马上去传达给吴法宪。我又跑回值班室,只告诉了吴法宪一句话,就是不要派飞机阻拦,没有告诉他其他内容。

这时是9月13日凌晨1点12分,飞机从起飞时算起,已经飞了40分钟,快要飞出国境了。把这架专机放过去,这是毛主席、周总理的意见。这个意见是对的,要是把这架专机拦截下来,那可不得了!会在全国造成不好影响。林彪是党的副主席,我们当时并不知道他要飞到哪里去,做什么事,拦截专机,我们怎么向全国人民交代?后来才知道,当时的实际情况是林彪、叶群经过长期策划,认为只要毛主席健在,无论是威望,还是文的、武的方面,他都不是对手。所以林彪想出了三个计策,即:上策是谋害毛主席,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中策是南逃广州,另立中央政府;下策是北飞叛逃国外。

9月13日凌晨3点多,我们还没有离开毛主席住地,空军司令部又打来了电话,说调度室报告,北京沙河机场有一架直升机飞走了,机号是3685,机上有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和正副驾驶员共5人,直升机向北飞行。我马上将这个情况报告毛主席和周总理。毛主席和周总理异口同声地说:“下命令,要空军派飞机拦截。”空军的歼击机升空以后,由于天空很黑,直升机又没有开航行灯,歼击机没有找到目标。

驾驶直升机的飞行员是陈修文。这个同志很好,后来被追认为烈士。他当时装着很焦急的样子,喊叫说没有油了,要降落下去加油。其实油是够的。周宇驰说不能降落,降落下去大家就都别想活了。周宇驰还谎称,林副主席已经坐三叉戟专机在乌兰巴托降落了,你们不要害怕,出了国境就行。

陈修文听周宇驰这样一讲,他操纵飞机摇晃了一下,然后利用飞机晃动的机会改变了航向。这时天已经发亮,陈修文看到头顶上的歼击机了。周宇驰他们也看到了,很紧张,陈修文这时开始往回飞,并将罗盘破坏了。周宇驰发现后,问陈修文为什么改变飞机的航向?陈修文说,头上有歼击机,如果不机动飞行的话,可能要被打下来。周宇驰又问陈修文,罗盘怎么不对?陈修文说罗盘早就出了故障。这样一来,周宇驰只能感觉航向有变化,而不知道飞机往哪里飞。陈修文知道方向,他驾驶飞机经张家口、宣化等地又飞回北京,直升机在怀柔沙峪的1个空地上空盘旋了5圈后开始降落。当直升机降落在离地还有20米时,周宇驰开了两枪,把陈修文打死。陈修文旁边的副驾驶员陈士印,将陈修文身上流出的血抹在自己的脸上,躺在飞机上装死,否则他也被害了。

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从直升机上爬下来后,就往山上跑,一直跑到累得跑不动时才停下来。周宇驰说:“这样不行,早晚都是死,跑是跑不了的。咱们今天就死在这里吧。”他还说:“有两种死法,第一种是如果你们怕死,我就先把你们打死,然后我再自杀;第二种是如果你们不怕死,那就自己死。”说完这些话,周宇驰就把带在他身上的林彪的手令和林彪给黄永胜的亲笔信撕了。这两个被撕碎的罪证,后来都找到了。

于新野说:“我们还是自己死,不用你打。你喊‘一、二、三’,我们同时开枪。”当周宇驰喊过“一、二、三”,“砰!砰!砰!”3声枪响了,可是倒下的只有2具尸体,李伟信怕死,他把枪弹射向了天空。看到周宇驰和于新野2个人都躺在地上死了,李伟信爬起来就跑,这时,民兵已经赶到,就地把李伟信抓起来了。当时,李伟信还喊:我要找卫戍司令。

9月14日上午8时30分,蒙古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打电话通知中国驻蒙古大使馆,说副外长额尔敦比列格约见中国驻蒙古大使,要通报一架中国喷气式飞机在蒙古失事的情况。中午12点20分,中国驻蒙古大使将飞机失事的情况报告中国外交部。外交部在代外长姬鹏飞主持下召开了党组会,并将这个情况很快报告给党中央。当时,我们都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开会,是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王良恩接的报告。

周总理看到报告后,在会场上对我说:“得到了1个很重要的消息,你是不是马上去报告毛主席。”

我说:“我马上就回去报告毛主席。”随后,我就把这个消息报告了毛主席。

毛主席想了一下,问我:“这个消息可靠不可靠?为什么一定要在空地上坠下来?是不是没有油了?还是把飞机看错了?”

我说:“飞机到底是什么情况,现在不清楚,大使准备去实地勘察。目前还不知道飞机是什么原因坠落下来的。”

毛主席又问我:“飞机上有没有活着的人?”

我说:“这些情况都不清楚,还要待报。”

这个消息虽然很不具体,但它却使毛主席、周总理和参加会议的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大使后来到飞机失事的现场去了解了情况,飞机坠毁在蒙古温都尔汗附近肯特省贝尔赫矿区南10公里处,是中国民航256号三叉戟飞机,机上8男1女,全部死亡。关于飞机坠毁的情况和外交部交涉的情况,大使和经办的外交官已都有文章发表,是可靠的。

不久,我们把降落在怀柔的直升机上缴获的林彪的一些文件,如林彪的手令、给黄永胜的信等调出来看时,在场的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都惊呆了。

林彪叛逃后,就如何处理同林彪有密切关系的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人的问题,毛主席对周总理说:“看他们10天,叫他们坦白交代,争取从宽处理。老同志,允许犯错误,允许改正错误,交代好了就行。”

但是,黄永胜这些人,在十天中既不揭发林彪的罪行,又不交代自己的问题,什么都不坦白。10天后,毛主席把我找到他的住处说:“黄永胜他们怎么处理了?你去问一问总理。”于是,我马上赶到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向周总理汇报了毛主席催问对黄永胜等人的处理。

周总理让我等一下,他接见完外宾后,同他一起乘车去见毛主席。当我同周总理到达中南海毛主席住所后,周总理向毛主席报告说,他们在拼命烧材料。

毛主席说:“是啊,那是在毁灭证据嘛。这些人在活动,是要顽抗到底了!”

周总理对毛主席说:“我马上办,今天晚上办不成,明天早上一定办成。”

周总理和我从毛主席那里出来,周总理对我说:“你不能离开中南海,要严加保卫毛主席的安全,我们有事时可以找张耀祠、杨德中,必要时找你。”我当时向周总理建议不要在集体开会时解决,要分开来,1个人、1个人地办。

后来是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向黄永胜等人宣布隔离审查的决定的。当时,怕他们反抗,把福建厅的烟缸、茶杯等都端走了。周总理对他们宣布说:“限你们十天坦白交代,争取从宽处理,你们不听。这个事还小呀,还有什么事比这个事更大!你们对党对人民是犯了罪的,现在宣布对你们实行隔离审查。”

一场阴险狠毒的反革命政变就这样被彻底粉碎了。人民终于将这伙野心家、阴谋家押上了审判台,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本文摘自《毛泽东生平全纪录》,柯延著,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