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面对林彪政变,毛泽东如何巧妙布局?(2)

核心提示: 不出毛主席所料,在庐山会议上遭到挫败的林彪一伙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开始了谋害毛主席、策动反革命武装政变的阴谋活动。这次南巡,毛主席从北京到杭州沿途同当地负责人的谈话中又了解到叶群、林立果进行阴谋活动的一些情况。毛主席当机立断,采取措施,对付林彪一伙的阴谋,首先把我找去,提出要把专列转移。现在想来,那时的形势是极其危险的。但毛主席并没有把他掌握的危急情况全部告诉我,他老人家沉着地待机而动。

我得到这个情况后,就找张耀祠交代:“赶快去找专列乘务组同志,将火车马上开走。”当时天气太热,我还要求在专列转移到新的停车地点后,给毛主席的主车和餐车上面搭个棚子,以便防晒。张耀祠很快就落实了。

这些情况,我都报告了毛主席。毛主席同意这么办,并说这个办法好。

毛主席的专列9月9日凌晨转到靠近绍兴的一条专线上。

9月10日中午,毛主席对我说:“走啊!不要通知陈励耘他们。”

我说:“主席,不通知他们不行。”

毛主席问:“为什么呀?”

我说:“不通知不行,您不是一般人。来的时候,都通知了;走的时候,不通知不好。路上的安全,还是要靠地方保卫。”

毛主席又说:“那就不让陈励耘上车来见,不要他送。”

我说:“那也不行,会打草惊蛇。”

毛主席考虑了我的建议,接着又问:“你的意见是……”

我说:“您看,是不是请南萍、陈励耘……”

我刚说到这里,毛主席打断我的话说:“还有1个,就是空5军的军长白宗善,这个人也请来。为什么这次没有请他见面?”

我回答说:“马上就通知他。”

南萍等人被请来以后,毛主席在自己休息的房间里又同他们谈了一次话,当毛主席见到白宗善,同他握手时便问:“你为什么不来看我?”陈励耘连忙解释说:“他那天在值班。”

这次谈话,讲了庐山九届二中全会的问题,党的历史上几次路线斗争的问题,军队干部的团结问题,战备问题。谈话中,毛主席还说:不要带了几个兵就翘尾巴,就不得了啦。打掉一条军舰就翘尾巴,我不赞成,有什么了不起。三国关云长这个将军,既看不起孙权,也看不起诸葛亮,直到麦城失败。毛主席的谈话中,再一次批评了林彪、黄永胜。他还针对当地领导人闹不团结,讲了1个春秋时代齐鲁两国长勺之战的故事,寓意深长。他说,齐国和鲁国打仗,我是帮鲁国,还是帮齐国啊?鲁国小,人少,但团结的好。齐国向鲁国进攻,鲁国利用矛盾,把齐国打败了。

在他们谈话的时候,我就布置专列做开车的准备。毛主席同他们谈了半个小时,谈完后,我请他们到我的房间里休息。

我回到毛主席那里,请示说:“到上海后停在哪里?”

毛主席说:“停在上海郊外虹桥机场专用线,顾家花园就不进去了。”

我说:“上海那边要通知,是不是通知王洪文?”

毛主席说:“是。这个电话由你们打。”

当时,陈励耘在我的房子里,我就只好在毛主席那里给王洪文打了1个电话。

9月10日13点40分专列由绍兴返回,14点50分抵达杭州站。在离开杭州去上海的时候,我们没有通知其他的人送,陈励耘却来了。陈励耘到车站后,不敢同毛主席握手,也不敢接近毛主席。他心里有鬼,当时表情很不自然。

他跟我握手时问我:“车开后,要不要打电话通知上海?”

我说:“你打电话给王洪文或者王维国,这两个人都可以,就说我们的车出发了,还是在那个支线上停住。”以后我了解到,陈励耘确实打电话通知了王洪文。

后来据陈励耘交代:9月8日晚上他有事,就是因为于新野到了杭州,于新野是找陈励耘布置任务的。但于新野有一些疑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于新野还追问毛主席到底在杭州讲了些什么话,陈励耘就把毛主席同他们的谈话内容报告了于新野。当时,于新野告诉陈励耘,要在杭州、上海、南京之间谋害毛主席。据我们后来了解到的情况,陈励耘在接待于新野的房子里,挂着一张毛主席像,陈励耘一看到毛主席像就发愁。

从后来“联合舰队”成员的供述和我们调查得到的材料看,他们准备采用多种办法来谋害毛主席。

第一种办法:如果专列停在上海虹桥机场专用线上,就由负责南线指挥的江腾蛟指挥炸专用线旁边飞机场的油库,或者向油库纵火。据王维国交代,他们安排由王维国以救火的名义带着“教导队”冲上火车,趁混乱的时候,先把汪东兴杀死,然后杀害或绑架毛主席。

第二种办法:是准备在第一种办法失败后采用的,就是在毛主席的专列通过硕放铁路桥时炸桥和专列,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然后他们再宣布是坏人搞的。硕放桥在苏州到无锡之间,他们已经到那里看了地形,连炸药怎么安放,都测量和设计好了。

第三种办法:如果硕放炸桥不成,就用火焰喷射器在路上打火车。周宇驰讲,火焰喷射器可以烧透几寸厚的钢板。朝火车喷射,很快就会车毁人亡。王维国、周宇驰等人也到铁路沿线看过地形了。他们准备从外地调火焰喷射器部队。由于我们行动提前,这个部队没有来得及调来。

第四种办法:是要陈励耘在杭州用改装的伊尔—10飞机轰炸毛主席的专列,由陈励耘负责在飞机上装炸弹。据陈励耘后来供述:于新野找他布置任务时,他曾提出杭州没有可靠的飞行员,于新野答应回去向领导汇报,派1个飞行员来。他们准备派谁呢?派鲁珉。鲁珉当时是空军司令部的作战部部长。陈励耘说:“那就好,那就干!”陈励耘还说,用飞机轰炸专列的办法是可靠的。9月9日,于新野在上海对王维国说:“我们这次出动飞机炸,除飞机上的武器外,还要再加配高射机关枪,用来扫射从火车上跑下来的人。”

从这几种办法可以看出林彪一伙谋害毛主席的手段是何等阴险毒辣!

当于新野同王维国一起策划时,王维国又提出,如果毛主席下车住在顾家花园怎么办?于新野说,他看了地形,如果毛主席住在顾家花园,可以把王维国的“教导队”带上去,在住地附近埋伏好,用机枪把前后路堵死,先把警卫部队消灭,再冲进去。王维国还向于新野表态说:“首长(指林彪)的命令,我一定执行。”于新野、王维国都认为,在上海动手,地形比杭州要好,对他们更有利。9月9日下午,于新野坐飞机回北京前,王维国同他一起又看过一次地形,他们决定就在上海谋害毛主席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