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事件"后的中南海:发生危及安全事情22起

核心提示: 我放下电话,就去了驻守钓鱼台国宾馆的中央警卫团三大队,与大队长张云山、政委吴本海一起,按照上级的要求布置部队进入甲级战备。在钓鱼台院子里,部队还根据我们的要求,在17号楼桥头、8 号楼桥头设置了钉板路障,并阻断了各楼之间的路径,以阻滞进入院子的攻击者的车辆和抵抗集团冲锋。

周总理临时改变计划,送走李先念再动手

关于那个难忘的夜晚,我也留下了很深的记忆。午夜时分我已经睡下了,突然响起急促的电话铃声。电话是汪东兴亲自打来的:“中南海已经进入甲级战备,你负责立即布置钓鱼台的战备工作。”

“我们这里战备到什么程度?”刚拿起电话我的睡意尚未全消。“甲级,把部队拉出来,布岗、设置路障、挖工事。”这是怎么回事?搞演习的话,事先总应该有点前兆啊,难道真要打仗啦?我真想再问问清楚,但听着电话另一端话语的简捷急切,似乎不容我有丝毫的延宕。

我放下电话,就去了驻守钓鱼台国宾馆的中央警卫团三大队,与大队长张云山、政委吴本海一起,按照上级的要求布置部队进入甲级战备。

三大队的一中队,除加强各楼的警卫外,其余的人员与二中队一起,在钓鱼台东大门到北门东面一线设防。我们让部队在东门一进门处,利用假山的自然掩体,架上了三四挺轻机枪,组成一个火力点;在北门内迅速挖好了工事,组成一个火力点,用以阻止从大门实施的攻击。在钓鱼台院子里,部队还根据我们的要求,在17号楼桥头、8 号楼桥头设置了钉板路障,并阻断了各楼之间的路径,以阻滞进入院子的攻击者的车辆和抵抗集团冲锋。

当一切都布置妥当之际,东方已然初露熹微,我一回到办公室,电话就响了起来。我刚“喂”了一声,就听见电话里“我打了几次电话,到处找你,你到哪里去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到处乱跑!”汪东兴不容分说,一顿劈头盖脸,我能感到那怒气从听筒弥漫出来。

“不是你通知要进入紧急战备吗?我布置到现在,才回到办公室。”“哦……我忘了,已经通知过你了。对不起,对不起。”汪东兴挂了电话。我搁下电话也一个劲犯嘀咕:汪东兴这是怎么啦,他可不是个好忘事的人,居然也会前脚交代的事情,后脚就忘了?还动不动就发那么大的火?

几天后,我才知道发生了闻之动魄的事。“文革”以后,就一再看到过这样的文字,“毛主席亲手缔造的、林副主席直接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直接指挥者起了祸心,而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军委办事组的几个主要成员,叶群是林彪的夫人,其他如总参谋长黄永胜、空军司令吴法宪、海军第一政委李作鹏,总后勤部长邱会作,被称为林彪的“四大金刚”。如果他们勾结起来,调动军队起事,后果何堪设想。

在那种时刻,别说汪东兴紧张,谁敢掉以轻心!而且在13日,就从周宇驰等被迫降的直升机上,取回了林彪手令和给黄永胜的亲笔信。领导层认为该立即采取措施,但当时毛主席很稳得住劲,他提议再看“四大金刚”10天,等他们主动坦白交代。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四大金刚”毫无坦白迹象。也是在这等待的时间里,中南海、钓鱼台都屏住呼吸,枕戈待旦。院子里面车道上,钉满钉子的大板子、铁丝网、路障更多了,这浓浓火药味,和院子外面群众准备迎接“十一”的喜庆氛围,截然霄泥。

从林彪等乘坐的三叉戟256 在蒙古的温都尔汗坠毁,已经过去10天了,毛主席在中南海见了周总理,说“这些家伙是要顽抗到底了”。周总理说:“我马上办。今天晚上办不成,明天早上一定办成。”

当晚,周总理就部署好了,在人民大会堂实施对“四大金刚”隔离审查的行动。但后来周总理发现,第二天早晨李先念要率团到越南访问,到机场送行人员名单早就排出来了,里边有邱会作。

因为林彪出逃折戟沉沙的消息还被紧紧地捂着,对“四大金刚”采取措施,也不能对外透露风声,如果按日程要到场的邱会作不出现,就可能引起各种猜测,所以周总理临时改变了计划,送走李先念再动手。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