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一个屁引发的“反革命”案 致死37人致残263人(2)

核心提示:   坐在龙政云对面的大队贫协主任田某闻言冲了过来,抓住龙政云的衣领,说:“恐怕他敢呢!龙政云的父亲龙德灿看到儿子闯了祸,急忙过来求情,田某也就放了手。受不了民兵的殴打,龙政云只好交待说他父亲龙德灿、叔父龙年灿、族兄龙茂云准备和他一起杀人。

追查

1976年4月5日,北京发生了群众抗议“文化大革命”的“天安门事件”,该事件当时被定性为反革命,一时间,阶级斗争的形势又紧张了起来。

于是,吴宪保又被叫到了公社,白天劳动,晚上受审。

4月12日,松桃县委书记石孟明到牛郎区接待省城摄影记者。石孟明说:牛郎的工作抓得不错,但更重要的是要抓阶级斗争。听说牛郎出现了“反革命”问题,不能轻看。对“反革命”要狠狠打击,一是镇压,二是惩办,决不手软。

5月7日,县委召开扩大会议,对深入开展追查“反革命”政治谣言、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斗争做了具体部署,把开展追查“反革命”破坏活动作为深入开展“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的重要内容(背景是“总理遗言案”和“天安门事件”)。

5月10日,公安特派员欧献庭在牛郎区委常委会上传达公安部关于“追查谣言”和“追查反革命”的两个紧急通知,并联系牛郎区的实际情况说:牛郎确有“反革命”组织。

5月19日,在松桃县三级干部会议上,县委书记石孟明发出号召:立即掀起“反击右倾翻案风”和“追查反革命”两个高潮;立即掀起一场“追查反革命”的群众运动。

6月6日至7日,牛郎召开区委扩大会议,各公社书记参加。龙文飞具体部署牛郎“追反”:区、公社、大队三级都要办“交待问题学习班”(简称“交待班”),按“一般成员大队办,骨干分子公社办,主要头头区里办”的原则,把需交待问题的人员分别送进各级“交待班”。

此前,吴宪保在酷刑之下已经交待出有“地下党”、“民工队”等“反革命”组织,二十多个成员,其中包括其妹夫欧六章,妻子的族兄龙德灿、龙年灿,妻子族侄龙茂云,中学同学杨再德、向玉厚、舒典月、田兴和等。这二十多人还不足以让全区5个公社28个大队的“交待班”都有“学员”,于是就把1975年已经查过的由铜仁牵连过来的所谓“复兴党”成员尹修应、杨正荣等人,以及被检举“投机倒把”做生意的尹修武、吴炳称等人统统抓来进“交待班”。会议决定尹修武、吴宪保、欧六章等5人作为主要头头进区“交待班”,其余进各公社、各大队“交待班”。后来有一个公社和两个大队没有办成。

7月7日,召开全区革命生产大检查会议,龙文飞要求各公社抽专人搞“追反”工作。各个公社都现场报了名单,牛郎、木寨、沙坝、银岩四个公社都以武装部长为首,人数7至9人不等;大兴公社报的是以派出所指导员田井华为首的19人专案组,力量最强。有意思的是,后来大兴公社却没有办“交待班”。整个“追反”运动中,大兴公社仅白岩大队追出24个“反革命”,除1人致残外没有死一个人。

龙文飞在会上要求凡进“交待班”的“反革命”分子必须做到“五交待”:1。交待“反革命”组织名称;2。交待“反革命”的目的;3。交待“反革命”的计划纲领;4。交待“反革命”活动的方式方法;5。交待上下联系人员。公安特派员欧献庭强调,审问时要作好统一规范的记录,各公社要相互联系以便共同掌握情况。

7月10日,牛郎公社召开“追反”动员大会,同时把劳改释放人员龙侯生等人以及“不老实”的“四类分子”拉来陪斗。其他公社派代表参加。大会由区长龙金明主持,区武装部长、“追反领导小组”组长彭忠顺发言。

7月19日至20日,在木寨公社召开牛郎、沙坝、木寨三个公社书记、武装部长参加的“三社”会议,总结部署“追反”工作。会上,龙文飞表扬了牛郎公社“追反”进步快,效果好,革命生产抓得好;沙坝搞得早,提供了不少线索,但是运动还只是少数人搞;木寨公社有点求稳胆小。银岩和大兴两个公社因在“追反”中没什么成绩,而被排除在会议之外。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