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何时第一次“代表毛泽东”执行公务?

核心提示: 当宋庆龄要从北京回上海之际,由毛泽东委派江青前去送行。显然,江青是很恰当的人选,即是毛泽东的夫人,加之对方也是女性。江青打扮了一番,兴高采烈前去送行。江青的高兴不是在于送行本身,而在于执行此次公务“代表毛泽东”,这大概是江青第一次在社交场合公开露面。

1957年,毛泽东用手比划有人双泪长流,继而话从“鬼”说起。传统戏树大根深,难以“砍伐”。《清宫秘史》、《武训传》成为不散的乌云

1957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是一个极不平凡的一年。继1956年中国共产党实现了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所实行的社会主义改造,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方针后,毛泽东以他的坚定信念和伟大抱负开始进行一次新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理论与实践的伟大探索。这一时期,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理论也达到了高峰,也将辩证唯物主义运用的更加得心应手,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因而产生了他在共和国时期最为光辉的两篇著作,这便是1956年4月25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所作的《论十大关系》的讲话和1957年2月27日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所作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

此时的毛泽东,不仅关注着社会主义建设中不断涌现出来的新事物,如第二个五年计划、农业生产合作社等等,同时更为关注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毛泽东深感建立在几千年文化土壤上的新中国有许多地方与共产党人为之奋斗的理想和目标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诸多矛盾,特别是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文化领域,更是难以令他满意,因此,他在新中国的讲坛上,多次提及:真懂马克思主义的不多,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多。毛泽东在他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一著名的“双百方针”作了这样的解释:“它是根据中国的具体情况提出来的,是在承认社会主义仍然存在各种矛盾的基础上提出来的,是在国家需要迅速发展经济和文化的迫切要求上提出来的。”同时,毛泽东为在贯彻“双百方针”中如何识别“香花”和“毒草”作了十分生动形象的阐述,并且指出:“我们要同群众一起来学会谨慎地辨别香花和毒草,并且一起用正确的方法同毒草作斗争。”

紧接着,1957年3月12日,毛泽东又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讲话,对中国知识分子的现状作了分析。这一分析,在他几天后去华东地区视察时又多次提及。

1957年春季,毛泽东走出中南海,乘专列来到位于长江中下游的华东地区,视察那里的工农业生产情况。他此行的目的,不完全是解决经济建设方面的问题,他还担心党内的官僚主义和主观主义有逐步增长的趋势,党的建设也同样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从某种程度上说,毛泽东更重视意识形态的动向。经济建设是有形的,可以看得见摸得着,而思想这东西却是无形的,如果不经常敲打敲打,最容易出问题!

毛泽东这次“东南飞”,曾在山东、江苏、上海等地视察并且发表讲话。他在山东省级机关党员干部会上的一番讲话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他那“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翩然风度,在讲话时嬉笑怒骂轻松悠然的模样,引来一阵阵满堂笑声。

“现在我们全国有多少知识分子呢?大概有五百万这样一个数目,其中学校有二百万人,这批知识分子可以说都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进过资产阶级学校,受过资产阶级社会的影响,至于本人嘛……”毛泽东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是无产阶级分子,是后来的事。开始也是进资产阶级学校。你们中间也有知识分子,也是这种情形。你母亲生你的时候并没有交付你一个任务:要当共产党,要信马克思主义。我母亲生我的时候就没有讲这句话……她就不知道世界上有共产党,有马克思主义。”

下面的人被毛泽东风趣的语言逗得哈哈笑,笑声把他的后半句话都淹没了。

“真正相信马克思主义的是少数,大概百分之十左右,五百万里头大概有五十万左右吧,也许多一点,这是真正了解马克思主义的。另外总有百分之几是根本反对马克思主义的,跟我们采取敌对态度。还有百分之八十是中国派,对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不甚了解。”毛泽东讲话的神情严肃起来了。可大家还是饶有兴趣,因为整个气氛并不使人感到紧张。

“因为革命胜利了,有一部分同志,革命意志有些衰退,革命热情有些不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少了,过去跟敌人打仗时的那种拼命精神少了,而闹地位,闹名誉,讲究吃,讲究穿,比薪水高低,争名争利,这些东西多起来了。听说去年评级的时候,就有人闹得不像样子,痛哭流涕。人不是长着两只眼睛吗?两只眼睛里有水,叫眼泪。评级评得跟他不对头的时候,就双泪长流。”毛泽东用两个指尖对着自己的脸,上下来回移动,比划泪水哗哗流的样子。

“哈哈……”全场又是一阵大笑。

“在打蒋介石的时候,抗美援朝的时候,他一滴眼泪也不出,搞社会主义他一滴眼泪也不出,一触动到他个人的利益,就双泪长流。听说还有三天不吃饭的事情。我说,三天不吃饭,没有什么要紧,一个星期不吃饭就有点危险了。”不管下面怎样笑声朗朗,毛泽东此刻却一点笑容也没有了。

“总而言之,争名誉,争地位,比较薪水,比较吃穿,比较享受,这么一种思想出来了。为个人的利益而绝食,而流泪,这也算是一种人民内部的矛盾。有一出戏,叫《林冲夜奔》,唱词里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们现在有些同志,他们也是男儿(也许还有女儿),他们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评级时,这个风也要整一下吧。有泪不轻弹是对的,伤心处是什么?就是工人阶级、广大劳动人民危急存亡的时候,那个时候可以弹几滴眼泪。至于你那个什么级,就是评得不对,你也要吞下去,眼泪不要往外流,要往里头流。世界上是有许多不公道的事情,那个级可能评得不对,那也无须闹,无关大局,只要有饭吃就行。革命党嘛,以饿不死人为原则。人没有饿死,就要做革命工作,就要奋斗。一万年以后,也要奋斗。共产党就是要奋斗,就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要半心半意或者三分之二的心三分之一的意为人民服务。革命意志衰退的人,要经过整风重新振作起来。今年准备,出告示,说要整风了,各地可以试行整风。不过,在座在厅长、局长、科长们要注意,不是叫你们丢一个炸弹,我看不,不能这样炸,改一下就行了,不用大民主,不搞大运动,那是对付阶级敌人的。总而言之,是和风细雨,台风一定不刮,是毛毛雨下个不停,微微风吹个不停,来它个三年,把我们的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吹掉。我们从保护同志出发,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适当的批评,达到新的团结。讲完了,同志们。”

毛泽东的讲话在大家的掌声和笑声中轻松地结束了。

可是时隔不久,毛泽东的“毛毛雨”和“微微风”被层层级级的理解和执行演变成雷鸣电闪的急风暴雨。

众所周知的“反右”运动轰轰烈烈开始了,可这颗“炸弹”的杀伤力远远超出人民内部的战场。

1957年的毛泽东面色红润,动作利索,思维敏捷。江青正是中年,她身材窈窕,穿着讲究,浓密的长发盘在头顶,显得很精神。他们在延安生的女儿也已经十多岁了,有时也跟着父母一同外出。他们的生活也正如中国千千万万家庭一样,有欢笑、有眼泪,有开心也有烦恼。

毛泽东从山东来到了上海,江青也从北京来上海和毛泽东团聚。那时江青露面很少,行政职务也形同虚设。她第一次公开露面是在开国大典之后送宋庆龄回上海。

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北京成为新中国的首都。孙中山夫人宋庆龄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登上了天安门城楼。

此后不久,江青受毛泽东委托,执行一次使她颇为高兴的任务——到北京火车站为宋庆龄送行。

宋庆龄是1949年8月28日从上海坐火车到达北平的,迎接时是毛泽东亲自前往火车站,随同去的还有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人。

当宋庆龄要从北京回上海之际,由毛泽东委派江青前去送行。显然,江青是很恰当的人选,即是毛泽东的夫人,加之对方也是女性。江青打扮了一番,兴高采烈前去送行。江青的高兴不是在于送行本身,而在于执行此次公务“代表毛泽东”,这大概是江青第一次在社交场合公开露面。

毛泽东夫人毕竟只是一种身份,不是一种职务。在菊香书屋闲居,终究不行。江青要求工作。

组织上斟酌再三,给江青安排了一个不大不小又适宜于她的兴趣的职务,即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处副处长。这是一个富有弹性的副职,她不必天天去上班,甚至可以不管事,挂一个虚衔,但她毕竟有了一个党内的正式职务。

毛泽东于3月中旬到达南京,会见了江苏、安徽两省的领导干部。他的谈话和他的个性一样,喜欢幽默、调侃,但是,轻松中,人们却实实在在地掂出沉重的分量。

他的开场白就幽默上了:“我变成了一个游说先生,一路上到处讲一点话。现在这个时期,有些问题需要答复,就游说到你们这地方来了。”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