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长期隐瞒地主家庭出身 康生帮其躲过审查

核心提示: 1938年11月中旬,江青要同毛泽东结婚时,党组织审查江青的历史,尽管康生做了手脚,中共中央政治局还是对江青做出了限制性规定:“江青只能以一个家庭主妇和事务助手的身分,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生活与健康,将不在党内机关担任职务,不干涉政治。”

本文摘自《中国大审判》,吕相友著,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

江青,女,又名李云鹤、李鹤、李云古、蓝苹等。江青对李云鹤这个名字很欣赏,她曾说:“蓝色的云彩,鹤是轻盈的鸟,飞在天空是很美的,鹤立鸡群吗!”据知她在演《娜拉》时改名蓝苹,寓意“青出于蓝,更胜于蓝”。江青1914年出生于山东省诸城县一个地主家庭。江青出生时,其父李德文60岁,是他的小老婆所生。1926年江青到天津,在他姐夫、奉系军阀部队军官王克铭家中,仍过着剥削阶级生活。1929年春,在济南加入山东省实验剧院,深得该院院长国民党山东省党务指导委员会委员赵太侔的赏识。

1931年春,江青由赵太侔资助进青岛大学当旁听生,后来与青岛大学地下党支部书记、赵太侔的内侄俞启威(黄敬)结识并同居,1933年2月由俞启威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因叛徒出卖,俞启威被秘密逮捕,江青出逃上海,失掉了组织关系。1933年秋,江青由上海左翼“剧联”介绍进入“晨更工学团”,分配在店员识字班里当教员,教唱歌、辅导识字、读书。

“晨更工学团”原是1931年春,陶行知从日本潜回上海后组织的各种工学团之一。“工学团”,“工就是做工,工以养学;学就是学科学,学以明生;团就是团结保生”。当时即1932年,工学团在上海西郊北新泾镇陈更村成立,故名“晨更”。“晨更工学团”负责人为徐明清,当时为左翼教联常委,她把晨更工学团的教员20多人中的共青团员组织起来,成立了共青团支部,支部书记为陈企霞。不久吸收江青加入共青团。

1934年10月下旬,共青团中央交通员、青岛地下党员乐若在上海兆丰公园(即今日的中山公园)与江青见面时,发现有人跟踪,乐若因熟悉地理环境,及时逃出,江青被捕。敌人原来是抓乐若的,是碰上了江青。

江青被关押在伪上海市公安局,由国民党中央调查科上海区训练股审讯组赵耀珊(绰号黑大汉)在公安局特务股楼上审问,训练股编审组长朱大启参加了审讯。

特务股的这些人看江青长得漂亮,优待她住小号(监房),夜里常被叫去陪几个头头喝酒,清唱戏段,说她“很乐观,很活泼,京剧唱得怪好听的……”江青不久便填了登记表、保证书、自首书,说反对共产主义,拥护三民主义,于12月出狱,成了可耻的叛徒。

江青出狱后不久,正赶上徐明清的母亲从山东乡下打电报来说,有病想念女儿,徐明清的父亲是中医,她借此机会带江青到临海老家躲风头和调养身体。

1935年,江青又回到上海,以艺名蓝苹进入话剧界、电影界。正赶上由上海业余剧人协会的一群热心戏剧的左翼文化人组织筹备排演易卜生的名剧《娜拉》。经熟人介绍,江青得演《娜拉》。名剧还未上演,江青就引起了国民党文化特务分子,也就是张春桥(狄克)的上级——《大晚报》文艺副刊《火炬》主编崔万秋的重视,他们又都是山东人同乡,二人很快就结识了,并且交往频繁。1935年6月27日《娜拉》在金城大戏院首次演出,“蓝苹”的大名出现在报端。崔万秋在他主编的副刊上经常发表文章,刊登剧照,大肆吹捧江青是什么“典型”的北国女性,“山东戏剧运动的功臣”等等。

江青曾积极参加1936年9月国民党反动当局为蒋介石50岁生日祝寿的“购机祝寿活动”的“祝寿游艺大会”活动,从事拥蒋,为国民党效劳……

1937年7月江青到达西安找到徐明清。

徐明清先于江青到达延安,这是因为徐明清于1935年4月20日,由于叛徒的出卖,在女工夜校里被捕。她在被捕时急中生智把情况设法转告给她的领导人——她1933年入党的介绍人王洞若。经过党组织和陶行知先生的多方营救,徐明清于1936年6月被保释出狱。因为她在上海为敌人所熟悉而不便于工作,为加强东北军中地下党的工作,于1936年7月调来西安,先任东北军中共妇女支部书记,后来担任中共西安市妇女工作委员会书记,公开职业是陕西省立西安北大街幼稚园主任。江青在上海得到徐明清的地址,来到西安。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