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蒋经国临终密会中共特使:共产党的情我领了

核心提示: 消息传到日内瓦,汪德官与汪长诗无论如何坐不住了,毕竟曾为一家人,更何况蒋友松与蒋友兰深得曾祖父和祖父的疼爱。汪德官的老朋友、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台湾事务部部长的黄文放也到宾馆探望汪德官父女俩。看完录像带,蒋经国对汪德官父女动情地说:“共产党的情我领了!”

蒋经国临终密会中共特使:共产党的情我领了

老年的蒋介石和儿子蒋经国(资料图)

两位大陆及港澳民众几乎完全陌生的外籍华人,曾启航过一次迄今不为人所知的“破冰之旅”。21年前,他们以特殊的身份带着大陆送给时任台湾“总统”蒋经国的一盘录像与之会面,并见证蒋经国说出了这样的话:“共产党的情我领了!”这对父女,一位已于1987年埋骨日内瓦,一位从出生至今世居日内瓦。日前,记者竟偶然在澳门遇到了他们的亲戚。日前,记者偶然在澳门遇到了他们的亲戚,才了解到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在澳门偶遇台湾“国舅”

澳门虽小,乃藏龙卧虎之地。驻澳门数年,记者曾有过多次意外发现:曾在中国与印尼友好关系史上扮演过独特角色及做出非凡贡献的印尼开国总统苏加诺的私人外事助理、首席华语翻译司徒眉生,隐居澳门整整40年竟不为外人所知!成就了叶挺一世英名、并为此付出巨大牺牲的叶挺妻子李秀文,家住澳门数十年居然默默无闻!有澳门“活字典”之称的越南归侨冬春轩……而这一次的收获更加意外,竟是作者认识多年的“汪太”丈夫汪长南!

这位“汪太”,作者至今虽叫不出她的名字,但平日里交往颇多。她系澳门最大的企业——澳门旅游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公关部经理,专与媒体打交道。她对工作极负责任,为人又热情周到,故为各家媒体所熟识。头一次见面,她就自我介绍:“我叫汪太”。后来发现,港澳媒体圈几乎全称她“汪太”,估计知道她真实姓名的人亦没有几个。

新年伊始,与国家广电部驻澳机构的老杨商定,为酬谢“汪太”多年的友谊,欲请她夫妇吃顿便饭。这是我们来澳门迄今头一次请“汪太”吃饭,这种迟来的宴请她会否多心?而邀请从未谋过面的“汪太”丈夫一同参加,似乎更是有点唐突。没想到她竟爽快地答应了。

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多少让记者感到歉意的私人宴请,竟不期演变成名副其实的采访。记者与汪长南,一个是被职业病缠身无处不带“新闻眼”之徒,一个系胸藏万汇而又欲吐为快之士,犹如两块钢铁,互相一碰,即冒火花。原来,汪长南出身显贵。父亲汪德官早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曾任中南九省长途电话局局长。1948年被派往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工作,后退休定居日内瓦。汪长南同父异母的妹妹汪长诗,系蒋经国次子蒋孝武的第一任妻子。1995年,汪长南率“澳门专业人士代表团”访问台湾时,时任“陆委会”主任的萧万长亲自出面相迎,并对汪长南说:“要是以前来,你可是国舅啊!”

记者仿佛一下子“来电”了,逮住汪长南穷追不放。

一段情缘为牵线两岸埋下伏笔

汪长诗与蒋孝武的结合,本身就是一场悲剧。1968年8月,正在德国慕尼黑政治学院留学的蒋孝武,不改纨绔子弟的一贯做派,学习无果,玩心甚浓。一天,他开着跑车,穿越隧道,花了4小时的时间,跑到日内瓦游山玩水。不料,与年仅17岁的瑞士籍华裔姑娘汪长诗邂逅相遇,蒋孝武随即发起猛烈的攻势,情窦初开的汪长诗哪见过这般情势?迅速坠入爱河。半年后俩人即在美国结婚,并生下一儿友松、一女友兰。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