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毛岸英的抚恤金究竟是多少?

核心提示: 郑筱萸的两任秘书郝和平、曹文庄,也因巨额受贿分别被判刑5年和“死缓”……   中国是文明古国,有着几千年的“重情仗义”的传统文化,人情种种,无不对人影响至深。

近读毛岸英在1949年10月24日写给亲戚向三立的信,颇多感慨。信中说,“来信提到舅父希望在长沙有厅长方面位置一事,我非常替他惭愧。新的时代,这种一步登高的做官思想已是极端落后的了,而尤以通过我父亲即能上任,更是要不得的想法。”

这里涉及到关于领导干部如何看待和处理“人情”的问题。领导干部和普通群众一样,都有各种亲戚朋友,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作为一般群众,在工作生活中对亲戚朋友给予一定的关心和帮助,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人之常情。

但对领导干部就不一样,就有更高、更严格的要求。这是因为,领导干部手中都掌握着大小不等的权力。这种权力是公权力,必须用于为公众服务。只有这样,才能赢得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爱戴。如果以讲“人情”为幌子,为个人和亲戚朋友谋取私利,必然会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

在现实生活中,有部分党员干部不能很好处理“人情”关系,为“人情”所累,落下马来。这些领导干部往往用党和人民赋予的公权力去办私事,有意无意混淆公私的区别,从中谋取私利,最终落下千古骂名。

在高官的“人情”保护伞下,腐败分子往往为所欲为。在重庆扫黑风暴中,“女赌王”谢才萍等涉黑案里,文强的名字被多次提到。这不仅是因为谢才萍是文强的弟媳,更因为他是被挖出的最大的“保护伞”。除了文强是厅级干部外,身处高位的还不在少数。重庆市检察院披露,打黑共牵涉出18名处级以上官员,其中厅级官员8人。涉黑团伙之间,其“人情”关系也颇为复杂。父子、兄弟、同学、情人等,不一而足。这些混乱交错的关系,恰恰交织出了一片黑恶团伙生长的土壤。

有的落马官员不仅自己腐败,而且还还通过所谓“人情”关系,使包括情妇在内的“利益关系人”从中获利。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在担任副市长期间,为北京中融公司提供帮助,使该公司因建设资产不足停工的“三义大厦”,最终以4亿元的价格置换给了国家某部门。与此同时,刘志华还批准中融公司在北京市宣武区菜市口的棉花片危改项目规划方案,以及提供其他事宜的帮助。作为回报,刘志华伙同情妇王建瑞分两次向中融公司董事长回铁勇索要别克轿车一辆,现金400万元,另外还三次收受回铁勇给予的6000美元和2000欧元。除从中融公司获取利益外,刘志华与王建瑞还多次向北京市天创房地产公司总经理王少武索要住房。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