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周恩来为何两次在重要场合说错祖父名字?

核心提示: 周嵩尧是周恩来二祖父周昂骏的三子,在他的中举资料上,周昂骏作为“父”亲介绍,这也说明“起魁”就是周恩来祖父。

核心提示:1964年8月2日下午,周恩来利用星期天召来在京亲属,和他们谈家史。在这篇由周恩来的嫡长侄女、现任全国政协委员的周秉德记录,邓颖超亲笔阅改的《七伯谈家史》的第1页上,周恩来说,“我们和尔辉父亲是一个祖父,……我们这同一个祖父名攀龙、号云门,字殿魁。”这是周恩来两次在重要场合讲他的祖父名或字叫殿魁。

看了标题,您一定会哑然失笑:周恩来是何等精细的人,世界上谁有他那样超人的记忆力?怎么可能把自己祖父的名字都说错了?

1946年9月,周恩来曾在南京接受过美国《纽约时报》记者李勃曼的一次专访。参加这次访谈的共有3个人:周恩来、李勃曼和章文晋(负责翻译)。这篇访谈记录发表时周恩来说的是:“我的祖父名叫周殿魁,生在浙江绍兴。”(这是原稿。在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二部编著、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2年1月出版的《周恩来自述》一书中编入这篇稿件时,已改正为“周起魁”。

1964年8月2日下午,周恩来利用星期天召来在京亲属,和他们谈家史。在这篇由周恩来的嫡长侄女、现任全国政协委员的周秉德记录,邓颖超亲笔阅改的《七伯谈家史》的第1页上,周恩来说,“我们和尔辉父亲是一个祖父,……我们这同一个祖父名攀龙、号云门,字殿魁。”

这是周恩来两次在重要场合讲他的祖父名或字叫殿魁。

1997年,我们在中央文献研究室的李海文同志带领下,聚集北京、淮安和绍兴的周恩来研究工作者一起撰写《周恩来家世》一书。为此,笔者想方设法地先后从杭州、扬州以及我们淮安(今淮安市楚州区——下同)等地征集到了周恩来三位叔、伯父周龢鼐、周嵩尧、周家琛的中举资料和周恩来六伯父周嵩尧亲笔撰写的《周氏渊源考》,以及周氏宗谱《老八房祭簿》的局部,还查阅了清光绪丙子《淮安府志》、《山阳县志》和《清河县志》等地方志书,中举资料和《周氏渊源考》我都还复印寄给了李海文同志,工作进行得有条不紊,有关周家亲属的文章一篇接一篇地写了出来。

那年10月中旬,我突然接到李海文同志从北京打来的电话:“老秦,秉宜说周恩来把他祖父的名字记错了。他祖父后来改的名字叫起魁不叫殿魁。”

听了电话,我还有些不相信:周恩来那么细心的人怎么可能记错自己祖父名字呢?只是写作《周恩来家世》一书时,有关周恩来祖父这一篇我是请李潇同志撰写的。她虽提出过疑问,可是未能引起我的注意。

秉宜同志是周恩来嫡亲侄女,是周恩来近亲属中唯一一位研究周恩来童年与家世的人。她对周家的情况比我们熟悉得多。所以,我虽怀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当时又负责着淮安仿建西花厅的陈列布展任务,但还是很认真地一头扎到资料堆中,认真地翻阅、核对起来。

笔者首先找到我们周恩来纪念馆资料科1991年从绍兴鲁迅纪念馆复印来的周氏家谱《老八房祭簿》,查阅周家49房和50房“恩”字辈以上的几代人情况。在周恩来祖父的名下是:“骏龙,又名攀龙,字云门。五十房,笑岩孙,樵水四子。生于道光甲辰年(公元1844年)六月廿七日寅时,配鲁氏。子贻赓、贻能、贻奎、贻淦。江苏候补同知。”在这页纸的天头“骏龙”的右侧,还留有毛笔写下的“更名起魁”四个小字。这就是说,周骏龙曾更名为“起魁”。

周恩来祖父一辈亲兄弟共5人,依次为骏侯,乳名康侯,字晋蕃,号逸帆,后更名晋侯;骏昂,乳名亥同,号绛生,字霞轩,后更名昂骏;骏联,又名官联,字捷三,后更名联骏;骏龙;骏厐,又名鸣鹿,字敦甫,后更名子厐。在笔者从浙江省图书馆古籍部征集到的该馆所藏《浙江乡试同年齿录》(收藏编号为11905)光绪甲午科(公元1894年)周恩来二伯父周龢鼐的中举资料上,其“胞叔”栏下为:“联骏,国学生,提举衔,县丞;起魁,国学生,江苏尽先补用同知,前代理安东(今涟水),阜宁等县知县,海州直隶州,赏戴花翎;子厐,国学生,蓝翎,五品衔,从九品,前署丹阳县典史。”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