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75年陆定一为何坚决拒绝从秦城监狱出来(3)

核心提示: 看了文件,兄妹们都哭了。但是在北京,没有看到父亲出狱;他们要陆定一回牢房去,陆定一继续义正辞严地逐条驳斥,专案组招架不住,自己走了。陆定一对我们说过:“专案组的人告诉他,从他这一代往上数第六代,在清朝当过兵部尚书。即使有此事,也不能算我的罪状。”

起初他们还住在安儿胡同1号,除三兄妹的住房和饭厅外,其他房间全部被封;所有东西包括他们的衣物也集中在那个门上贴了封条的房间里。冬天来了,要衣服穿,得写条子,经专案组批准,批准了还不能自己去拿,得由看守拿给你。

父母的工资停发,他们都还未参加工作,没有收入,起先发给他们每人每月30元的生活费,很快减至6元。女儿陆瑞君是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学校供给伙食,因此只能领5元钱,还说是照顾女的。

他们都被看成“黑帮子女”,不仅受到歧视,也曾遭到迫害。长子陆德原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读书,后转学清华大学,临毕业时被派往京郊怀柔县参加“四清”。返回北京时父亲已被软禁。后来因为莫须有的罪名——参加所谓“高干子弟辩论团”,坐牢达6年之久。

女儿陆瑞君1969年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辽宁锦州四中当教师,在那里呆了10年。“黑帮子女”受尽白眼,抬不起头,她练就了脸部不带任何表情的功夫,也不同别人讲话,免得害了别人,而且不会因为说话不小心被人抓把柄。

小儿子陆健,在清华大学读二年级,即被送到江西瑞昌机械厂做工,在那里过了8年。

他们向有关组织写信,一封封都没有回音。兄妹们觉得用老办法没有什么效果,得有新招,他们想直接写信给毛主席。

兄妹们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向毛主席披沥自己对父母的怀念,经历一个通宵,字斟句酌,终于把信写成了。

信发出后,他们翘首企盼能有回音,等来的却是中共中央25号文件:父亲被定了罪,开除党籍。

兄妹们的这封信,毛泽东还真看到了,并亲笔批示:“陆定一、严慰冰严重的政治和历史问题,其子女不受牵涉。”

看了文件,兄妹们都哭了。戴了三顶帽子,开除党籍,政治生命是结束了。但能够放出来,有一条生路,总比关在牢里好。他们盼望看到父亲。但是在北京,没有看到父亲出狱;打听故乡无锡的消息,人们都回答“不知道”。

问专案组的人,他们说是:“他自己不愿意出来。”

坐牢的人不愿意出来,哪有这等咄咄怪事。原来事情是这样:

1975年12月24日,专案组全体6人来到秦城监狱,由组长向陆定一宣布:中央政治局于1975年12月11日开会通过决议,开除你的党籍。你的罪状三项十三条:

第一条罪状:世代做官。

第二条罪状:陆的父亲说过一句话:“两面有人也好。”

第三条罪状:陆在20年代写给叔父的信上有“光耀门第”一句话。

第四条罪状:陆写了一个字据,接受父亲的遗产。

以上四条罪状,合成第一顶帽子:“阶级异己分子”。

第五条罪状:说秦始皇统一中国是做了好事,又说秦只有17年。

第六条罪状:1959年庐山会议前,在火车上彭德怀找陆谈过话,陆向他提供材料。

第七条罪状:陆对其弟陆亘16岁时的变节行为写得轻了。

第八条罪状:陆说严慰冰不是反革命而是精神病。

以上四条罪状合成第二顶帽子:“反党分子”。

第九、十、十一、十二条罪状,各说一个特务头子每人有一句或半句话,与陆在刑讯时的假供词有相同或相似之处。

第十三条罪状:1933年上海共青团中央被破坏,是从陆所知道的唯一的机关开始的。

以上五条合成第三顶帽子:“重大内奸嫌疑”。

就凭这些捕风捉影的罪名戴了这三顶大帽子,显然又是一起“莫须有”的冤案,陆定一当然不能承认。专案组向他宣布:中央决定放你出狱,离北京回老家,每月发给200元生活费。自由诚可贵,政治生命更为重要,陆定一当时即向专案组人员提出质问:

“重大内奸嫌疑’——‘嫌疑’怎么可以定罪?怎么就能开除我的党籍?还要不要证据?”

专案组张口结舌,无言以答。他们要陆定一回牢房去,陆定一继续义正辞严地逐条驳斥,专案组招架不住,自己走了。

稍有法律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些罪状是不能成立的。举几个例子:“世代做官”,怎么也能构成罪状呢?陆定一对我们说过:“专案组的人告诉他,从他这一代往上数第六代,在清朝当过兵部尚书。我没查过家谱,不知道有无此事。即使有此事,也不能算我的罪状。”“接受父亲的遗产”,1937年他从陕北到南京治疗痔疮,家里给了他二千多元。当时中共南京办事处刚建立,缺乏经费,他拿一千元作为党费交给南京办事处;拿一千元给唐义贞的亲属作为去找女儿陆叶坪的费用,还有几百元零钱,作为治病的开销。这能算是“阶级异己分子”吗?

说“秦只有十七年”。庐山会议前和彭德怀谈过话。说“严慰冰是精神病不是反革命”。这些都谈不上是“反党”。陆定一多次说过,他请教过医生,确实有这样的精神病,平时一切正常,发作时候精神就错乱了,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严慰冰正是属于这样的精神病。

1933年共青团中央被破坏的事,陆定一没有被捕,没有任何错误行为,和内奸嫌疑根本挨不上边。

陆定一坚持申辩、上告,只好在监狱里再蹲下去。

(摘自《陆定一传》,陈清泉、宋广渭著,中共党史出版社1999年12月出版。)

来源:中华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