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曾为逃离群众“围困”上演金蝉脱壳(2)

核心提示: 他一抬头,看见毛主席来了,他一时心慌得不行,赶紧悄悄溜到郑连福身边,郑连福问他擦完汽水没有,他说:“没有,毛主席来了……” 郑连福鼓励他说:“毛主席来了怕什么?

然而到了夜里,他却怎么也睡不着觉,因为这是李广德第一次见到毛主席,那一幕幕的情景总在眼前晃动。最后,他实在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趴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用半截铅笔头给家里写了一封信,告诉家人说,自己见到毛主席了。家里很快来信,父母在信中鼓励他:“好好干,你这辈子没白活,值了!不但你光荣,咱们全家、全村也都跟着光荣。”

从那时起李广德的工作就更认真、更努力了。李广德的经历和情感正是当时大多数北京饭店职工的真实写照,是很典型的,因此他们的工作充满了奉献精神。

付发家和李广德回到了饭店后,赶紧分头去准备饭菜和餐具,李广德负责为餐具消毒,付发家到厨房准备食品。不一会儿,两个人总算满头大汗地把一切都准备停当了,一共准备了六个热菜,其中有毛主席喜欢吃的米粉肉,清炖羊肉。热菜放在小轿车里,凉菜放在后备箱中,然后开足马力,飞车向工人体育馆驶去。这时,北京的马路上正是车水马龙,司机怕耽误毛主席吃饭,把车开得飞快。通过一个繁华路口时,警察看得目瞪口呆,半天才明白,这辆车大大超速了,于是赶紧举起指挥棒命令停车。司机出于本能,一见警察举起指挥棒,急忙踩刹车减速。李广德一见就急了,他朝着司机黄玉昆大吼道:“给毛主席送饭,还怕丢了你的司机本啊!”

黄玉昆方才醒悟过来,“对呀!这是给毛主席送饭,我怕什么呀!”脑袋里想着,脚下就狠踩起油门来,那汽车就如脱缰之马一般,猛地蹿了出去,他这一下子,无论是警察还是坐在车上的人,都没有想到,也毫无准备。车身一晃,一锅羊肉汤一下子撒了半锅,不偏不斜,正好泼在李广德的脚上,那羊肉汤是滚烫的,把他的脚烫伤了,心急如焚的李广德一时竟没有发觉。

汽车在车少路平的地段如风驰电掣;在繁华拥挤的地区又像表演车技,左弯右绕地躲闪着密密麻麻的车辆和行人,一路向工人体育场急驰。

此时付发家的心情也不平静,他想到毛主席党中央刚进北京的时候,第一顿饭是他和战友送到香山的。那时的条件比现在要差,但那是有准备的,他们胜利地完成了任务。而今天完全没有准备,他能顺利完成任务吗?他很担心还有什么地方想得不周到,做得不细致,影响了毛主席和中央首长进餐……

车子开到工人体育场,还没有停稳,付发家和李广德就端起锅往里跑,李广德一心只想让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能赶紧吃上饭,根本没有感觉到他的脚已经被烫得又红又肿,起了大片的水泡。当他们看到饭菜端上桌时,还冒着热气,才如释重负一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毛主席和中央首长们吃完饭,都表扬北京饭店的应变能力强,遇事不乱,井井有条。周总理也笑眯眯地看着服务员们,多少年来,总理和中央首长都关心北京饭店,信任北京饭店,凡是重大的活动都点名交给北京饭店去办,而饭店也从来没有辜负过周总理和中央首长们的信任,总是圆满地完成了任务。这次又以极端负责的精神和突出的应变能力,完成了任务。

饭后,首长们陆续离开了工人体育场,毛主席仍然坐在沙发上抽烟,护士为他换上了一双布鞋,让他放松一下。李广德又递给毛主席一块热手巾,请他擦擦脸。这些服务使得毛主席感觉很舒适,于是就点起一支烟,随手把半盒烟放在茶几上。没有抽几口,那如山如海的群众不知是终于被说服了,还是真的以为主席已经走了,只好无奈地散去了,这时汪东兴进来说:“主席,咱们走吧。”

主席说声:“好”,把没有抽完的烟往烟灰缸里一掐,站起身就向门外走去。那半盒烟却留在了茶几上。李广德很机灵,他早就盯上了主席的那半盒烟了,待看准主席已经上车走了,就急不可耐地使出足球守门员的本事,用鱼跃扑球的功夫扑到了茶几上,抓起那半盒烟想留作纪念。可是他没有想到,另外两位服务员也早就盯上了毛主席的半盒烟了,此时他们也扑了上来,三个人连叫带闹地争抢起来,李广德虽然身材高大,可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而且他脚上还带着严重的烫伤,不一会就被两人压在了身下,他们逼着李广德“快给我两根!”“也得给我分两根!”

恰巧,程清祥总经理从外经过,隔窗看见三个小伙子滚成一堆,以为他们在打架,不由火冒三丈,进门喝道:“首长刚走,你们就打架,你们要干什么!”

两位服务员把李广德死死地压在下边不放手,一边大声喊:“他小子要独吞毛主席抽剩下的半盒烟!”

程清祥一听,赶紧上前拉起那两个服务员,把李广德扶起来,也顾不上经理的架子了,好言好语地求李广德:“广德啊,也给我两根吧!”

最后,经过“和平谈判”,每人分了几根毛主席抽的烟。大家都高高兴兴地包了又包,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留作纪念。直到这时,程清祥才发现李广德的脸色不对,而且坐在地上起不来了,他忙问:“你怎么了?”

李广德这时才感觉到疼,他指指自己的脚,程清祥一看,他脚上的血泡已经被磨破,和袜子粘在了一起,脚肿得像个大馒头。老程吓了一跳,问他怎么不早说?李广德说:“我刚才又紧张又兴奋,早把这事忘了,主席他们走了,我才觉得疼。”

多年以后,年过花甲的李广德回忆起当年情景,还一往情深地说:“我们那时一听说为国事、为中央、为毛主席服务,多累都没怨言。晚上经常忙得回不了宿舍,就搭两个椅子,迷糊一会儿就算是睡觉。一通知有任务拔脚就走,宴会一个接一个,真叫忙!烫了脚算什么,能为国家大事服务那是光荣!”

本文摘自《北京饭店传奇》 作者:边东子   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来源:中华网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