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临终前的陈毅:病榻之上不忘吃面条给毛泽东祝寿(4)

核心提示: 珊珊搀扶父亲半坐起来,用筷子一根一根地喂着。她看见父亲的食欲并不好,吞咽困难,但终究还是吞下了好几根面条,心里比蜜还甜。这天医生查房时,陈毅眼里放着光,吃力地说:“今天是12月26日,毛主席的生日,我早上吃了面条。我要争取年底下床走一走!”

或许是精诚所至吧,陈毅的眼睛动了一下,一会儿慢慢睁开了,嘴唇嗫嚅着,喃喃有声。

他认出了守候在病床边的妻子和四个儿女,显得颇为动情。

珊珊眼尖,知道父亲有话要说,赶快把耳朵伸到父亲嘴边,终于听明白了:“……一直向前……战胜敌人……”这是陈毅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1972年1月6日深夜11时55分,陈毅走完了他的人生历程。

陈毅逝世后,围绕对他的评价问题展开了一场斗争。

以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为代表的一伙,在陈毅追悼会规格问题上硬要压低标准,仅按军内职务军委副主席安排,主席和其他政治局委员可以不必出席,对陈毅的悼词也大做手脚,在那份不足600字、简历就占了一大半的悼词中,硬要塞进“有功有过”几字,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周恩来处境困难,也不时受到这伙人的无端攻击。

在面对巨大压力的情况下,他尽其所能据理力争。

陈毅作为开国元勋、人民军队的创建人和领导人、共和国元帅、驰名中外的外交家,仅按军委副主席一级安排追悼会,不但是对死者的大大不恭,而且受规格和人数的限制,陈毅生前许多亲朋好友和国际友人都将无法出席。

周恩来为无力改变这一局面而苦恼。

对陈毅的悼词,周恩来为改掉“有功有过”的提法煞费苦心。

在审定悼词初稿时,他斟酌再三,从他处境来说,他无力抗拒江青一伙定下的调子,只能委屈求全地求其次,尽量争取多改一点,改好一点。

他提笔加上了一段话:陈毅“功大于过,特别是皖南事变前后,他坚决执行毛主席关于新四军应渡江深入敌后作战以求发展的指示,在巩固和扩大新四军方面,做出了极大贡献。”

在送审时,他特地附信强调:“陈毅同志是国内国际有影响的人,我增改的一长句,对党内有需要。”

周恩来实在是用心良苦,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使周恩来感到莫大安慰的,是毛泽东了解陈毅,不赞成对陈毅作有功有过的评价,使得这一有意诋毁和贬低陈毅的图谋得以最终破产。

毛泽东审阅这份悼词送审稿时,冷峻的目光停留在有关功过评价的这段文字上,凝思片刻后提笔划掉了这段文字,随即写了如下批语:“基本可用”,“功过的评论,不宜在追悼会上作”。

1月10日下午3时,陈毅的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

这天中午,毛泽东照例午休。

忽然他缓缓坐起身,对工作人员说:“调车,我要去参加陈毅同志的追悼会!”

周恩来闻讯后,立即当机立断地提高追悼会的规格,通知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务必出席,通知宋庆龄副主席的秘书,人大、政协、国防委员会,凡是要求参加追悼会的都能参加,同时不再受内外宾限制,设法将此事转告西哈努克亲王夫妇,还增调电影制片厂、报社、电台的摄影师、记者到八宝山,在毛泽东到达之前,一切布置就绪。

追悼会上的悼词,原定由叶剑英作,现在由于毛泽东出席追悼会,叶剑英认为再由他作就不合适了。

他记起几天前陈毅弥留之际,他带着抄在一张纸上的毛泽东关于“二月逆流”的一段话去看陈毅。

他认为那是一段非常重要的话,为了让老战友听懂,请珊珊接连念了两遍。

至今他还记得珊珊那清晰而缓慢的声音:“毛泽东说:现在再也不要讲‘二月逆流’了。

当时是‘五一六’、王、关、戚,还有陈伯达,打击一大片,包括你在内。

当时那个情况,有些同志要讲一些话,是应该的,是公开讲的。

在党的会议上为什么不可以讲?有些事情看来过了几年就清楚了。”

他无法断定陈毅是否听明白了,为此抱恨不已。

现在,这个悼词他无论如何不能作,只能由更合适的人来作,否则无法使自己安心,无法向刚刚远行的战友交代。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