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临终前的陈毅:病榻之上不忘吃面条给毛泽东祝寿(3)

核心提示: 珊珊搀扶父亲半坐起来,用筷子一根一根地喂着。她看见父亲的食欲并不好,吞咽困难,但终究还是吞下了好几根面条,心里比蜜还甜。这天医生查房时,陈毅眼里放着光,吃力地说:“今天是12月26日,毛主席的生日,我早上吃了面条。我要争取年底下床走一走!”

叶剑英几乎天天都来。

他怕陈毅说话多了吃不消,总是稍坐一会儿便退出来,一趟又一趟地在病房外来回踱步,久久不肯离去。

“珊珊,几点了?”

这是陈毅第三次问时间了。

他的病情还在加重,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出现了呼吸困难。

珊珊知道,这是父亲等着会见乔冠华。

率领中国代表团出席完联合国大会的乔冠华,刚刚来了电话,说一会儿就到。

当乔冠华准时出现在陈毅的病房时,陈毅抬起身子,伸出双手表示欢迎,显得格外激动,连声说:“伟大的胜利,伟大的胜利啊!”

乔冠华泪光闪闪,久久握着陈毅伸出的手。

他动情地说:“在联合国遇到许多外国朋友,他们都让我转达对您的问候。

他们都十分想念您。

好几位非洲国家的外长,都请您病愈后再去访问。”

他还说,美国总统国家事务副助理黑格将带先遣组来到北京,为尼克松总统访华打前站,中美两国关系将翻开新的一页。

陈毅难得这样长时间处于清醒和兴奋状态,脸上出现少有的红晕,多次听到他说“谢谢”,“很好”。

由于长时间陪护危重病人,操劳过度,尤其精神上负担过重,张茜也日渐虚弱,最近连续咯了两次血。

但她从不在人前示弱。

苦些累些她不怕,看见丈夫疼痛难忍,一次又一次昏迷,却难以忍受,不止一次偷偷落泪。

在儿女面前,在所有医务人员和工作人员面前,她始终是强者,为了挽救丈夫的生命,使他尽可能少受痛苦,她已经作了而且心甘情愿作出任何牺牲。

一天,张茜领着儿女,带着一卷珍藏多年的字轴来到陈毅的病床前,陈毅看见妻子今天满脸堆笑,精神稍稍振作起来。

张茜要儿子配合她把手中的字轴展开来,一代宗师、享誉海内外的著名画家、书法家齐白石1957年93岁所写的条幅,立刻展现眼前。

陈毅一向对字画感兴趣,他微微抬起头来,不禁两眼放光,想不到这幅字画是白石老人当年录自他本人早年的旧作《赠同志》。

张茜一看丈夫的眼神,对他这时的心思完全心领神会,便饱含感情地读出声来:二十年来是与非,一生系得几安危?莫道浮云终蔽日,严冬过尽绽春蕾。

陈毅脸上浮出了微笑。

这首诗正是他此刻心情的写照。

时令正是严冬,但他已感受到了春天的脚步正向他一步步走近。

他怎能不高兴呢?他强打精神说:“我会好起来的!等我手术伤口长好后,我还要站起来,我还要走路,还要做些工作!”

张茜被丈夫的坚强意志感动了,频频含泪点头。

1972年元旦在凄惶不安和担心受怕中度过了。

陈毅曾几度昏迷。

第二天午后醒来,陈毅额头上、身上热得烫手,一量体温又发烧了。

这天下午3时,李先念来到病房。

陈毅的耳朵还好使,听到老战友到来,还是费力地睁开眼睛,缓慢、艰难地说:“谢谢你了,老同志了……我不能多讲话。”

在陈毅的病床前,李先念默默地停立良久,当他离开病房时,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他是流着眼泪走的。

这天深夜,陈毅总算缓慢退烧,神志少有的清醒。

几天前,周恩来特地关照过日坛医院:陈毅同志神志清楚时,须随时向他报告。

当天夜里,周恩来接到医生的报告,立即从人民大会堂坐车赶往日坛医院,直奔陈毅病房。

两人久久地闭门长谈。

以后几天,陈毅又几度昏迷。

一天,陈毅从昏迷中苏醒,认出身边有大儿昊苏、女儿珊珊,嘴里说着什么,好不容易辨别出几个不连贯的句子:“红军……毛主席……路线斗争,坚持原则……”1月4日,陈毅极度虚弱,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张茜领着儿女们守候在丈夫身旁,默默地祝愿丈夫平安,祝愿他尽快从死神的魔掌中挣脱出来,早日康复。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