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49年西藏给毛泽东发了一封异想天开的信

核心提示: 1949年西藏给毛泽东发了一封异想天开的信

毛主席正与阿沛·阿旺晋美亲切交谈。1951年5月24日,毛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参加和平谈判的西藏代表团,并于当晚举行盛大宴会。班禅额尔德尼也参加了晚宴,阿沛·阿旺晋美和班禅额尔德尼分别坐于毛主席的左右

1949年春天,随着国民党军事力量在大陆的失败和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就连远在拉萨的西藏统治者都很清楚,蒋介石的国民党政权即将失去中国,共产党的胜利指日可待。共产党胜利的消息传到拉萨,西藏统治者们产生了严重的悲观,他们认为“共产党是无神论者,对于西藏的生活方式和宗教的威胁远远大于国民党。”

据《桑颇访问记》记载:“在拉萨,人们开始考虑逃亡印度,他们把贵重物品转移到印度或藏在寺庙中,寺庙开始购买印度的卢比。”“我记得,自己家中就装满了一袋卢比,并放在桌子上,一旦发生意外就可以随时逃走……”

而对于中央人民政府而言,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是一件不容商量的事情。1949年10月1日,北京举行了开国大典,班禅额尔德尼向毛泽东和朱德发出贺电,表达了敬意。11月23日,毛泽东和朱德回电班禅额尔德尼,表示“西藏是愿意成为统一的富强的各民族平等合作的新中国大家庭的一份子”的,而“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必能满足西藏人民的这个愿望。”

实际上,西藏当局可不是这么想的,1949年11月2日,西藏“外交局”发了一封异想天开的信给毛泽东,表达了西藏方面的立场:

共产党总统帅毛泽东阁下:

西藏是观世音菩萨教化之地,已成为宗教兴旺发达的美好地方,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一直享有着独立自主的权利,从未丧权于外国。由于与中国的青海、新疆两省接壤,请您不要让共产党的军队越过边境,侵入西藏的领土。您若能向手下官员下达此项命令并认真执行,我们才能放心。西藏的一些领土,近年被中国占据,希望在您结束中国的内战后,能够通过和平谈判的途径解决。

与此同时,西藏当局希望英美协助西藏达成抵御共产党“入侵”的目的,并派出“使团”。对此,1950年1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就西藏问题发表谈话,表示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指责西藏当局的“外交活动”是叛国。由于双方对历史和现实的理解完全不同,军事冲突无可避免。

印度的装备给西藏当局打了气

1949年4月23日,南京政府覆灭,国民党在中国的统治已经摇摇欲坠,此时印度的尼赫鲁政府已经预测到了解放军入藏将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于是他们决定向西藏当局提供军事支持。6月,印度向噶厦政府交付了一大批武器装备,包括布伦机枪144挺,斯坦机枪168挺和1260支步枪和大量子弹,藏军随即开始招募新的部队,扩充军力,藏军从14个代本(相当于团)扩充到17个代本,希望阻挡解放军的前进步伐。这些新式武器使得西藏当局有了和中央人民政府对抗的底气。

与此同时,西藏发生了“驱汉事件”,7月11日、17日、20日,藏军分三批将国民政府驻藏办事处全体人员和其他国民政府人员及家属还有一些汉族商人共130多人押解到印度边境,迫使他们返回内地,并对外宣称,这是为了防止共产党人,这一事件表明了西藏当局企图独立的野心。

第一次军事冲突

1950年5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表示:“人民解放军当年的任务之一就是解放西藏。”同时,传到昌都的情报说,人民解放军已经进抵汉人控制的康区与西藏控制的康区的交界处——金沙江西岸。5月22日,中央人民政府号召西藏政府和人民接受西藏和平解放的方案,并强调:“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西藏当局既不能阻止人民解放军进藏,也不可能指望从英国或美国那里得到外援。在这种情况下,西藏当局被迫派出代表去北京进行和谈,这样会避免西藏人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7月,双方在昌都东北部约100英里处的一个村落邓柯发生了第一次军事接触。邓柯地处甘孜至玉树的交通要道旁,昌都总管拉鲁在该地区设置了一座无线电台。解放军发动突然袭击,一举捣毁了这座电台。据逃回昌都的话务员描述:“我在无线电收发站内向窗外观看……他们已到了这里,有好几百人,他们一齐涌进电台的院子里。我告诉了在电台旁的索朗平措,可是他仍然继续发报,因而遭逮捕。他们已经在途中抓住了索朗多吉,我躲藏在一个食品柜里,他们始终没有打开看过。当晚我就爬出来逃走了。”拉鲁得到消息后并没有表现出惊慌,他念经祈祷了一会儿之后,便命令驻扎在昌都东北部大约5天路程的玉树边境附近的穆恰代本马上带领他的军队返回昌都。其部队纪律非常严明,着重仪表,是藏军中的一支精锐部队。

拉鲁希望调集一支精锐部队,向玉树的解放军发起反击,解救报务员,夺回电台,并且对解放军备战给予沉重打击。他认为解放军初来乍到,对康区的百姓不了解,又不熟悉地形,这是发动突然袭击最佳时机。然而,事件并没有按照拉鲁的计划发展。邓柯地区的康巴人欺骗了穆恰代本,没有把解放军的确切方位告诉他,使他的部队中了解放军的埋伏伤亡惨重。

在噶厦政府看来,他们在邓柯战役中夺取了战术性胜利。在这次战役中,他们打退了解放军的攻击,此战证明藏军能够同解放军较量。

而解放军方面可不这么看。第18军军长张国华在1950年8月5日西南军区研究昌都战役的作战会议上提出:“如8月底前雅安至甘孜段公路可全线通车,在泸定以西能集中300辆汽车,甘孜、德格间集中5000头牦牛,所需冬衣、干粮、携带燃料等8月底可运新津,9月和10月再由汽车、马车运800万斤粮食、物资到甘孜,则昌都战役可以在10月间实施”。西南军区于8月5日、14日连续向中央军委作了当年实施昌都战役的报告。

毛泽东看到报告后,于8月18日电询西南局:“今年如能进到昌都当然是很好的,问题是:(一)甘孜到昌都一段很长道路是否能随军队攻进速度修筑通车;(二)昌都能否修建机场及是否适于空投;(三)一个师进攻昌都是否够用,藏军似有相当强的战斗力,必须准备打几个硬仗,这方面你们有足够估计否。我们对于以上几点尚不清楚,请分析电告为盼。” 西南局于20日复电毛泽东称:至昌都的公路尚待勘查,明年才能修筑;飞机在昌都空投是可能的,能否修筑机场尚无确切情报;对于藏军的战斗力,根据与藏军的第一次军事接触做出评估:“我们曾以两个连同敌人一个代本打了一仗,以一个排冲垮敌人一个代本”,张国华认为,藏军在昌都地区只有5000-6000兵力,且驻地分散,不易相互支援。因此“使用18军4个团又2个营,加上玉树方面、察隅方面少数部队的配合,是够用的”。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