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风暴:林彪为夺权抢朱德的扁担

核心提示: 造反派们在朱德家的楼前,一面挥舞着拳头,一面歇斯底里地呼喊着:“打倒大军阀朱德!”他看到家里大标语铺地,大字报盖天,造反派们找上门来,指名道姓地兴师问罪,矛头直指自己,心情十分沉重,就如同大战前夕,面临着重兵压境一样。

1967年1月,从上海刮起所谓“一月风暴”。

此后,夺权之风迅速席卷全国,造反派开始夺取各级党政领导大权。

“文化大革命”这场史无前例的浩劫,给中华大地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使中华民族蒙受了无限痛苦。

上自国家主席,下至平民百姓都难以幸免。

许多开国元勋含冤九泉,无数革命领导干部惨遭迫害。

时已耄耋之年的朱德,被林彪、江青视为篡党夺权的最大障碍之一,所以也一再遭到明目张胆的攻击和极其阴险的暗算,诬蔑他为“黑司令”,一心想把他打倒。

中央文革小组成员、中共中央办公厅负责人戚本禹在江青的指使下,于1月12日去钓鱼台16楼(当时中央文革办公地点),召集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一些造反派开会,别有用心地鼓动他们去发动青年学生批斗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和朱德。

当晚,中南海里就刮起了一股妖风,把党中央、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搞得鸡犬不宁。

造反派们先闯入刘少奇的住处,对刘少奇进行围攻和批斗,然后就包围了朱德的家。

造反派们在朱德家的楼前,一面挥舞着拳头,一面歇斯底里地呼喊着:“打倒大军阀朱德!”“朱德必须低头认罪!”

地上刷上了大标语,墙上贴满了大字报,一直折腾了好久才渐渐散去。

这时,朱德住在玉泉山上。

康克清把家中刚刚发生的一切,用电话告诉了他。

其实,朱德已预感到这场大火迟早是要烧到自己头上的。

看来,有人已经开始点火煽风了。

他决定下山回城去看大字报。

工作人员为他的安全与健康考虑,说:现在是群众运动的风头上,还是暂不回去好。

大字报让他们去贴!朱德坚持下山回城。

工作人员劝不住他,只好备车下山。

朱德乘坐的小汽车,穿过大街小巷,绕过来自全国各地大串联的“红卫兵”,缓缓地开进中南海的西门。

朱德隔着车窗望去,中南海变样了。

曾几何时,平静祥和的中南海,门外集聚着成百上千的人群,在高音喇叭的鼓动下,嚷嚷着:“我们要见毛主席!”

“造反有理,革命无罪!”

中南海里也不安宁了,人来人往,吵吵闹闹,楼前屋后,到处都刷上了大字报,白纸黑字,再加上红色的“×”,格外刺眼。

朱德下车后,依旧迈着他那稳健的步伐,不急不慌地走向家门。

现时,他脚下踩的不是红地毯,而是大标语,两边不是鲜花和彩旗,而是张牙舞爪的大字报。

家人们不是用欢乐的眼神向他问寒问暖,而是眼神里充满了惊恐和不安,无言相对。

他看到家里大标语铺地,大字报盖天,造反派们找上门来,指名道姓地兴师问罪,矛头直指自己,心情十分沉重,就如同大战前夕,面临着重兵压境一样。

在这种处境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他镇定自若,以处变不惊的大将风度来对待眼前发生的一切。

康克清极其愤怒地向朱德细说了傍晚发生的一切。

朱德听后若有所思地说:“看来,来者不善哟!这些造反派的背后肯定有人指使。

不然,他们是不敢如此胡作非为的。

你要沉住气,看他们能闹出个啥子明堂来!”

朱德前脚进家,造反派后腿就送来了勒令,要求他必须去看批判他的大字报,并要他“老实交待三反(反毛泽东思想、反党、反社会主义)罪行!”

朱德怒火中烧,但转念一想,看看造反派搞什么名堂也好,便拿着手杖出行了。

当他看到造反派为他捏造出来的十几条“三反罪状”时,不住的在摇头、叹息,用手杖不停地敲打着地面,非常愤慨地说:“完全是造谣诬蔑!全是编造出来的假话,上面只有两个字是真的,那就是‘朱德’!”

周恩来得知朱德回到中南海后,造反派勒令他去看大字报时,便立即赶来劝慰朱德,请他保重身体,回玉泉山去休养,不要把那些不实之词放在心上。

朱德经过反复考虑,终于接受了周恩来的意见,决定暂时离开中南海。

他带着对大字报的厌恶,带着对造反派的憎恨,带着对这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难以理解,又上了玉泉山。

虽然,他离开了不安宁的中南海,离开了喧闹的北京城,但心情仍是久久不能平静,脑壳里仍在翻江倒海,一会儿像狂风骤起,一会儿又像怒潮汹涌。

一张张盖天铺地的大字报,一幕幕当年惊天动地的战斗场面,像过电影一样,不停地在脑海中交替闪现着。

在党内高层里,对朱德的宽宏大量,早已是口碑载道,称赞他是能容天下事的“大肚弥勒”,毛泽东赞誉他是“度量大如海”。

但他对那些跟随自己多年的人背叛了自己,同造反派一起编造事实,搞所谓“揭发”,十分痛心。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