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检阅红卫兵:千万别受这套的骗(2)

核心提示:   毛泽东摇摇头说:“中国有句老话是‘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如果能顺利地闯过这两关,就能活到一百岁,不过我不想活那么久,我最多活到七十三岁,那么我还能活四年。”

“为什么?您至少可以活到八十四岁。”蒙哥马利很惊讶,“这太悲观了。”

“不,我要去见我的上帝,我的上帝是马克思,我有许多事情要急于同他讨论。”毛泽东认真地说。

蒙哥马利叹了口气说:“哎,要是我知道马克思在哪里,我一定找到他,同他谈一谈这个问题,告诉他中国离不开你。”

蒙哥马利和毛泽东的话把在座的人都逗笑了。

接着蒙哥马利问到毛泽东继承人是谁?毛泽东说:“共产党没有王位继承法,但也并非不如中国古代皇帝那样聪明。斯大林是立了继承人的,就是马林科夫,不过他立得太晚了,而且他生前没有公开宣布,也没有写遗嘱。马林科夫是个秀才,水平不高。一九五三年斯大林呜呼哀哉,秀才顶不住,于是乎只好来个三驾马车。其实不是三驾马车,是三马驾车。三匹马驾一辆车,又没有人拉缰绳,不乱才怪。赫鲁晓夫利用机会,阴谋篡权,此人的问题不在于用皮鞋敲桌子,而在于他是两面派,斯大林活着的时候,他歌功颂德;死了,他把斯大林说得一塌糊涂,是个十足的两面派。”

毛泽东话锋一转,又回到中国的实际问题上:“我们和苏联不同,比斯大林有远见,我们‘八大’通过新党章,里面有一条;必要时中央委员会设名誉主席一人。为什么要有这条?必要时谁当名誉主席?”

他看看在座的人,用手一指自己的鼻子:“就是鄙人。鄙人当名誉主席。谁当主席?我们的副主席有5个,排头的是谁?刘少奇。我们不叫第一副主席,它实际上就是第一副主席,主持一线工作。刘少奇不是马林科夫。前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改名换姓了,不再姓毛,换成姓刘了,这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出来的,过一段时间,两个主席就都姓刘了。要是马克思不请我,我就当那个名誉主席。谁是我的继承人?或许战略观察,这只是一层纸,一捅就破,这层纸就让这位元帅来捅吧,捅破了有好处,让国内外都能看清楚。这位元帅是好意,我要告诉他,我随时准备见马克思。没有我,中国照样前进,地球照样转。”

蒙哥马利听得入了神。

毛泽东接着笑着说:“这个问题我们已经确定下来了,是刘少奇。”

蒙哥马利接着问:“刘少奇之后呢?会不会是周恩来?”

毛泽东说:“不知道。刘少奇以后的事我不管,那个时候我将和马克思在一起了,我相信他们自己会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这条船不能离开你。”蒙哥马利真诚地再一次强调。

“暂时不离开。”毛泽东肯定地挥了一下手,接着他又笑着说:“不过人早晚要死的,死亡大致有五种方式:被敌人开枪打死,坐飞机摔死,坐火车翻车撞死,游泳淹死,生病被细菌杀死。这五条我都准备了,我赞成火葬,把骨灰丢到海里喂鱼。”

蒙哥马利听了毛泽东的这番话,非常真诚地说:“可是我希望我能活到一百岁,我已经过了七十三岁这一关了。”

毛泽东凝视了蒙哥马利一会,认真地说:“元帅是特别人物,相信能活到一百岁以上。”

上世纪60年代,有一次,埃德加·斯诺和毛泽东一起在天安门城楼检阅红卫兵,人山人海,飞舞的红旗汇成了火样的海洋,震耳欲聋的口号此起彼伏。斯诺对毛泽东说:

“我常常想,不知道那些呼口号最响,挥动旗子最起劲的人,是不是像有些人说的在打着红旗反红旗?”

毛泽东点了点头,他说:“这些人分三种,一种是真心实意的;第二种是随大流,因为别人喊‘万岁’,他们也跟着喊;第三种人是伪善的,你千万别受这一套的骗。”

“你对现在的这个现象怎么看?”斯诺问。

毛泽东似乎是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人总是要死的,任何人都避免不了要见上帝,这是自然规律,谁能活一万岁?”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