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粟裕为何能安然度过文革 和林彪有很大的关系(2)

核心提示: 谁知那位副团长不理解粟裕同志的意思,真的以为他没听见,又说一遍:“粟裕同志,咱们集合全体代表,请江青同志作指示吧。”林彪事件后,粟裕立即给中央写信,力主为陶勇平反。陈一见到粟裕,就对他早在“文革”初期对他们全家的关怀表示感谢。

庐山会议上“一声不吭”

1970年8月的庐山会议,是在浓浓的云雾中召开的。没有参加那次会议的人是很难理解当时山上的气氛的。

在那白色恐怖的日子里,一些受难的老同志托粟裕转信。粟裕处理的原则是,凡是托他呈送周总理的,他都转上去。但是一些军队干部托他向林彪及其死党转呈自己的申诉时,他都一律拒绝。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并不能直言,推脱说:“我很难得见到他们,要相信党,问题总会解决的!”有时引起一些同志的误解而伤心,他亲自看到有的含着泪水离他而去,只能叹一口气,来控制自己抑郁不平的心情。

粟裕是带着军事科学院的中央委员上山的,他们被编在了西北组。在周恩来宣布了会议议程以后,毛泽东问:“谁还讲话?”林彪说:“我想说两句。”

于是林彪就在开幕会上作了一个很有点火药味的发言。他攻击那些同意不设国家主席的人说:“毛主席的这种领导地位可以说是我们胜利的各种因素中间的决定因素。”“这个领导地位,就成为国内国外除极端的反革命分子以外,不能不承认的。”

粟裕听了林彪的这个讲话以后,并没有引起更多的重视。但他隐约感到这里面有点什么潜台词。

第二天,就有人开始串联了,吴法宪要求全会听林彪的讲话录音,还说,有反对毛主席当国家主席的人等等。到了8月24日的下午,陈伯达、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分别在华北组、中南组、西南组和西北组发言,支持林彪的讲话,不点名地攻击张春桥等人。会议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这时候,粟已经预感到这里面有名堂,是两个集团之间的斗争。而对这两个集团,粟裕都有自己的看法。对林彪、江青的所作所为,他是怀有高度警惕的。

由于林彪集团的主要力量在军队,也就有人来找粟裕,要他“赶快表态吧”,“到了该表态的时候了”。粟裕听了,没有说话,没有表情。到了25日,华北组的发言作为全会的六号简报发到了粟裕手上。他更加感到事态的严重———这绝不是个设不设国家主席的问题。

由于有了这个六号简报,设国家主席的呼声越来越高。有的组通过了决议,要求宪法草案一定要写上设国家主席,一定要让毛主席当国家主席。还有人说毛主席实在不愿当,可以让林彪当。

军事科学院的几位中央委员怎么办呢?总得有个态度吧。有人对粟裕说:“粟老总,咱们也该表态了吧。”粟裕说:“别急,再等一等。”

按说他是军队的代表,应该表示支持林彪的意见,但他就是不吭声。他觉得这背后有名堂。果然不出所料,当天下午,他出席了各组组长参加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毛主席在会上大光其火,点名批评陈伯达等人的发言。

会议决定,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讲话,收回六号简报。这时候,小组的同志们才感到粟裕的深思熟虑。要表态的同志找到粟裕,说:“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们就犯错误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