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亲历者忆文革揪斗干部 为何人人喊“打死他”

核心提示: 坚决支持无产阶级革命派呃,立场坚定斗志高……”   (二)   大概在1967年初,“支左部队”贴出声明,宣布“宣联总部”为“无产阶级左派”。宣汉的“红造司”首领及其干将,个个成了“造反英雄”,凯旋出狱,砸烂“公检法”,掀起揪斗“走资派”的高潮。

核心提示:“老子来揭发!59年、60年,你不顾宣汉人民死活,打肿脸充胖子,说宣汉农业大丰收,不仅不需要国家救济,还能支援国家建设,把宣汉粮食大批外调,饿死了多少宣汉人?”

(一)

“文革”之初,毛主席就说:“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并率先发动炮打“司令部”,号召红卫兵全国大串联,异地闹革命,造“走资派”的反。

我老家在四川宣汉县,那时,县里的“红造司”(“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的简称)大闹天宫,扬言要揪出宣汉最大的“走资派”,矛头直指县委书记张佩云。张书记生活朴素、工作勤恳,八路军出身,南下干部,常年在乡下蹲点,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文革”前就有“焦裕禄式的好干部”之誉。另一群众组织“宣联总部”(“宣汉县革命造反派联合总部”的简称)主要由工人、职工以及附近公社的农民组成,旗帜鲜明地站出来保卫张书记,被“红造司”斥为“保皇派”、“麻老保”。两派人员都手捧“红宝书”,在灯光球场展开大辩论,宣称自己是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左派”,斥骂对方为“资产阶级保皇派”。“红造司”中有个小将,站出来伶牙俐齿地说:“张佩云是县委书记,若没有他包庇纵容,宣汉这些大大小小的当权派,敢疯狂走资本主义道路?”他手指“宣联总部”中比他年纪大很多的人,咄咄逼人:“你回答——回答!”对方中有一人突然翻开“红宝书”扉页挡在胸前,毛主席像便直端端地对准那名小将,此人吼道:“好哇!你狗胆包天,竟敢指斥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一面怒吼,一面振臂高呼:“谁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就砸烂他的狗头!”正当小将张口结舌、万分狼狈之际,“红造司”的另外两名小将冲上前来,吹胡子瞪眼地大喊道:“好哇!你竟敢拿伟大领袖毛主席做挡箭牌!是可忍,孰不可忍!”同时也振臂高呼:“谁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就砸烂他的狗头!”在一片“砸烂狗头”的怒骂声中,双方先是推攘,接着大打出手。我挤在人群中,仓皇而逃,差点绊倒被人踩在脚下,半夜还噩梦联翩。

翌日,我到学校,同学“程咬金”见我就骂:“我×你妈!”我一急,指着他脱口而出:“我×——”话刚骂一半,顿时目瞪口呆,只见他翻开“红宝书”,毛主席像正好与我面对面。我马上改口,说道:“你拿毛主席做挡箭牌,好反动哦!”“程咬金”却得意洋洋地说:“什么挡箭牌?毛主席是我的大救星!你指啊!骂啊!”我急中生智,手指头一弯,指向不远处黄桷树下踢毽子的他姐姐:“我×她的妈!”“程咬金”笑嘻嘻地说:“算你娃反应快。”就这样,同学们群起效仿,我们都手持“红宝书”,到处挑衅,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直至后来被老师叫停。

“红造司”和“宣联总部”两派就张书记是不是“走资派”的问题闹得不可开交之际,“中央支左部队 ”入驻宣汉。这支部队番号为7837,首长姓肖,是团政委,坐吉普车,很威严。他们是奉中央军委之命,来宣汉支持真正的“无产阶级左派”。学校里,老师开始教我们唱:“英雄的解放军哩,支左就是好呃!毛泽东思想第一条,第一条呀嚯嘿!坚决支持无产阶级革命派呃,立场坚定斗志高……”

(二)

大概在1967年初,“支左部队”贴出声明,宣布“宣联总部”为“无产阶级左派”。我妈参加的是“宣联总部”,她此时摸着我的头,无比庆幸地说:“幸好这次运动没站错队啊!”“红造司”的革命小将们很不服气,一边派代表到北京上访,一边继续批斗宣汉中学的庞校长。庞校长实在想不通:“我一贯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咋就莫名其妙成了‘走资派’?”他最终受不了凌辱,自杀身亡。

同年3月,风云突变,宣汉县公安局得到上级指令,以“现行反革命罪”逮捕“红造司”首领及其干将。这次行动是全国性的,成都称为“二月逆流”,我老家慢半拍,就叫“三月镇反”,据说是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对革命造反派的疯狂反扑。我初中班主任王老师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投入狱中。王老师顿觉天塌地陷,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从此落下失眠症。

三四个月后,“二月逆流”、“三月镇反”被“中央文革”彻底否定。宣汉的“红造司”首领及其干将,个个成了“造反英雄”,凯旋出狱,砸烂“公检法”,掀起揪斗“走资派”的高潮。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