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红四军高层风波:朱德反对毛泽东搞家长制

核心提示: 余教授是这样叙述1929年红四军“七大”前后有关毛泽东、朱德之争的:   朱毛之争原委要从1929年初朱毛率军离开井冈山谈起。后来在红四军“七大”上,经全体出席者的表决,毛泽东的前委书记职务被撤,陈毅当选为前委书记。

 摘要:许多历史事实充分说明,朱德从一上井冈山,就把自己的命运与毛泽东联系在一起了,对“朱毛”一词是十分珍惜的。所以他决不会反毛泽东的。但朱德为什么这次“反”毛泽东呢? 

 

朱德从一上井冈山,就把自己的命运与毛泽东联系在一起了,对“朱毛”一词是十分珍惜的。所以他决不会反毛的。但朱德为什么这次“反”毛呢?

关于朱德和毛泽东在井冈山革命斗争时期的争论及其后来的影响,虽在一些历史书籍中有所记载,但对其争论的由来与实质却语焉不详。有幸的是,2009年7月12-15日,我参加了“文化部文化管理清史办干部井冈山培训班”,其间,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特聘教授余伯流先生给培训班全体学员讲了一堂生动的《井冈山斗争与井冈山精神》的课。他在谈到1929年红四军“七大”前后有关井冈山革命道路的开辟者和奠基人,红四军的主要领导人毛泽东、朱德争论一事时,较为详细地介绍了他如何根据和运用中央档案馆的档案,实事求是地介绍了以往为党史、历史课本讳莫如深的这一段历史,并说“实事求是”是他多年研究中国革命史的最主要的经验。

余教授是这样叙述1929年红四军“七大”前后有关毛泽东、朱德之争的:

朱毛之争原委要从1929年初朱毛率军离开井冈山谈起。朱毛下山后,一路行军并不顺利。毛泽东感到,在国民党军队穷追不舍的情况下,红四军党内再照过去那样,遇事层层讨论、层层汇报,直至前委最后定夺,太麻烦不说,还会贻误战机。于是做出了“停止军委办公”的决定,取消了以朱德为书记的军委。对此,朱德无意见,陈毅表示同意。2月,中共中央去信,莫名其妙地要红四军分散行动,并令朱毛到上海“学习”。此信在红四军内引起了混乱。毛泽东不愿意去,并劝朱德也不要去,红四军上下也不希望他们去。毛泽东为此写信批评了中央的决定,中央后来也不再提及此事,但却派了刘安恭到红四军任职。刘安恭一来,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刘安恭与朱德同为四川籍,两人又同在德国留过学,关系不错。他受党中央委派,到红四军后,毛泽东出于红四军内部对刘安恭本人资历、经历的尊重,征得朱德、陈毅的同意,决定恢复临时军委,让刘任红四军临时军委书记和政治部主任,位在毛、朱之下,陈毅之上。由此引起了一场朱毛之争。刘安恭一到任,即与毛泽东争权。他召开红四军军委会议,并做出决议,撇开党中央关于军委统辖于前委的指示,由军委统辖红四军,要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委“只管地方工作”,并提出要反对红四军中存在的“家长制”。毛泽东看了这个决议后,大吃一惊,非常生气,立即召开前委会议,取消了临时军委。刘安恭激烈反对,认为,“既名四军,就要有军委”,指斥毛泽东和前委“管得太多”,“权力太集中”,毛有“家长制”作风。朱德赞成刘的观点,他提出,“党管一切为最高原则”,但应“通过无产阶级组织,起核心作用”;并批评毛泽东在实行“由上而下的家长制”,说毛“强调党员行动受限制,但他自己的行动是自由的”,“不听中央调动”。而毛泽东则坚持己见,非要废掉临时军委不可。由此朱毛之争持续了半年之久。

说到这里,余教授颇带感情地说“这不影响我们对朱老总的热爱”。随后,他接着说,朱毛之争在雷湖和白沙两次会议上依然激烈地进行着:

1929年五六月,红四军在雷湖和白沙举行了两次前委扩大会,就设立军委等问题进行讨论。双方依然争执不下。毛泽东见会议无结果,愤然表示要辞去前委书记职务。在白沙会议上,毛的观点得到36票赞成,朱、刘等5票反对。但毛在会议后,还是表示要辞职。陈毅在朱毛之间始终持调和立场,希望两人从党和革命的立场出发团结一致。他说:“你们朱毛两人,一个晋国,一个楚国,你们两个大国天天在吵架,我这个郑国在中间不好办。跟哪个走,站在哪一边?我就是怕红军分裂,怕党分裂。我是希望你们两个团结。”陈毅的调解未能起作用。后来在红四军“七大”上,经全体出席者的表决,毛泽东的前委书记职务被撤,陈毅当选为前委书记。林彪在雷湖会议后却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要毛不要辞职。他还在信中说,朱德整天“无所事事”,“有当领袖欲望”,毛看了信后“若有所思”。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