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姚文元有历史问题,为何还能获江青重用?

核心提示: 江青密谋“第二篇有分量的批判文章”,姚文元由此走上斗争“前沿”,女教授一席话引起毛泽东深思,吴晗执笔塑造海瑞舞台形象,一场灾祸从天而降   进入1965年,江青的文艺活动更加活跃且频繁。

本文摘自《实话实说红舞台》,顾保孜 著,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

1967年5月23日,首都召开了史无前例的纪念大会。会议由江青主持,陈伯达讲话。也就在同一天,样板戏正式登上首都的舞台。有京剧《智取威虎山》、《海港》、《红灯记》、《沙家浜》、《奇袭白虎团》,芭蕾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交响音乐《沙家浜》。这就是相伴“文革”始终、闻名遐迩的八个“革命样板戏”。打这之后,江青的名字和这八个戏紧紧地连在一起,她对京剧革命的热点讲话和工作行踪不断地出现在报刊上。

江青密谋“第二篇有分量的批判文章”,姚文元由此走上斗争“前沿”,女教授一席话引起毛泽东深思,吴晗执笔塑造海瑞舞台形象,一场灾祸从天而降

进入1965年,江青的文艺活动更加活跃且频繁。

除了在京剧改革上下力气外,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继1963年5月文汇报《驳“有鬼无害”论》之后,她在上海锦江饭店秘密策划着第二篇“有分量的批评文章”。这次矛头依然对准历史剧,只是由对“鬼”变为对“人”。

江青再度求助于原上海市委负责人。他一口答应下来,把任务交给张春桥。

照理,张春桥这位宣传部长完全可以独力承担江青交给的重任。不过,张春桥城府颇深,知道这次牵涉面会很广,不想得罪过多的人。这次他宁可在幕后指挥,也不会像上次答应改编京剧那样,一口应承。他向江青推荐了上海的一位“青年文艺评论家”。

这人就是以后闻名全国的大笔杆子姚文元。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