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令蒋介石、戴笠胆寒的“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

核心提示: 王亚樵的“斧头队”在上海“砍”出了一片天地,拜在他之下的门徒越来越多,王亚樵也因此一跃成为“上海劳工总会”的总头目,会员达十几万,门徒增加到数千人。他们与王亚樵交往甚密,结拜成了把兄弟。

编者的话: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组织——铁血锄奸团。汉奸卖国贼听到这个名字,无不闻风丧胆。而锄奸团团长,就是号称“民国第一杀手”的斧头帮帮主王亚樵。

  从拜把兄弟到死对头

蒋介石一提这个人,假牙就发酸;戴笠若是听说这个人露面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门窗是否关好;汪精卫体内的子弹就是王亚樵派去的杀手射中的;连上海滩的“大佬”黄金荣、杜月笙遇上王亚樵,也得绕着道儿走……

原国民党军统少将沈醉之女沈美娟,曾采访过多次参与王亚樵暗杀活动的华克之先生,并从父亲那里得知了戴笠早年与王亚樵的交往以及最后反目成仇、王亚樵终被戴笠诱杀的详细经过。沈美娟女士曾撰写、出版了纪实文学《职业杀手—王亚樵》一书。近期,应环球人物杂志之邀,她特将其中最传奇的内幕,展现给读者。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王亚樵是赫赫有名的“斧头帮”帮会头领,拥有数千门徒。因为他出身贫寒,一向同情劳苦大众,并且具有强烈的爱国激情,所以常以改造社会为己任,以革命者自居。遗憾的是,他满脑子都充满了个人英雄主义、无政府主义和江湖义气。为了寻找出路,为了朋友义气,他常常不惜用暴力和暗杀的手段去对抗社会、对抗权贵。

  在上海“砍”出一片天

王亚樵1887年出生于安徽合肥。辛亥革命爆发后,年轻气盛的王亚樵在安徽都督、老同盟会员柏文蔚的勉励下,雄心勃勃地在乡间组织过地方武装;后又加入“中国社会党”,在上海接触到“无政府主义”研究小组,并和其中的几个激进分子组织了“安那其学会暗杀小组”;他还随柏文蔚加入了“中华革命党”,参加过“二次讨袁”运动……

种种尝试失败后,穷困潦倒的王亚樵在上海滩游荡,在柏文蔚的支持下,接管了上海“安徽同乡会馆”,生活才算安定下来。这期间,王亚樵深深体会到上海劳工的辛酸,决定成立 “安徽旅沪劳工会”。王亚樵专门买来100多把斧头,组成“斧头队”,为饱受欺压盘剥的劳工撑腰出气。只要哪个工会会员被资本家或地痞流氓欺负了,他的“斧头队”就一拥而去,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或砍或杀,异常凶猛。他们高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普通人都避而远之,连上海青帮大亨黄金荣、杜月笙也惧其几分。

王亚樵的“斧头队”在上海“砍”出了一片天地,拜在他之下的门徒越来越多,王亚樵也因此一跃成为“上海劳工总会”的总头目,会员达十几万,门徒增加到数千人。

1923年11月,王亚樵受皖系军阀卢永祥之子卢小川之托,暗杀了盘踞在上海的直系亲信——上海警察厅厅长徐国梁,因此受到了卢永祥的赏识。卢永祥除赠给他重金外,还委任他为浙江别纵队司令,把湖州地区划给他做据点,让他招兵买马,练兵备战。

王亚樵欣喜若狂,立即把总工会丢给几个手下管理,自己带着其他部众到了湖州。后来成为军统特务头子的戴笠,当时正在江山县自任保安乡自卫团团总,被王亚樵招了进来,任命为纵队长。而后来成为“西北王”的胡宗南,以及投奔了冯玉祥的方振武、余亚农等人也加入了别动队,成为纵队长。他们与王亚樵交往甚密,结拜成了把兄弟。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