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毛泽东落选 陈毅任红四军前委书记始末

核心提示: 一种意见认为,前委的领导工作重心仍在军委,“军队指挥需要集中而敏捷”,由于战斗频繁和部队经常转移,由前委直接领导和指挥更有利于战斗,不必设立重叠的机构,并批评在前委之下、纵委之上硬要设立军委实际上是“分权主义”。

朱毛红军在井冈山会师不久即成立了红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兼前委书记。1929年春,在红四军高级干部中发生了一场波及全军的异常激烈的争论,导致毛泽东暂时离开红四军的领导岗位。陈毅后来表示,就是三拜九叩也一定要把毛泽东请回来。朱德让陈毅转告毛泽东:“朱毛不能分,也不会分”!历史的真实情况到底如何?本文从大量的档案史料中查寻到鲜为人知的轶事。

 毛泽东落选,陈毅临时担任前委书记

1929年6月22日,为解决红四军党内军内发生的分歧和争论,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在龙岩城中的公民小学一座名叫“兴学祠”的院内吵吵闹闹中举行。大会的主持者是陈毅。

这场分歧和争论由来已久。处于初创时期的红四军是一支有各种成分和来源的部队,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诸如单纯军事观点、流寇思想、极端民主化、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宗派主义等时隐时现。他们习惯于“军官权威”,不习惯党的领导;他们乐意“流动游击”、“走州过府”,不乐意做艰苦的根据地群众工作,这严重地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转战赣南闽西过程中,红军的处境相当艰苦。部队中,包括领导层,对有些问题的认识出现了分歧。这时,中共中央派刘安恭到红四军工作,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严重起来。

刘安恭是四川人,早年留学德国,回国后在四川省当过邮政局长,后来加入共产党,并被派往苏联学习军事。1929年春回到上海,党中央分配他以中央代表名义到红四军工作,红四军前委任命他为临时军委书记、政治部主任。由于他是从列宁故乡来的,见过斯大林,又是中央代表,因此,大家对他十分推崇。刘安恭有个特点,喜欢对看不惯的事评头品足,凡有会议,他必参加,会上争着发言。对红四军早已确定的、实践证明了是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他总是以苏联红军模式和标准批评个没完没了。有一次前委会上,他说:“红四军的规章制度,马列主义经典著作上没有记载,一个字也对不上号,不合规范,土里土气,农民意识太强,要统统废除。而苏联红军是世界上第一流的军队,我们要完全彻底学习模仿,用他们的‘一长制’建设中国红军……”就在刘安恭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之时,毛泽东再也忍不住了,他严肃地说:脑袋长在自己肩上,文章要靠自己做。苏联红军的经验要学习,但这种学习不是盲目的,不能东施效颦,必须同中国革命的实际相结合……

刘安恭碰了一个大钉子,十分不悦,他打断毛泽东的话说:“你对马列缺乏信仰。马列著作就是要句句照办!”

陈毅批评刘安恭说:“你刚回国不久,才到苏区,不了解中国工农红军的发展历史和斗争实况,就主张搬用苏联红军的一些做法,像个钦差大臣,下车伊始就哇哩哇啦乱放炮!……”

此后,刘安恭对毛泽东意见更大,一有空就下部队搜集情况,对毛泽东从实际出发的一些正确主张任意指责。是年2月,中共中央给红四军一封信,要红四军分散行动,散入农村,还要毛泽东、朱德离开红军到中央工作。对这个明显不符合实际的决定,毛泽东和所有前委委员都不赞成。4月5日,毛泽东以前委名义复信中共中央,阐明了理由。后来,中央也同意了朱德、毛泽东继续留在红四军的请求。

然而,刘安恭硬要抓住“中央来信”大做文章,指责毛泽东对抗中央,搞书记专政。主张按中央指示办,分散红军,逼迫朱德、毛泽东离开红四军。

红四军第二次入闽,5月13日一举攻克龙岩城之后,由于地方工作一度繁忙,前委决定恢复2月初在罗福嶂会议上已撤销的中共红四军军委,指定刘安恭任临时军委书记。可是,刘安恭在他主持的一次临时军委会议上擅自作出一条决定:毛泽东主持的前委只许讨论红四军行动,不许过问军队其他事务。下级党委作决定限制上级党委的领导权,这显然是错误的。于是就以军委的问题为焦点,加剧了红四军党内本已存在的有关军队的领导、单纯军事观点和流寇思想等问题的争论。

5月底,永定守敌省防军第二混成旅黄月波团弃城而逃。在永定的湖雷,毛泽东主持召开了中共红四军前委会议。会上,就党对军队领导的问题发生了激烈争论。争论的焦点是红四军内是否仍要设立军委。一种意见认为,“既名四军,就要有军委”,指责前委“管的太多”,“权力太集中”,是”书记专政”,有“家长制”倾向。一种意见认为,前委的领导工作重心仍在军委,“军队指挥需要集中而敏捷”,由于战斗频繁和部队经常转移,由前委直接领导和指挥更有利于战斗,不必设立重叠的机构,并批评在前委之下、纵委之上硬要设立军委实际上是“分权主义”。

大家意见未能统一,相反地争论更加扩大化。这就使前委无法统一领导,不好开展工作。

毛泽东、陈毅感到问题越来越严重,认为争论焦点虽然集中在要不要设军委,但实质是党要不要领导军队、怎样领导军队的问题,显然这是一个事关重大的原则性争论。

前委于6月8日在白砂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毛泽东的“军委应该撤销,集中权力于前委”的主张遭到刘安恭的极力反对。毛泽东表示不能担负这种不生不死的责任,请求前委马上调换书记,让他离开前委。

陈毅对刘安恭的行为十分气愤。为了维护毛泽东的领导地位,他劝毛泽东不要辞职,建议撤销刘安恭军委书记和政治部主任职务。这一建议很快得到大部分前委成员的同意,于是免去了刘安恭在军部的职务,改任第二纵队司令员。同时举手表决,同意取消军委。

军委是取消了,可党内争论的各种问题仍没有解决。毛泽东执意不肯收回辞职请求,陈毅只好代理前委书记。

白砂会议后,红四军党内军内,上上下下,沸沸扬扬,议论纷纷。刘安恭对失去职位十分恼火,几乎天天都散布谬论。

红四军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由此召开。会上,主持会议的陈毅号召“大家努力来争论”。会场空气紧张激烈。陈毅担心再争论下去,红四军会产生分裂。为了求得和解与团结,他尽力做了协调工作。对不同意见的偏激之处,采取“各打五十大板”,都作了批评。其中对毛泽东予以严重警告,对朱德予以书面警告。在进行前委书记选举时,陈毅的票数明显占上风,他赶紧摆手说:“不行,不行,我干不了这个前委书记。”但不管陈毅怎么推辞,还是被选为前委书记。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