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前副总理姚依林讲述毛泽东逝世前后剧烈动荡(3)

核心提示: 外贸部的“批林批孔”始终未乱,表面也轰轰烈烈,还开了训练班,实际上有出奇制胜的招数。周总理便叫他去穗看看,同行者有外交部副部长符浩、外经部副部长李克,他们组成三人小组开赴广东检查展览会现场。马天水找上门来谈的是想让上海管财贸的头头黄金海到外贸部当副部长,征求他的意见。

他的心脏病适时发作,便借机找李强、柴树藩同志商议:“我干脆去住医院,住它几个月!”

4月5日天安门事件发生时,他住在友谊医院。那时北京医院有两派打架,友谊医院无两派打架,外贸部的医疗单位是北京医院,他未转去,一直在友谊医院,由内科查医生治疗。他检查出来有糖尿病、心脏病。当时“四人帮”挑选了一批《人民日报》记者到外采访,通知他去看清华大学中打倒邓小平的大字报,去看原为北京饭店画的、现在北京饭店里展览的所谓“黑画”。记者又拟去外贸部采访他,询问对打倒邓小平的看法。他便住在医院里不出来。

6月1日干脆离院去北戴河休息。住到7月地震时,伤员大量送到北戴河,医院内住满伤员,他乘吉普车返回北京。在家呆了一天,又住进友谊医院。 9月9日,毛主席逝世。外贸部宋秘书送报纸信件到医院来告知了他,毛主席停灵于人民大会堂,通知中央委员需轮流去人民大会堂守灵,一班守灵半个小时,他出院上班,也去守灵一周。

住院期间,他惟一常去的是陈云家。陈云住北长街,他有件事只可与陈云同志谈:1974年有位朋友陈其襄告诉他江青是叛徒。陈的爱人有一同学在解放前被捕时曾和江青关在一室,了解江青叛变情况。他调陈到外贸部,并请陈去沪找到那个同学写了一份材料。当时这是需冒大风险的,长春有一个和江青同狱的同志即遭杀害。那份材料一时无法送出,他也不敢保管,只好拿去给陈云同志过目,材料便保存在陈云处。

毛主席逝世后,华国锋继任主席职,但“四人帮”阴谋夺权变本加厉,党心民心更望激浊扬清,对“四人帮”不可掉以轻心。他为此多次走访陈云,感到是个时机,应把那份材料递上去。陈云迅即将材料密交叶帅。当时陈云在家正反复筹谋如何力挽狂澜。1974年以来,形势变化急遽:周总理去世,毛主席对接班人的考虑久未解决,王洪文被老人家拉到身边,还撑不起,“四人帮”难以成器。老人家左思右想,才决定起用邓小平。

那时邓小平正在江西劳动,被召返京。毛主席说邓小平人才难得,要他出来后不要和江青作对,送邓小平八个字:“柔中寓刚,绵里藏针。”1975年邓小平复出,他矫枉匡谬,无法不和“四人帮”对立,矛盾日深。“四人帮”又通过毛远新作用于毛主席,发动了所谓“反击右倾翻案风”,意图重新打倒邓小平。

周总理逝世后,天安门事件充分表现了人民群众拥邓怀周、反“四人帮”的满腔积愤。“四人帮”借机镇压,又归罪于邓,把邓小平软禁在家,监视起来。 1976年初毛主席起用了华国锋。华国锋是山西人,他是抗战时期老干部,多年在毛主席家乡任省委书记,毛主席认定华国锋是可以继承他的遗愿的。但“四人帮”岂容他人为首呢? 他们居心叵测。

陈云在家里琢磨的是在即将召开的十届三中全会上,有无可能利用合法斗争打倒“四人帮”? 他把中央委员名单反复研究,算来算去,感到十届三中全会上“四人帮”的力量还是雄厚的,何况毛主席刚刚去世,党内因循守旧、封建传统思想仍成风气,恐对局势敢怒而不敢言者大有人在! 十届三中全会上以合法斗争打倒“四人帮”是无把握的事。

陈云当时和叶帅时有来往,叶帅住在西山。他们恐情况暴露,常令孩子们传话。叶帅掌握着军委的部队、西山警卫部队……

叶帅和陈云研究要打倒“四人帮”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大会合法斗争,二是武装解决。通过十届三中全会解决,算来没有把握,叶帅坚决同意采取第二种办法,他下了决心。于是叶帅亲自去找华国锋商谈,华国锋立即同意,去说服汪东兴。汪东兴见大势已成,同意调动八三四一部队。

1976年10月6日晨,华国锋召集“四人帮”到中南海开会,八三四一部队受命警卫,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进去一个抓他一个,江青是从家里抓走的。同时,耿飚带领部队进驻中央电视台,飞机场也已由军队控制。

7日晨6时,玮子去医院给爸爸报信:“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他闻讯立即出院,到陈云家里去。

他现在可以公开地把上海写江青叛徒材料的同志接来北京了,并和中央负责办案的人取得了联系。江青写自首书一事后来未做大问题办理,因为她的罪恶已经远远地超过此事了。

文章摘自《姚依林百夕谈》作者:姚锦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