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钓鱼台国宾馆 为何没有1号和13号楼?

核心提示: 对此,全面负责北京迎国庆布署建设的彭真同志听说外交部相中了它,于是大笔一挥——“全部划归外交部”。杨琪良笑道:“是划归国宾馆。我们只是把这里弄得漂漂亮亮,也为北京造一处新景点嘛。” 钓鱼台国宾馆的主设计师,是中国著名的建筑师张开济。

人间的英雄有的惊世骇俗,有的默默无闻。人们创造的“奇迹”往往也是这样。

共和国60年华诞将至,人们自然会想到以往逢五逢十的庆典,会想到半个世纪前为此落成的北京“十大建筑”。可是,你是否知道还有第十一个呢?它,就是同样在1959年落成的北京钓鱼台国宾馆。

今天,在它的建设中迸发过的独特创意、多元风格以及人们为之付出的艰辛与智慧,已随着岁月的风卷云舒渐渐稀释淡薄。当年这座被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誉为全国惟一的国宾馆建筑群,也就成了一个静悄悄的“奇迹”。

缘 起

1958年夏,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建国10周年大规模庆典的事情,考虑到届时将邀请各社会主义国家的首脑政要来华,周恩来总理提出要兴建一座有特色的高级国宾馆动议。同年10月8日,中办主任杨尚昆通知外交部“中央授权外交部办理此事”。“此事”非它事,是一个真材实料的巨大建筑群哟!而且时间已不到一年,如此紧迫,怎么得了?!

好在当时中央各部委(包括外交部)的许多负责人都曾是从硝烟炮火中拼杀出来的指挥员,对党中央的指示均视为如山的“军令”。担任过兵团政委的副部长姬鹏飞立即把任务交给了当时的部总务司司长杨琪良。

杨琪良何许人也?10年前他还是人民解放军一野二师的副政委,是参加过保卫延安、解放大西北各重大战役的一员猛将,新中国刚一成立就奉命脱下军装穿上西装,出任驻波兰共和国的第一任政务参赞。现在,由他这个当年指挥过千军万马的“文装解放军”来挑头抓总,方方面面都觉得放心。

尽管只有十一个月的时间,但因为手里拿着党中央的尚方宝剑,杨琪良和那些军人出身、正值盛年的外交官们,仍然觉得底气十足。加上有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市长彭真、副市长万里的鼎力相助,本就一身豪气的他们更感到信心倍增!

选 址

国宾馆建在哪里?经过专门小组勘察择址,初步拟定两个方案。一个是东郊,一个是西郊,就是如今早成了市区的古迹遗存的钓鱼台地区。两方案各有优劣,最后由中央拍板确定选择了后者。毛泽东同意这样的意见:建在西郊,客人们下了飞机必经长安街天安门,可以看到古典也可看到现代,对中国的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留下直观印象。人,总是先入为主嘛。

中央选定的这个地区确有个古钓鱼台,始建于辽金,清乾隆年间修缮扩建。庭园中心那个“养源斋”是清乾隆四十三年竣工的行宫正殿。虽然此处早已荒芜,但毕竟有参天古树,有仅仅住着五六户人家的大片地,还有北方城市难得的水面。包括古钓鱼台在内的这片荒地共44万平方米。

对此,全面负责北京迎国庆布署建设的彭真同志听说外交部相中了它,于是大笔一挥——“全部划归外交部”。杨琪良笑道:“是划归国宾馆。我们只是把这里弄得漂漂亮亮,也为北京造一处新景点嘛。”

钓鱼台国宾馆的主设计师,是中国著名的建筑师张开济。与选址时如出一辙,设计也是两种。一种是建一幢高级饭店。那时还没有星级饭店的概念。如果有,恐怕不会低于5星。另一种就是脱胎于江南园林风格的花园别墅。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