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为何在文革中翻起刘少奇的历史旧账?(2)

核心提示: 对高岗、饶漱石的联合行动,蛛丝马迹都没有逃过毛泽东锐利的眼睛。饶漱石自己后来也承认:“我不否认我们两个在行动上、目标上都是反对少奇同志。”   可以说,第二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是毛泽东开始采取措施的转折点。

10月22日,毛泽东给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写信说:

请将联共党史六条结束语印成单张,于今晚或明天发给到组织会议的各同志,请他们利用停会的两三天时间,加以阅读、研究,可能时还加以讨论,使他们在刘少奇同志及别的同志在大会上讲到这个问题时,已经有所了解。此事(印发结束语)在今日下午领导小组开会时,请告诉刘、饶及胡乔木同志一声。同时可多印一点(可印一二千份),发给北京的干部,并由总党委通知各部门、各党组要他们阅读和讨论。

第二天,毛泽东又在刘少奇、饶漱石等人在会议上的讲话稿作了批语和修改。其中,多是强调集中力量认真执行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问题,因为在毛泽东看来,这才是核心问题,现在不是搞党内斗争的时候,而是需要全党团结一致的时候。

毛泽东在刘少奇的发言稿上加写了一段话:

现在是全党团结起来认真执行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时候,我们要将一个落后的农业国,改变为一个工业国,我们要对现存的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的改造,我们要在大约15年左右的时间内基本上完成这个伟大的任务,我们的组织工作就要好好地为这个总路线而服务,我相信同志们是高兴并是能够担负这个任务的。

毛泽东加写的“现在是全党团结起来认真执行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时候”,“我相信同志们是高兴并能够担负这个任务”的话,实际上是通过刘少奇向与会者传达一个信息:注意当前的任务,不要离开这个任务,包括组织工作。

他在这里加的一段话,是以刘少奇的口吻写的,显然是以一个中央领导人的口吻写的。就是说,刘少奇的中央领导人的地位是不会有所动摇的。

同样的,毛泽东在饶漱石的讲话稿上也加了一段话:

目前在全党执行过渡时期总路线,即变农业国为社会主义工业国、改造各种非社会主义的经济成分为社会主义的经济成分这样一个历史的时机,我们做组织工作的人,必须全神贯注为保证这个党的总路线而奋斗。我相信,全党组织部门工作的同志是能够担负这个伟大光荣的任务的。

毛泽东加写这段话同在刘少奇讲话稿上加写的那段话非常类似。这说明,毛泽东不希望会议离开原来的议题:讨论社会主义过渡时期总路线,更不希望会议出现斗争。

但是,饶漱石只是一味地攻击安子文,以至于暴露了自己的目的。饶漱石的问题被揭露后,高岗两次找毛泽东,要求保护饶漱石。高岗问题暴露后,饶漱石也为高岗“申冤”。

对此,毛泽东曾经风趣地说:“高岗说饶漱石现在不得了了,要我来解围。我说,你为什么代表饶漱石说话?我在北京,饶漱石也在北京,他为什么要你代表,不直接来找我呢?在西藏还可以打电报嘛,就在北京嘛,他有脚嘛。”

显然,毛泽东看穿了高岗这种自作聪明式的“保护”饶漱石的背后,实际上蕴藏着二人的“攻守同盟”。

1953年12月24日,中南海,同往日一样的平静,只不过,这一段时间出奇的平静。冬日的阳光也是懒洋洋的,只有北京那种刺骨的寒风飕飕地四处乱钻。

这一天,这里举行了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到会者有20余人,由毛泽东主持召开。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