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中共北京特科之谜 因何一日之间骨干全部被捕?

核心提示: 潘东周在蒋介石亲自下命令遭逮捕后,北京特科很快被查出与潘东周的派遣关系,随即,北京特科遭受了毁灭性破坏,各地党组织也遭受了沉重打击。然而,北京特科群体覆灭的原因,只有这么简单吗?

核心提示:1934年秋冬,对北京特科来说是残酷无情的。周怡、张玉琴被上海中央局调去工作后,开创北京特科的老同志一个都不剩了,北京特科改由李光伟负责。11月7日,北京特科成员李光伟、杨青林、刘子奇、袁国振、陈红、鲁克明、冀丕扬、贺善培、宋兰坡、陈东阜、阮慕韩、沈一平、佟子实、李雪飞、姚文秀、冀文广、龙殿林、贺林、郝任夫、李澄之、隋灵壁、王慎明(王恩华)等20余人突然全部被逮捕。原因是潘东周的暴露。潘东周在蒋介石亲自下命令遭逮捕后,北京特科很快被查出与潘东周的派遣关系,随即,北京特科遭受了毁灭性破坏,各地党组织也遭受了沉重打击。这是国共两党间谍战中中共损失空前的一次。

然而,北京特科群体覆灭的原因,只有这么简单吗?

睡在战备柜里的珍贵资料

我是偶然发现那一箱子档案的。那年我参加北京警察博物馆的筹备工作,只要和历史沾边儿的东西都是我搜集的目标、那是被叫做“战备柜”的绿色铁皮箱,里面“锁”着他们——北京特科。

或许,战备柜里的东西根本谈不上是档案,只是一些零星记忆。由头是,1980年5月,中共中央成立了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第二年8月就把健在的上海中央特科的“老情报”们清到北京开座谈会,请他们帮助搞清党史上一些重大问题,回忆没有被党史记载的事件。会上,来自上海的情报精英人物吴成方提了一条线索,他说,1931年6月20日,上海中央特科的陈赓从上海到了天津,通过胡鄂公找到他,交给他一个任务,在北方组建上海特科的下属地方组织。他即在北平组建了“北京特科”,并展开了卓有成效的治安保卫情报工作。

吴成方的话令与会者大为惊奇,人们都知道周恩来领导的上海特科或者中央特科,那是中共最早的情报间谍机关,却从未听说过“北京特科”。于是“北京特科”就成为这次座谈会的最大收获。

会后,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委托北京市公安局调查北京特科的来龙去脉。北京市公安局党史、公安史办公室主任于行前接到任务后,带着几位老警察去调查。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难以完成的工作。中国共产党当时处在幼年时期和地下状态,特别是情报工作,往往是口口相传,不留书面文字,北京特科严格遵守周恩来的指示:“不与党的地方组织发生联系,单独进行情报、兵运、保卫、锄奸等活动”,活动极为保密,再加上北京特科仅存在了短短的几年时间,亲历者和知情者很少,所以,调查进行得很缓慢。

但是,他们并没放弃,费尽周折,走遍全国14个大城市,查阅100多卷历史档案,找到了43名北京特科成员,最终认定吴成方和他领导的北京特科的确在当时白色恐怖中的北方秘密活动了近五年。

于行前和几位老警察带着抢救的历史而归,却因故没能把获得的稀缺资料整理成册,实现填补党的情报战线一段空白的愿望,致使刚挖掘出来的北京特科史实,又被长期锁在战备柜里。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打开战备柜,里面的资料大多是“老情报”们的被访已录,虽然支离破碎,却弥足珍贵。

我费了很大的劲儿,最终把那些零星记忆串成一条连贯的脉络,又参照党史、公安史等,惊奇地发现,那是一个由一些赤胆忠心的共产主义战士所组成的隐秘机构,他们受在上海的党中央和中共北方局领导,利用各种方式获取情报,选派得力人员打人敌人内部,著名的红色间谍潘东周,还有小说《红岩》里华子良的人物原型韩子栋,都是北京特科的谍报员。

我已经拂去历史尘埃,无权再让北京特科躺在历史深处,因为那条连贯的红色脉络上,除了一宗宗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更有一个个崇高不屈的英灵,他们虽不为人知,却始终默默地注视着现在,以先贤的目光。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