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邓小平为何交待与苏联人见面时只握手不拥抱

核心提示: 小平同志是我党对外关系的决策人之一,与苏共及其他共产党的领导人多次举行过谈判。他对国际共运的历史十分了解,也清楚党与党的领导人见面时那种“拥抱贴面礼”独特的政治含义: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社会主义阵营”的那种结盟,以及随后苏联东欧“大家庭”的那种“抱团”。见苏联人时“不拥抱”——这是老人家针对20世纪下半叶那段曲折的国际共运史和中苏关系史有感而发。

我在外交部工作期间,曾有幸对邓小平同志进行过零距离观察,与他的女儿谈起过其父亲,还有机会听部领导传达这位中国领导人的指示精神,听当事人讲述老人家的趣闻。

从“山重水复”到“柳暗花明”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10月1日成立,到苏联1991年12月26日正式解体,中苏关系经历了42年零86天的风风雨雨、阴晴圆缺。

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从十年全方位友好,到十年意识形态对立,再到十年军事对抗,直至兵戎相见,双方的伤亡都很惨重。由于“冷战”转入“热战”,盟国成了敌国,“本是同根生”,却“相煎”一二十年,双边关系几乎陷入“山穷水尽”的绝境。

20世纪70年代末,小平同志复出后,着手实行强国富民、缓和世界局势、与各国友好合作的务实政策。调整对苏关系这一影响战略全局的大事,自然也就进入到他的视野中。差不多与此同时,苏联与美国争霸已经力不从心,逐步从对外扩张的顶峰往下跌,从而被迫实行战略调整,也开始思考如何缓和对华关系。这两大因素客观上使得双方“相向而行”,中苏关系“绝处逢生”因而也就露出了一些曙光。

勃列日涅夫传来“绝唱”(去世前发出改善中苏关系的信号),小平同志通过多种渠道作出回应,并采取高屋建瓴、坚持原则、稳健灵活、锲而不舍的对策。

在小平同志的不懈推动下,经过长达6年异常艰难的中苏政治磋商,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苏联威胁中国安全这一关键问题上的态度,终于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下决心卸掉支持越南侵略柬埔寨这个历史大包袱,从而消除了牵制中苏关系正常化的最大障碍。

经过异常艰辛的十年政治对话,“山重水复”已达一二十年之久的中苏关系,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

中苏关系“半正常化”

中苏双方商定:中苏高级会见将于1989年5月中旬在北京举行。两国外长于1988年12月初、1989年2月初先行互访,为这一会见做准备。

中苏两国外长已经有30多年没有来往了。在20世纪80年代,他们只是在纽约联合国大会期间,曾见过几次面。因此,钱其琛外长把这次出访苏联看得很重,称之为“破冰之旅”。对于姗姗来迟竟达30多年之久的这次中苏外长互访,两国高层自然寄以厚望。

1988年12月1日,钱其琛外长到达莫斯科,开始对苏联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这是30年来中国外交部长首次踏上了苏联的领土。中苏两国外长就早日彻底解决柬埔寨问题交换意见,并达成了一些共识。

2日,戈尔巴乔夫在克里姆林宫会见了钱其琛外长。这是他作为苏共中央总书记,继1985年春、冬两次在莫斯科会见李鹏副总理以后,第三次会见重要的中国官方人士。此时的戈尔巴乔夫才不过五十七、八岁,但入主克里姆林宫已快4年。当时,他正在大力推行旨在使苏联摆脱“停滞”困局的“新思维”。中苏关系正常化即将实现。苏美关系没有太大的波折。东欧“改制”的苗头虽已显露,但戈尔巴乔夫自信仍可维系“华约”集团于不散。他见到钱外长时,在轻松的气氛中,滔滔不绝地讲,国内改革、中苏关系、国际大势,都谈到了,给人一种“春风得意”的感觉。

在交谈中,戈尔巴乔夫主动说:对苏中之间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苏方“也有过错”。这是在长达1小时40分钟的会见中,戈尔巴乔夫所说最有份量的一句话。听得出来,此话不是随便说说的,而是经过深思熟虑、有备而讲的。苏联最高领导人正式向我方承认有过错,这在中苏关系史上是比较少见的。

谈及中苏高级会见时,戈尔巴乔夫还主动表示,出于种种考虑,他准备前往北京。鉴于在这次会见前,双方已就越南从柬埔寨撤军时间表这一关键问题取得了一致意见,钱外长便顺势转达了中国领导人欢迎戈于1989年访华的邀请。参照他的表述,苏方与我方还达成了以下共识:中苏高级会见是指邓小平同志与戈尔巴乔夫的会见。

1989年2月2日至4日,苏联外长谢瓦尔德纳泽对中国进行了回访。这是新中国成立40年以来,到我国进行正式访问的第一位苏联外交部长。他当时是苏联最高层第三四号人物。

中苏两国外长就早日彻底解决柬埔寨问题继续交换意见,又达成了一些新的共识。

由于小平同志4日将在上海虹桥国宾馆会见谢瓦尔德纳泽,中苏两国外长便于3日一起飞抵沪。在会见中,老人家说出了已成为“世纪经典”的8个大字:“结束过去,开辟未来”。他还扼要点明了:与戈尔巴乔夫见面时,大体上讲些什么,怎么讲。后来,小平同志与戈尔巴乔夫会见时所发表的那篇运筹帷幄达3年多,成竹在胸的“5·16谈话”,便是他与苏联外长这次谈话的深化与扩展。

谢瓦尔德纳泽在交谈中说,戈尔巴乔夫建议5月15日至18日访华,两国外长已经谈了这个问题。他显然是想打个马虎眼,让小平同志先确认戈访华的日期,使之成为既成事实,然后避开苏方依然感到有点棘手的柬埔寨问题。小平同志当即识破了苏联外长的这个小计谋,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两位外长的谈话还未结束,希望你们继续工作。老人家还幽默了一句:访问日期由两位来定,“我听你们指挥”。

2月6日,双方发表了关于柬埔寨问题的声明,同时宣布戈尔巴乔夫将于1989年5月15日至18日正式访问中国。

小平同志后来谈及中苏外长互访时,曾精辟地指出,两国外长互访标志着两国关系实现了“半正常化”。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