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七十岁生日破例做寿:江青出人意料地热情(2)

核心提示: 那天我和陶幼奇把酒从毛主席住地抬到颐年堂时感觉很平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当我们去掉外层的封泥大盖、揭开内封坛盘后,一股浓郁芳醇的酒香扑鼻而来,瞬间飘散在屋子里,醉人心脾。毛主席笑了笑,与众位客人把酒言欢。

“拳鸡寿面”是厨师起的名字,拳鸡就是乳毛退净新毛刚长齐的笋鸡,经过粗加工后,样子如同成人拳头一般。它的制作要求是:整鸡制作,去脚爪,膛下开小口,净内脏,略加腌制,急过热油,控干血水,将调好味儿的手擀面填入肚内,排列盆中呈头低尾高状,不加汤水,盖盖儿上屉,水烧开后,旺火蒸三四十分钟即可。上桌时为了增加美感,用青花瓷盘,把鸡摆正,一人一只,不加饰食。此菜肴有两处彩头:一是形状,拳鸡的形状虽经高温蒸透,因由面条支撑,所以原样未变。一只只肚藏寿面的笋鸡小巧玲珑,亮如白玉,分外喜气。二是口味,拳鸡的口味则在于鸡、面、料三物各有其香、其味,将它们掺和调匀放在小小的鸡肚内,经过旺火干蒸,相互融合渗透,具有味美 、嫩滑、鲜香的特点,是一道名副其实的生日佳肴。客人们赏鲜品味的同时,无不感受到毛主席生日的别致用心:不奢侈、不铺张,简易而非单调,精致而非奢繁,一切恰到好处,显示出了高雅的饮食文化内涵。

饮完酒,吃完面,生日寿桃上桌了。这寿桃是由中南海颇具名气的特级厨师田树宾亲手制作的。为了让大家爱看、爱吃,他不辞辛苦地翻阅桃画作品,潜心观察,反复思考,克服难题,终于烤制出了一个鲜亮、逼真的七斤大寿桃。近看其色泽精细,搭配明快,桃体白里带鹅黄,黄中透嫩粉,三色相济相融缓慢而匀称地向桃尖渗去,及至顶端点上嫣红,简直就像刚从树上摘下来的鲜桃一样,活灵活现,人见人爱。大家虽然已是酒足饭饱,但还是每人分切一小块儿,高兴地边看边尝。

江青出人意料地热情

眼看晚餐即将结束,我和陶幼奇忙着布置东西两间配房。不多时,毛主席和客人们便来到东配房,一位老先生取出带来的字画慢慢展开,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凑上前去观赏。毛主席一边看,一边小声诵读,点头称好。赏完字画,大家纷纷来到西配房,白色杭纺大帘隔着内外灯光,和谐地把屋内映衬得如同摄影室一般。光线的亮度和角度是吕厚民设定的,他那时是新华社的摄影记者,就在中南海办公, 经常给毛主席照些生活和工作会议的照片,后来成为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是一位经验丰富很受欢迎的摄影专家。等宾主准备就绪,拍照留念开始了。首先和毛主席照相的是他老家那位亲戚,接下来便依次轮到程潜、章士钊……所有客人都分别同毛主席照完相后,江青忽然笑着对大家说:“我也要和主席照一张。”在整个过程中,江青一直在旁边指挥,不是帮老同志选择站位,就是给摄影师出点子,在快门将要按下之前,还总是重复着说:“靠近一点儿主席,离主席近一点儿,再靠近,再靠近。”直到客人跟毛主席亲密地挨在了一起,她才满意地点头称好。应当说江青在这天的表现是空前的“出人意料”,一改过去冷峻、孤傲的样子,变得随和、热情,见谁都面带笑容,而且还主动帮助别人,比如她主动接过相机,对吕厚民说:“你赶紧上去,我来照你和主席的合影。”

当轮到工作人员和毛主席合影的时候,第一个上去的是警卫局局长汪东兴。汪东兴照完之后,我们也纷纷提出要和毛主席合影,但考虑到毛主席连续几个小时的劳累,我们提议集体跟他老人家照一张。没想到毛主席面带微笑地回应:“没关系,我在天安门三四个小时都站过,今天我和大家都高兴,你们一个一个来,一个一个照。”于是毛主席住地的部分工作人员和服务科前来协助工作的几个同志,都上前与毛主席合影。轮到我的时候,真是又紧张又兴奋。虽然之前与毛主席合过两次影,但都是集体照,这回能得到单独的留影机会,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心跳都加快了。但更多的应该是兴奋和喜悦,一为毛主席的好心情高兴,不论是喝酒品菜还是聊天赏画,毛主席总是表现得兴致勃勃,全情投入,整个下午欢声笑语不断;二为毛主席的好身体高兴,连续几个小时的聚会对一个70岁的老人来说体力消耗是很大的,可毛主席非但没有显出疲惫的神情,反而在招待完客人之后还与我们这些工作人员一一合影。我是多么希望毛主席能永远保持这好心情、好身体,健康快乐呀!于是边靠近毛主席边想着祝福的话,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轻轻地转过脸对我说:“你也来了。”我马上接道:“是的,来了,祝主席身体健康!”毛主席笑了,我趁势紧挨上去,“咔嚓”一声,一张我和毛主席在他老人家70大寿之时的亲切合影就这样保存了下来。

合影留念结束后,宾客都散场了,毛主席在大厅稍作休息之后也回去了。只剩我和陶幼奇两个人,刚坐下想休息休息,小厨房就打来电话叫我们赶快去吃饭。这才想起要吃拳鸡寿面呢!因为当时实在是太兴奋了,差一点就把吃饭的事忘在脑后了。我们速去小厨房取回拳鸡寿面、爆炒腊肉,就着醇香浑厚的花雕美酒,边吃边聊,直至深夜。

(《百年潮》)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上一页 1 2下一页